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六六章.显而易见的结局(昨天的八千字)
    神驻莳绘思索一会儿后,觉得像渡边小百合这些平常人不明白她所说的那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于是她将大概的感觉告诉渡边小百合,加上了她自己的一些理解——

    其实送渡边小百合回她的身体,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难。

    不同灵体其实都有所谓的感度之分,感度高的进入自己身体中就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而感度低的送入其中很久都还要不能操纵自如。

    毕竟灵体已经脱离身体许久,灵体与活人也同样是两种概念。人与灵体是有区别的。

    就连累女都不能直接控制别人的躯体,只能诱导他们一样。

    当然也就不能指望已经变为灵体的人还能够像以前那样灵巧自如地操纵自己的身体,因为身为人时天生轻而易举地操控身体感觉在变为灵体的时候已经丧失,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而神驻莳绘所化成引魂花的作用就是将渡边小百合送入其中,顺带协助她操纵自己身体。

    她尽可能利用通俗易懂的话语将这些东西说出来,听得渡边小百合也是一愣一愣的。

    渡边小百合也不是傻子,她也知道神驻莳绘说的东西对自己很重要,她尽量地把所有的话语都记住,接着对她点了点头。

    “开始吧。”北川寺也不墨迹,抬手之间,漆黑的死气萦绕指间。

    他的工作就只是彻底修复渡边小百合的身体,关键还是要看神驻莳绘——

    神驻莳绘没有犹豫多久,整个人一转,身体扭转化作了一朵妖冶的白花。

    这朵花像是睡莲,但又比睡莲要更为妖冶,微微摇曳之间,有淡淡的魂光从中透出。

    引魂花。

    作为神驻村时代流转下来的封锁黄泉祸津的引魂之花,就算只是神驻莳绘一人构成,转移渡边小百合那孱弱的灵体也完全不在话下。

    “我过去了,北川君...还有莳绘小姐。”渡边小百合看着那摇曳着的引魂花,咽了咽口水。

    神驻莳绘吩咐的声音传来:

    “进入身体...之中第一件事...就是要唤醒自己的身体,我也会...从旁协助。不要担心,有我存在...的情况下,成功几率不下七成。”

    “嗯!”

    渡边小百合用力地点头,接着整个灵体靠近她的身体。

    伴随着一阵摇曳着的魂光,她的灵体整个缓缓地没入她身体之中。

    北川寺将萦绕着死气的手掌收回,双眸看向潜入意识中的渡边小百合。

    他能做到的都已经做到了,接下来就要看渡边小百合她自己了。

    中嶋実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虽然一直都没说,可她的心里面也还是有一道坎儿,怎么说都迈不过去。

    中嶋実花一直认为是自己才导致渡边小百合出问题的,要是这次神驻莳绘失败的话,那她又应该怎么去面对渡边小百合?

    她紧了一口气,又松了一口气——

    北川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要是这一次失败的话,中嶋小姐你其实也不用自责。”

    北川寺看着还没有醒来的渡边小百合,头也不回地继续说道:“当初的监控录像我看过了,那个轻卡的司机是疲劳驾驶,就算你当时不让渡边小姐去提你手边的杂物,依照她的走路速度,应该也还是会被轻卡撞到。”

    “你承担了对方的医药费,这对于家境不怎么样的渡边小姐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因此你没必要为此背上任何心理负担。”

    北川寺竟然说出了如此有人情味的安慰话语来?

    这一下不止是中嶋実花,连在他背后的神谷未来都愣住了。

    她们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北川寺才察觉到她们奇怪的表情,稍微将视线挪开,冷淡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神谷未来不敢相信一般地开口道:“寺君...刚才是在安慰人吗?”

    “是。”北川寺看着她表情的变化,皱了皱眉:“你们俩有什么问题吗?”

    他感觉这两个女生根本就找不到问题的关键,实在太不靠谱了。

    明明渡边小百合那边正处于关键时刻,她们却完全不关注,反而对他安慰别人这一点耿耿于怀。

    不就是关心个人吗?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是一个好哥哥,关心别人的好形象。

    听见北川寺这句话,中嶋実花与神谷未来面面相觑,最后又咽了咽口水。

    比起北川寺会安慰人这一点来,她们其实更愿意接受北川寺现在是在开玩笑。

    “不!没什么!完全没什么!”

    神谷未来与中嶋実花用力地摆了摆手,接着中嶋実花才像是转移话题一样地说道:

    “小百合那边怎么样了?”

    “我——”

    北川寺嘴巴动了动,刚要说话,接着就听见一道平静但结结巴巴的声音传了过来:“不...不用担心...已经成功了...”

    这是神驻莳绘的声音。

    她没有显现身形,仅是缓缓地解释道:“渡边小姐她的适应性很好...几乎没有任何差错就回到了她自己的身体中...不用担心。”

    可能是绕口令作战成功了,神驻莳绘说话现在打磕打碰的句子都少了很多。

    已经成功了?

    依照着神驻莳绘的说法,所有人都看向床上躺着的渡边小百合。

    渡边小百合依然静静地躺着,不见半分动静。

    “还...需要调养。”神驻莳绘的解释很简单,解释了一下后,就重新钻入了神乐铃中。

    按道理来说也确实是这样的,让任何一个活人就这样躺在床上一个月一动也不动,整天就靠着输液吊着一口气...那当然需要调养。

    “暂时给渡边小姐修养吧,过几天醒来了医院也会给我们来消息的。”

    见渡边小百合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北川寺也没有在意,只是面不改色地说了一句,转而推门出去了。

    他在另一边还叫了岗野良子,现在他就要忙着见面了,既然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那就没有留在这边的必要了。

    毕竟累女那边的事情也很急。

    ......

    “给,北川,你要的资料。”坐在长椅上的岗野良子将手中的资料抛给北川寺,同时揉了揉她自己的太阳穴,靠在长椅椅背,像一条咸鱼一样艰难呼吸着。

    北川寺将录像带接住,又看了一眼岗野良子那副快要死掉的痛苦模样,随口问道:“宿醉?”

    呃——

    岗野良子被北川寺这句话给堵住话头了。

    随后她才移开视线道:“什么宿醉,这是大人之间的应酬,你这种小屁孩根本就不懂。”

    “你可能忘记了,昨天是你带我去吃东西,是我把你送回你家的。”北川寺一针见血地插进岗野良子的心口。

    “那是——”岗野良子面色一动,刚有点想要狡辩的意思。

    “是谁说不喝酒的?”

    “......”

    “是谁和我保证的?”

    “......”

    “大人的事情北川你这种高中生就别管那么多!”岗野良子恼羞成怒了。

    这个小子还真是又臭又硬不好招待。

    这整件事是她不好,是她去喝酒了才让北川寺最后一个人打出租车回去——

    可那又怎么了?她岗野良子也算是仁至义尽,为北川寺出了路费啊!

    见北川寺还要面无表情说些什么的时候,岗野良子干脆地站了起来:“你要的东西都在白纸包里面,到时候你自己看就可以了。不过我要先告诉你,我们询问了关于日下部春尸体的事情,可不管再怎么询问,那个家伙的嘴巴里面也没蹦出来过任何有用的信息。”

    她一边说,一边摇头:“那个家伙只是告诉我们,他在那四十天是怎么虐待日下部春的...说实话...听了那个家伙所说的话,我保证你连饭都吃不下。”

    北川寺把玩着手中的白纸包,掂量着其中的分量后,将其捏在手中,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我可以吃饱了再看。”

    “......”

    岗野良子嘴角急速抽搐着。

    北川寺还是一如既往的聊天鬼才。

    每次岗野良子与北川寺聊天,都感觉这家伙能刷新她的理解上限。

    也难怪对方能轻而易举地对付那些灵异怪谈案件。

    岗野良子有些无可奈何。

    “你记得不要把资料弄丢,这玩意儿我还要还回去的。”

    反正和北川寺斗嘴也只能招惹出自己一肚子火,而北川寺还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的面无表情,岗野良子也懒得继续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留下这句话后,她将女士香烟抽尽,向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北川寺看着岗野良子的背影,默默地摇了摇头。

    这女人就是面冷心热,只要自己求到她,只要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岗野良子基本上都会答应他。

    从这一点来说,北川寺也还是挺感谢她的。

    但有一说一,北川寺可是为了岗野良子的身体着想,才不让她喝酒抽烟的。

    “下次见面再说吧。”北川寺捏稳岗野良子交给他的资料,向家中走去。

    北川寺回到家中,将外面那层纸包装撕开,接着露出了其中的东西——

    那是一卷录像带,一卷外面贴着‘审讯记录1-2’的录像带。

    这录像带正是当年审讯土屋元的录像带,它从2014年保留到现在,整体看上去还是非常完整,完全没有半分磨损的痕迹。

    北川寺看着手中的录像带,思索片刻后便将其放入家中很久没有用过的录像机中。

    一阵嗡嗡的怪响声响起,随后便是清脆的‘咔’的一声,电视机屏幕上面闪出画面来。

    由于这是14年的录像,因此音质与画质都非常清楚。

    屏幕之上是一个小小的审讯室。

    冰冷的办公桌,亮晃晃的手铐,刺眼的亮光...

    镜头是在右斜侧。

    在清晰度不错的镜头下,北川寺看见了土屋元的相貌。

    那是一个中年秃顶的男子,看上去老实巴交,眉眼低垂,其中满是温顺,根本看不出像是某个以折磨他人为乐趣的杀人犯。

    “我们的问题想必土屋先生你已经很清楚了,希望你能尽快坦白日下部春的下落。”

    男性警察沉稳地开口了。

    “......”土屋元沉默不语,只是眉眼上挑,似乎带着几分讥讽。

    “请你把态度放端正!土屋元先生!而这件案子后续带来了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您是想被判死刑吗?”

    男性警察声音拨高了几个音调,并且伸出手指敲击着面前的办公桌。

    实际上北川寺也能看出来,男性警察不过是色厉内荏。

    毕竟在日本,想要进行一次死刑判决简直比登天还难,基本上是死刑犯与法官比命长的节奏。

    急促的敲击声似乎让土屋元恢复了几分注意,但他很快就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已经承认是我绑架日下部春了,这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也清楚的知道,警察先生,你并不用一遍、两遍、三遍持续强调这种我已经知道了的事情。”

    说着,他脸上挂起一抹笑眯眯的神色来:“我这一辈子已经活得够久了,可怜的是那个小女生,还没享受过人生就已经...嘿嘿...”

    “那你可真是个混蛋。”男性警察冰冷地骂了一声。

    但他还是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不让他掉落入对方的节奏。

    只不过面前的土屋元根本就油盐不进,完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所以这让他也非常难办。

    “现在已经罪证确凿了,土屋先生,你确定还要挣扎吗?若是你坦白的话,我可以实名为您写一份减刑书。”男性警察喝了一口水又说道。

    土屋元深深地叹息一声,似乎是在瞧不起对方的智商一样地说道:“我已经杀人了,警察先生,现在再去乞求减刑这种东西又有什么用处呢?杀人了就是杀人了。”

    他笑了两声又道:“不错,我现在也可以告诉各位,日下部春已经死掉了。我将她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请不要再对她还存活下来抱有任何希望。”

    “......”

    交谈还在继续。

    毕竟男性警察是警方派过去的谈判专家,专门去抓土屋元的心理弱点,从而达到找寻日下部春的尸体的目的。

    可是看现在日下部春都没有被发现尸体的样子,后面的结局也就已经显而易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