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快穿女配开挂中 > 071 民国万象(20)
    安闲伸出手,象征性推了推面前的人。

    没推开。

    也就没推了。

    “石副将这是想干嘛?”

    石淡轻笑,声音在耳边回荡,竟……特别好听,她只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耳朵都忍不住动了动。

    “十三姨太,你知道我刚刚跟少将说了什么吗?”

    安闲听到这话,觉得不祥,问:“你说了什么?”

    石淡声音轻轻的,压近了些:“你哥哥来了!”

    玛德!

    安闲只觉得亡魂皆冒,甘甜甜的哥哥怎么会来!

    甘家那么大一家子,都要靠他。

    他怎么就跋涉千里,来这里了?

    不过如今最让她在意的,反而是石淡的话。

    “是吗?哥哥来了呀。”安闲试探性说了一句。

    石淡:“怎么,十三姨太不怕,不怕他……拆穿你呀!”

    果然,他知道了。

    知道了安闲反而淡定了,她手下猛地使力,直接将石淡给推开了!

    石淡不觉,竟摔倒在地。

    安闲道:“怎么,石副将是想要帮我吗?”

    石淡笑着站起身,根本不生气:“当然,我肯定想帮你。不过看十三姨太这表现,明显是不需要我帮,倒是我一厢情愿了。”

    “不不不。”安闲摇头,“当然需要石副将,只是石副将不应该宵想不是你能碰的。”

    在他没有开口之前,安闲抱臂,继续道:“石副将忍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忘了灭门之仇了?”

    这话石淡明显没有想到,哪怕黑暗中看不太清,安闲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低气压。

    安闲早就让人调查了这位石副将。

    然后调查出来的东西,很狗血。

    石副将的全家,都是元丰他爹弄死的,当时元丰也在。

    那时候他们也不过是割据的军阀,野路子,根本没人管。

    所以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后来被编了,才收手。

    然而,血脉这种奇怪的东西,将元丰他爹的犯罪因子全部传给了元丰,所以元丰才会成为“享誉国内外的第一大奸/人”!

    安闲:“石副将,你不需要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只要知道,元丰他快死了。到时候,你的仇就报了。”

    石副将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问:“你到底是谁?”

    安闲唇角上扬,“千千万万个革命人中普通的一个罢了。”

    石副将讽刺一笑,这还普通?

    他想着自己刚才想要做的事,只觉得头皮发麻。

    刚才他要是真做了什么,恐怕现在已经死了。

    他是绝对相信面前这个女人下手无情的。

    “你想怎么做?甘泉已经在楼下了。”

    甘泉,也就是甘甜甜那个卖妹求荣的兄长。

    也不知道元丰究竟许了什么给他,就把甘甜甜这个娇养长大的妹妹卖给了元丰。

    就算嫁给邵青峰也好呀,人用的还是正妻之位呢。

    只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真的是不足为奇了。

    “直接杀了!”安闲淡淡道,打开门,借着光,瞅着石淡,“石副将将他带到这个房间就好。”

    石淡抿唇,走出了房间,却又停住脚步,问:“要是我没按你说的做呢?”

    “那我不介意多杀几个人!”

    石淡瞳孔一缩,看着旁边的房间门:“你要杀了他们?”

    安闲撇嘴:“当然不,我只是想要威胁他们。”

    石淡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这个女人,他久违的感觉到了恐惧这种情绪。

    哪怕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但是看她这么轻描淡写的把所有人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

    真是敢想,这么一个女人,居然还敢有其他想法!

    石淡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这么不怕死呀!

    他听话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安闲打开灯,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石淡将已经昏过去的甘泉走了进来。

    他把甘泉随意的丢到地上,看着安闲不说话。

    灯光下的她,一身旗袍,显得安静悠闲。

    风华绝代!

    没读过什么书的石淡,突然想起了这四个字。

    他低下头,不敢再看。

    “噗”

    鲜血四溅。

    甘泉被一木仓了结了。

    石淡张了张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安闲手上的木仓,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安闲挑眉,误会他的意思了:“放心,带了消音器的。”

    又耸耸肩,站起身往外走:“再说,就全被发现也没什么。”

    说着,直接走出了门,推开旁边的们,冲了进去。

    “少将,有人死了!?”安闲冲进去后,直接撞在元丰胸膛,元丰被这金刚头顶得疼的半晌说不出话!

    “怎么回事?”

    “十三姨太,谁死了?”

    “来人呀!”

    安闲没管元丰疼得抽筋,泪水落下来,可怜兮兮的道:“我路过旁边房间,发现门没关,往里面一看,发现有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紧随其后的石淡闻言,立刻接了下去:“少将,不好了,甘少爷不见了?”

    “什么?我哥哥来了吗?为什么会不见了——”安闲表情痛不欲生,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时候面上忽略胸口疼痛的元丰也想到了那种可能,直接站起身,往旁边房间去,然后看到地上躺着的甘泉的尸体时,整个人身上的气息就微笑起来!

    “快让人上来!”

    “是!”石淡转身往楼下去,而包间里的其他人也发现了甘泉的尸体,顿时人心惶惶起来,都叫已经的人上来。

    而安闲……直接昏倒在元丰的身上。

    看到自己哥哥的尸体,羸弱可怜的她,自然应该昏过去。

    原本应该来一声嘹亮的尖叫的,可惜了,为了接下来的计划,还是忍住了。

    元丰烦躁的看着这个拖后腿的女人,两人抱进了旁边的包间,放在了沙发上。

    然后对众人道:“我觉得肯定有人……”

    “嘭嘭嘭”

    “啊啊啊”

    楼下传来木仓生和人们的尖叫声,众人顿时表情难看起来。

    有人捣乱,只是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晕?”

    “我也是!”

    “糟了!酒有问题!”

    元丰也咬牙,意志却比这些人坚韧很多,竟然直接冲进包间,跳下了窗,然后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等外面的人倒完了,安闲才坐起身。

    啧啧,元丰果然不一样。

    虽说这药劲一般,但是中药那么多人,也只有他忍住了晕眩感,还成功逃脱了。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安闲没有回头,只站在窗前,看着茫茫夜色。

    石淡上来后发现门口的人,直接进了包间,发现安闲在那里后,松了一口气。

    “这些人怎么处理?”

    安闲没有回答。

    石淡回头一看,发现打头两人就是第一次见到安闲时,跟着她来的人,后来倒是没怎么见到。

    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是这种情况。

    “把山田留下来就行,其余人全部压下去,按照我说的跟他们好好交流。”

    先礼后兵嘛!

    安大和文武动作迅速的将这些人拉走,如今整个玫瑰会所,都被他们统治了,自然不需要再避着谁。

    这些人都有自己的软肋,所以可以掌控。

    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杀了,他们背后的人还会扶持和这些人差不多的人。

    既然如此不去从一开始就把他们策反。

    邵青峰这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他在安闲离开之后,也离开了。

    “需要我帮忙吗?”邵青峰问安闲。

    安闲摇头:“下面的人处理好了吗?”

    邵青峰冷笑:“该死的都死了。”

    这样就好。

    邵青峰的目光困在石淡身上,“他怎么处理?”

    石淡只觉得对方的眼神像是在看死人似的,令人头皮发麻。

    安闲没有说什么相信他,他们做的事情,无异于高空独木桥。

    一不小心,都有可能丧命。

    她手上出现一个小瓶,扔给了石淡:“喝了。”

    石淡看着那小瓶,心跳得很快,因为他知道,这要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控制他的。

    可是,他不敢不喝!

    喝下之后,他立刻倒在了地上,开始抽筋一样抽搐,表情狰狞而痛苦。

    邵青峰惊讶的挑眉,心想这安闲给这人喝的是什么东西,居然见效这么快?

    “你不会想把他弄死吧?”

    “怎么会?”安闲白了他一眼,走过去,蹲在石淡身边,叹了一口气,“记住这种滋味,以后每月这天你都可以来领解药。当然,元丰死了,你就可以得到真正的解药。我不会永远禁锢你的自由。这种滋味有多难受,你应该也感受到了,所以,不要背叛我。”

    石淡抽了大概十分钟,才停下。

    而此时,他已经浑身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只能像死猪一样瘫在地上,没有丝毫反抗的实力。

    安闲叹了一口气,这一次沈危给她带来的几种药,让她更担心翟文涛他们整天在干什么。

    明明就是让他们研究治病的药物,偏偏一个个跟各种毒药杠上了。

    不过,效果不错。

    邵青峰此时脸色已经僵硬了,看着安闲的目光像是在看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

    实在是……阔怕的女人!

    也不知道元丰是不是瞎眼了,居然以为这个可怕的女人是他能够掌控的。

    不过嘛,嘻嘻,作为多年死对头,他会在他死的时候,告诉他真相,让他死的明明白白。

    “今晚还真是热闹。”

    安闲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这么感叹道。

    “我先走了,我的人都到了,恐怕元丰的人也快来了。”

    安闲点头,指了指瘫在地上的石淡:“把他也带走,不能让元丰怀疑他。”

    这么说着,眼睛不眨的在他手臂上用木仓打了个窟窿。

    “哼”

    闷哼一声,石淡艰难道:“多谢十三姨太。”

    安闲笑得如小天使一样,“不用谢。”

    邵青峰这时候都不敢正眼看安闲了,提起地上的人,就赶紧离开。

    再和安闲待下去,他怕对方为了逼真,往他身上也打个窟窿,那可真是哭都没地儿哭了。

    在邵青峰走后,安闲就让自己的人把山田扛起来,让他和自己一起去了会所一楼后的换衣大厅,这里大多数都是会所里面的姑娘,还有今天来会所的无辜男女。

    她可不是什么杀人狂,所以除了一些该死的,大多数人都活了下来。

    随手把山田扔在地上,安闲也准备选个舒服的姿势晕过去。

    不过在这时,她感受到了两道存在感很强的目光。

    喔!

    她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不知为何没有昏过去的玲珑:“玲珑姑娘还醒着呀,所以你看到了?”

    玲珑摇头,惊恐道:“不!不!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抱歉大小姐,是属下没有做好!”安闲身后的人很是自责。

    安闲:“你们的确疏忽了,不过……”

    她蹲下身,看着面前表情惊恐的女人:“这个女人可能不简单。”

    “嘭”

    安闲吹了吹木仓口,看着死不瞑目的玲珑,怜悯道:“还是那句话,既然有不知道的秘密,与其深究,还不如让秘密永远成为秘密。没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就是废话了,多公平!”

    “属下明白。”

    他动作迅速的将玲珑的身体拖到外面歌舞大厅,里面横七竖八的倒了不少人。

    或许其中也有冤死的。

    但是安闲不在乎,她都有马革裹尸的觉悟,其余人自然不能懵懂,懵懂也可,但是却要做好随时丢命的觉悟,这条路,注定冤魂无数。

    想起后来太阳军在夏国犯下的累累罪行,那些死亡的普通人又何其无辜。

    将玲珑飞溅的血液的给擦去,安闲也心安理得的“晕了过去”。

    *

    玲珑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大胆,冲进玫瑰会所无差别扫射。

    她和姐妹们慌不择路的逃到换衣大厅,却还是被人追上。

    结果那些人并没有杀她们,只是把她们打晕,见状,她也顺势装晕了过去。

    如果知道之后的事情,玲珑是恨不得真被打晕过去的。

    她穿越一回,却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死了。

    她不应该取代那位十三姨太,称为元丰背后的女人,并且享福一生的吗?

    老天爷难道让她穿越一回,就是被那个十三姨太亲手杀死吗?

    不!

    不应该是这样的!

    玲珑不甘心,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错了。

    那个明明柔柔弱弱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就那么轻描淡写的杀了她?

    如果还能重生穿越……

    失去意识之前,她这么想着,却终究陷入了无边黑暗。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