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二百三十八、幻云殿
    邓不通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要打蛇随棍走的顺着马孟刚的说法往下进行,于是他在听完马孟刚的跟陈玄明的对话之后,脸色冷了下来,哼了一声问道:“找你的那人是不是老态龙钟,有俩道长长的寿眉垂到腰间啊?”

    马孟刚本来被陈玄明的话给吓到了,正在那里发呆那,听邓不通竟然问自己青衣人的样子,心里更是一惊,心道根本就没人找我!我怎么说那人的模样啊?

    但是他本身就是想让太一神教帮自己否认此事,又怎会顺着邓不通说那,忙摇头说道:“找我的青衣人没有寿眉,也不老!”

    邓不通听完似乎长舒了口气,回头看向石无求,说道:“还好不是秦真人!”

    石无求听到邓不通这么说,心里已经明白邓不通要干什么了,于是心有灵犀的看着邓不通,脸上也是一层寒霜,说道:“不是秦山河,但只怕是敖风雅!”

    马孟刚此时心里更是大急,心说:听这意思,怎么就要坐实我见过一个青衣人这事那?他心里明白,此时陈玄明跟自己撕破脸了,但是自己还有一线生机,那就是如果青衣人之事不存在,自己还有机会辩解一下。

    因为陈国建国时就存在五大公国,到现在已经是万载的传承了,如果陈玄明真要以莫须有的名义就这么让四大公国进入自己的领地,恐怕也很难服众。

    陈王一族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除了陈玄明以外还有很多德高望重的人士,加上四大公国上次就起了兔死狐悲的心思,吞没自己的心思也未必太强,自己好好运作一下,没准还能死里逃生。

    但是如果真有这么个青衣人存在的话,自己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哪怕眼前这几位太一神教中人说青衣人跟他们不是一路,矢口否认海家要造反的事,只要这个事存在,陈玄明就有理由派兵防范海家!

    所以他连忙问道:“那几位特使能否明示下,你们说的敖风雅长得什么样啊?在下也好帮忙确认下是不是几位特使猜测的那样!”

    他此时是打定心思了,不管邓不通或石无求他们说敖风雅长成什么样,他都矢口否认,反正自己也没见过什么青衣人,所以自己说不认识敖风雅也不会错。

    这时邓不通却不按常理出牌,笑道:“敖风雅?他长成什么样我们怎么知道?他号称千面万象,我们教中妖修研究出的易形大法都借鉴了他不少神通心得那!我怎会知道他见你的时候用的哪张脸?”

    石无求此时扭过身子,对沈轻云说道:“轻云仙子,烦劳您现在回趟雾国吧,您就告诉秦山河,手不要伸得太长!

    浮空城我的师尊既然答应从规划到建设都归我们太阴一脉打理,那这此等小事还是不劳太阳尊者费心了!”

    沈轻云对这事隐约猜出了个大概,她知道这是石无求在让自己回雾国报信那,于是点点头,说道:“好,我姐妹这就动身回去!”

    邓不通笑了起来,说道:“倒不急于一时,而且也没必要让俩位公主一起回去吧?”

    沈轻云和沈寒霜姐妹心智虽然比不过石无求跟邓不通,但是毕竟当年也是执掌过太清宗五大宫的人物,也都是公认的七窍玲珑心。

    她们知道自己在这里只怕是机变不够,反而会误了石无求的大事,于是俩人一起起身,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能等了!”

    沈寒霜的脸上罩着寒霜,冷笑着接着说道:“人家太阳尊者这手都能伸到陈国了,我们那雾国的妖修只怕日子更惨了,我俩再不回去,只怕再回去就是亡国的公主了!”

    邓不通心里暗叫一声,“漂亮!”也是对沈寒霜的快速反应由衷的赞赏,于是他转身对石无求说道:“石旗使,俩位公主执意现在就走,您看……石旗使?!”

    他惊愕的发现石无求此时看着陈玄明有些发呆,连忙轻声的唤着石无求。

    石无求此时反应了过来,他定了定神,说道:“不急这一时!何况杜旗使在后面还没赶到,而且甚至顾神使都可能也随行,你二位就算再急也要见过杜旗使再走啊!”

    石无求的话让邓不通和俩姐妹都摸不清头脑了。尤其是他说杜无名要赶来。杜无名为何要赶来?

    杜无名何许人也?那是公认的太一神教的智囊!石无求的话虽然让在座的邓不通和两姐妹一时间摸不清头脑,但他们也马上明白了——他们遇到大事了!

    此间事绝对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石无求就是在告诉几个人,这里面还有深层的故事!

    三人虽然不知道石无求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他也心知肚明,石无求既然跟他们明说要杜无名来,那就肯定有他们所不知道的大事发生了。

    邓不通想了想现在的形势,开始打定了一个新主意,于是他转过头去,满脸笑容的对马国明说道:“这事有点我要澄清,太一神教可不是参与你们凡俗界中争斗的门派,从来都不是!

    你问我海家是否有反意,我还真的不敢表这个态,主要是我等也没问过!海家谋不谋反跟我太一神教还真没甚关系,所以啊,马国公提的这个问题我还真就没什么解决的办法来着!”

    随后他又对陈玄明说道:“不过有件事还要说给陈国主明白,我们确实有意思要在陈国境内建起一个基地,这也是我等来此拜访陈国主的原因。所以啊,马国公说的那个青衣人很可能是本教中人,因为外教人士根本不知道我们要建浮空城的事。

    不过那,听马国公所言,本教中这位青衣人目的未必单纯,他这是打算帮陈国主平定海域,趁机收服临海郡那!

    海家谋不谋反我等确实不知,但我却知道那个青衣人肯定能逼反海家,或者帮陈国主吃掉海家!

    但是,界内擅起刀兵,最后涂炭的仍是陈国百姓,这不符合我太一神教平三界、救苍生、证长生的教义。

    此事我们回太一神教还有定论,我等四人只是前站使者,眼下杜旗使马上要来青云城了,他才是我们出行的正使,我等现在不好对此事妄加评论。

    今日我等在此感激陈国主盛情款待,如今宾主俩尽兴,还请陈国主为我等安排个住处,我等在此等候我们此行的正使——杜无名杜旗使到来。”

    说完这话,他脸色一端,正色的对陈玄明说道:“话说到这份上了,在下有句不当说的话,那青衣人来与不来,浮空城我等都是会建造的,但是若陈国主真以为青衣人能拉太一神教下水帮你平定海家的话,那你是想多了。

    我们是与海家有旧,但是也与陈国无隙,海家如果兴起了不臣之心,此事我们也不敢担保就没有,但太一神教绝对不会出手帮海家的!

    同样,若陈国要灭海家,我们也没有帮陈国的必要。

    这青衣人的来历我们现在不方便明说,但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那青衣人真是太一神教的,那灵通界的太一神教也还轮不到他说了算!”

    陈玄明听到这话,多少对青衣人的来历有了些明悟,只是又多了一分对邓不通说的浮空城的疑惑。

    陈莹郡主说过太一神教有会飞的房子,难不成他们要造的这浮空城是座会飞的城吗?他刚要开口问,一旁的石无求冷着脸开腔了,却不是冲他,而是对邓不通说道:“邓代……旗使,你既然都说了不当讲还是不要讲了,你的话够多了!

    事情大概我们都明白,但是你要留意自己的身份,我等此次不是正使,有些话不是我们该说的!”

    邓不通当即一脸惶恐的转身对石无求抱拳施礼说道:“是在下孟浪了!不该抢石旗使的话说!”他其实心里明白,石无求对他说的话里藏的意思是认可的,但是也告诉他,计划可能有变化,不能再往下说了。

    石无求哼了一声,说道:“不是抢我的话,我们都不该抢杜旗使的话!”

    随后,他冲陈玄明抱抱拳,说道:“烦请陈国主在这青云城内找片十亩左右的空地,我等就在那里住下,等待本次造访陈国的正使来了再来觐见陈国主。”

    陈玄明愕然问道:“本国也有供外宾修整的居所,里面虽谈不到奢华,但尚算精致,如何能让贵客住在空地上?”

    石无求笑道:“陈国主提供的居所自是宜居之所。但我辈求长生,证大道,要得就是天人合一,这凡俗界的锦衣玉食如果享用太多,难免会让我辈生出对红尘富贵的迷恋,其实对我等道心是有损的。

    在下愚钝,还不能做到富贵中坐,片尘不染,享用的东西还是能少碰就少碰。

    何况师尊传下的幻云殿设备也算齐整,所以啊,我等还是住我们自己随身携带的幻云殿来得好。”

    随身携带宫殿!这让在座的人再次震惊了!这!这可能吗?

    青云城是陈国的国都,寸土寸金的地方十里方圆的空地并不好找,所以只有国主出征阅兵的演兵场还能将就,结果,陈玄明就带着陈国一干重臣来到了演兵场开眼界了。

    石无求来到了演兵场,掏出一颗珠子,放到演兵场中间,少顷,一团浓雾从珠子里喷薄而出,转眼之间笼罩住了整个演兵场。

    浓雾慢慢变淡,渐渐的就只剩淡淡的一层了,而让人惊奇的,那淡雾中显现出一座雕梁画柱的大庄园来!

    石无求此时回身对陈玄明施礼说道:“本教幻云殿自有禁制,外教之人难以入内,所以在下就不邀请各位进去了。”

    随后,他深望了陈玄明一眼,说道:“现在已近朔日了,陈国主可在子时、午时、申时净室闭关,对修为大有裨益!

    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小的修为心得,也不知对不对陈国主的修行法门,若有不当之处,陈国主还请见谅。”

    陈玄明听到此话,脸色惨白,刚要说些什么,石无求已经带着剩下的三人走进雾里的庄园了。

    三人走进庄园后,那雾气猛然一阵翻滚,再次变成了浓浓的一片,外面的人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