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七十七章 美差
    天苍灵穿好了衣服,让李天照拉着走出溪水时,突然说“李天照,你想不想以后有挣功绩的事情都一起?”

    “有功绩尽管喊我!”李天照觉得这问题简直不用答。

    “好,那你就是我的守护剑客了!”天苍灵很高兴。

    李天照觉得这话多余,一起行动他本来就是保护她的剑客啊。

    天苍灵却特别开心,又让他背着回去。

    因为有她之前说的话,李天照背着她时,都不由自主的会多想,也会对身体接触的区域份外敏感。

    路上天苍灵的话也特别多,回到宿地时,火九剑和冰未解似乎已经睡了。

    但他们是否发现李天照和天苍灵不在?

    那么,是否会疑心他们的事情被撞见了呢?

    李天照却不知道了,他只是装作不知道。

    次日天亮,一行人继续赶路。

    火九剑和冰未解看起来一如往常,李天照也就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聊天的时候,火九剑却突然把话题转到他妻子上,说了没几句,又扯到冰未解的丈夫身上。

    李天照也就明白了,他们心中存疑,才特意说些自己的事情,万一夜里被他们撞见了,也能让他知道其中的缘故,也就是希望他别对人说。

    火九剑言语中最介意的就是妻子的容貌,说是奇丑无比。

    说了好些,李天照实在忍不住反问说“有那么不堪入目吗?”

    “你有没有见过战斗中脸被锤子砸中后变形的模样?就差不多那样子,我每次看到她,就会想到被锤子砸烂了脸、又没去治疗殿,自然长好的模样。你知不知道第一眼看到素未谋面的妻子,竭尽全部的努力去克制,还是忍不住当场呕吐的感觉?你知不知道夜里睁眼看见她的脸,刚开始能直接把我吓的惊骇大叫的滋味?”火九剑喟然长叹,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悲声道“我根本不愿意伤害她,但这些反应我没办法控制。我并不是很在意容貌的人,但一个人不能丑的太过份了啊!而她——真的是丑的太过份了!”

    好吧,李天照没见过那么丑的人,确实不懂他的心情,也就不说什么了。

    冰未解的丈夫,总结起来就两个问题,一是本事差;二是常浪费功绩。浪费功绩呢,一是被朋友吹捧恭维的高兴了就请客,身边朋友知道他吃这套,就常吹捧,他就常请客;二呢就是好跟人打赌,脑子一热时还赌的不小,于是总踩进‘朋友’设的套路里。

    李天照听了些事例后,突然庆幸他家里的那位对比之下还挺好了,只是挣功绩不能指望,日常花费稍微多点,但好歹没这些坑人的破事,看起来她也不容易着这些道。李天照觉得山芊启只是好逸恶劳,所以脑子都用在如何舒服过日子方面了。

    天苍灵听着,心里也替他们可怜,却不好说同情的话。

    因为要避免非议玄天武王的配婚制度。

    冰未解说了许多,末了又叹气说“其实我最初没这么拼,理想就是当百战将,实现了后就想轻松些过日子。那段时间呆在家里的时间多,才对他了解了更多,最后发现,跟他一起生活,我还不如出来拼杀呢!”

    “这简直就是我的心声啊!”火九剑再次喟然长叹。

    李天照不由又产生了个念头,如果命运预测殿的配婚是准确的,那诸如此类的情况又是为什么?

    他们哪里合适呢?

    两个混沌剑客走在一起成为夫妻,不是更合适吗?

    如果非要强行解释,李天照只能觉得,大约这种配婚的意义,就是能让火九剑和冰未解拥有持续拼杀立功的动力?

    如果这也算是解释的话……李天照又要问,命运预测的‘合适’准则到底是什么?

    李天照不由产生了疑问。

    他觉得,这也是火九剑和冰未解的疑问。

    可是,谁也没有说出口。

    天苍灵反而用一段话终结了话题。

    “命运预测殿的所有配婚,都一定有深刻的意义,如果是苦难,那一定是在偿还罪孽;如果会困惑,那是因为渺小的我们看不到命运预测师眼里那么长远的未来。所以我们只需要坚定不移的杀敌立功,当踏入武王殿,得到伟大玄天武王赐予永生的时候,就不再是渺小的尘埃,就能看到天地的真理。”天苍灵的神情很认真,语气很虔诚。

    可是……李天照想到昨夜溪水里的她,总觉得,存在错差。

    但这番话永远是对的,无人可以反驳,即使谁心里觉得是错的,也不能反驳。因为对的一定是武王,谁如果说武王是错的,那错的一定是这个人,而这份错的罪责,需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火九剑和冰未解都闭上了嘴,他们也必须说这话是对的。

    一行人,继续赶路。

    李天照凭借对气流的把握,隔着较远的距离,也知道前方那四个敌人大约在哪里,是否在行走等等信息。

    毫不费力的就能远远跟着,完全不怕跟丢。

    他们从开始穿过山群后,又走了一段荒僻的路,又进了大地武王所属的山林地带,天苍灵终于说“到了。”

    李天照不想丢了那几个敌人,商量着由他跟着,但天苍灵不同意,火九剑和冰未解也说分兵太危险,万一遇到大地武王的人,他们人少处于劣势。

    保护天苍灵到底是第一位,李天照还想再商量,天苍灵突然不高兴的注视着他说“你说过当我的守护剑客,怎么能丢下我?你不就是怕丢了他们行踪嘛!不用担心,一定会争夺最后部分混沌之气的,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大致方位。”

    火九剑和冰未解有点吃惊的交换了眼神,旋即又会心一笑。

    李天照顾着跟天苍灵说话,没看见,但不再说分兵的话了。

    走入混沌之气特别浓郁的范围时,眼睛看不到有什么特别,但李天照却感觉到战印吸收的力量超过了平时两倍,而体印更是超过了寻常近十倍!

    ‘我的千杀之力难道是靠体印吸收混沌之气,直到能觉醒吗?’李天照暗觉奇怪,他故作不经意的问火九剑说“这种混沌之气异常浓郁的地方,我们战印吸收的力量一般能提高多少?”

    “毕竟是开阔之地,浓度没有云境那么稳定,中心区域最高遇到过快五倍的情况。现在这里有两倍的吸收效率,说明混沌之气的浓度很高了。”火九剑不止一次参与过这类任务,他已经是地级千战将了。

    “这类任务除了功绩高,另一个好处就是能快速提升战印的力量。”冰未解也是玄级千战将。

    实际上她跟火九剑过往获得的功绩差不多,但现在却差了近两级的功绩,火九剑这次任务后预计可以升到天级千战将。其中的差别,就因为她家里有个浪费功绩的丈夫。

    李天照知道了战印吸收的速度相同,就又不经意的问“你们修炼体印吗?以前听人说,体印修炼了,战印绝技会更厉害,也不知道真假。”

    “纯属歪门邪说,你是没进过修身殿才会相信。体印的混沌之气浓度无法提升,修炼的量再多,始终超不出十战将战印级别,毫无价值,别浪费精力了。”火九剑哂然一笑,知道许多没进过修身殿的战士,都会胡思乱想。

    “原来如此。”李天照一副受教的模样,其实心想的是,他的体印的混沌之气浓度就已经是千战将战印级别,尽管是千杀之力的作用,但也说明是可能提升的。

    “有了战印绝技体印就不必理会了。”冰未解打量着周围,并没有状况。

    他们三个聊天说话,等到天苍灵把周围一片的混沌之气都吸收进体内,存在混沌之心了,才又继续移动,约莫走出几公里,听她说停,就等她再次吸收。

    李天照很快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三个都不希望发生战斗。

    这差事,其实没有什么危险。

    一大片的山林地带,从时间推算最多就三路人,最快一天,最慢两天多就能把混沌之气吸收的差不多。

    安安全全的一起吸收混沌之气,最后三方获得的功绩差不多,完事了各回各家,欢欢喜喜报功就好了,干嘛要冒险厮杀?

    事实上也果然如此,这般吸收了近两天,一直没有睡觉休息的天苍灵神色憔悴的说“可以回去了,最后一点浓郁的混沌之气也没了,大地武王和黄金武王的人在那边、那边,我们回去时避开着点。天照,我要睡觉。”

    吸收混沌之气的过程,天苍灵是真的辛苦,她不能停,因为敌人的混沌之心不会停,睡觉的工夫得少吸收多少混沌之气?

    于是就得挺着,只有每次移动的时候,被李天照背着,稍微眯一会,一到合适距离,就得喊醒她起来吸收混沌之气。

    这时终于忙完了,天苍灵趴在李天照背上就睡着了过去。

    李天照却仍然惦记着获取更大功劳的事情,走了段路,决定休息的时候,他就试着跟火九剑和冰未解提,两个人都面色作难的说“还是先确保战果,等混沌之心休息好了,睡醒了再说吧。”

    等睡醒了再说?

    李天照当然知道这是托词,那时候他们没走,敌人也早走了,丢了行踪,还怎么去追?天苍灵醒了也根本不会答应去。

    ‘他们对功绩的追求到底没我这么急切,他们不去,我自己趁天黑过去吧!’李天照打定主意,就直接说“我过去探探情况,天苍灵还在休息,劳烦你们先照看。”

    “还是别去了吧!你一个人万一被发觉,那边至少是两三个混沌剑客,怕你想回来都难!去了又能做什么呢?”火九剑份外认真的劝说,他和冰未解不可能因为李天照的一意孤行被拖进不合适的行动里,能做的只是劝阻。

    “没事,我就探探。夜路我熟悉,也不怕黑,说不定能碰上敌人的混沌之心起夜一个人闲逛呢?”李天照语气轻松,说着异想天开般的便宜事。

    火九剑知道他主意已定,只好叹气说“千万别冲动,无机可乘的话就快点回来。”

    “好。”李天照独自提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