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明星修练系统 > 第124章 上国视节目
    第二天,曹磊来到了国家电视台。

    今天晚上,国视综艺节目“大家唱”将播出一期“励志歌曲”。

    国视的“大家唱”节目,是文艺歌者向往的目标。许多的歌手,都希望能上这个节目。因为这个节目的影响力很大。再则上了这个节目,证明歌手有可能被有关方面关注并重视了。

    能够上春晚的歌手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上了这个节目。

    曹磊来到“大家唱”场馆,朱君接待了他。

    “由于时间来不及,所以你的节目将釆取直播的形式。我们先好好合计一下。”朱君说。

    曹磊楞住了,直播?这可是不能出一点错的,出了错就救不回来。

    不象那些录播的,可以通过剪辑来达到理想的结果。

    但是仅仅也是一楞,很快,曹磊便回过神来。他对自己有信心。

    与朱君商量好后,曹磊排练起来。

    排练了三次,感觉到没问题了,这才休息。

    休息的时候,曹磊给杨澜打了电话,告诉了她今晚上的直播情况。

    之后,曹磊又给赵列发了一个信息,请他帮忙将曹磊的直播间,接上今晚八点国视的“大家唱”节目。

    赵列接到曹磊的消息时,还不敢相信。他向经理作了汇报,请经理找关系上国视查一查。

    一查,果然如此。

    斗鸡平台马上推出了大封推。“庆祝我平台主播曹磊先生,今晚八点在国视‘大家唱’节目登台!”“祝贺曹磊先生国视首秀成功!”

    同时,斗鸡平台将几十个要求与“我是曹宁”直播间联网的主播直播间,进行了联网……

    杨澜将这好消息通知了她的所有亲戚朋友。

    而蓝玉则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家乡的父母,让他们今晚上电视,看曹磊在国视台的表演。

    曹云与李金则是给黄州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去看国视直播,看曹磊的表演。

    曹格格也给那些同学发了群信,通知了这一消息……

    到了晚上八点,“大家唱”三个字出现在了观众的面前。

    朱君缓缓地走上了舞台。

    “今晚上的大家唱,我们釆取的是直播的形式。”

    朱君的话一说出,那舞台下面的五百观众也楞住了。

    “大家唱”一直都是录播,怎么改成直播了?

    朱君解释道“原来录播的一期节目,将会在下周播出。这一期节目,是响应大内的指示精神安排的。遵照大内的指示,不录播。”

    电视机前的观众,明白了,这是政治任务。

    朱君继续说“而且这期节目,釆取的是唱与叙述、还有电话连线的三种方式相结合的办法。”

    “哦!”台下都是呼应声。

    朱君“大家肯定想知道今天的音乐人是谁,对不对?”

    “想知道!”台下的五百人齐声喊道。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在喊,因为是临时改变的,所以电视报上没有预告。这让今天要表演的音乐人很神秘。

    朱君笑道“不用费心去猜,只要他一开口,你们就会知道他是谁。有请今晚上的音乐人上台!”

    在朱君的喊声中,一道音乐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鼓点声,将台下的人都震得站了起来。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这时,曹磊手拿着话筒,唱着走了上来。

    “曹磊!”“曹磊!”“曹磊!”

    “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

    台下的观众都站了起来,高喊了起来。

    曹磊向着观众摇摇手,唱着走向台中间。

    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

    在这里我都能实现

    走到了台前,曹磊向着台下说“一起唱。”

    在曹磊的邀请下,台下的五百人都高声唱了起来。

    台上的朱君,和两个请来的嘉宾也受这气氛感染,唱了起来。

    ……

    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

    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

    在日落的海边在热闹的大街

    都是我心中最美的乐园

    ……

    几分钟,场内的氛围达到了高潮。

    “欢迎曹磊!”朱君与曹磊握手。

    曹磊面向台下的观众与摄像机镜头“大家好!我叫曹磊,曹操的曹,三块石头的磊,本来我爷爷……”

    这时,台下的观众一齐喊道“你爷爷本来准备给你取六块石头。但读不出来,便成不了高山。”

    曹磊惊愕地问“我们家的事,你们怎么知道。”

    “切!你在京城电视台过说,谁不知道。”

    曹磊努力回忆的样子“这是我家的秘密,我怎么说梦话说了出去?下次做梦的时候,要将嘴巴封上不干胶才行。”

    “哈哈哈哈哈!”台下都是笑声。

    这时,朱君开口了“今天的节目,是向大家推出三位故事的主人。第一位是平亚丽。”

    幕布上出现了一个女人的照片。

    朱君说“她叫平亚丽。2621年,平亚丽出生于京城一户普通家庭。由于妈妈怀孕时感染了风疹病毒,她一出生视力近乎为零。12岁那年,平亚丽进入盲校学习,老师发现她适合练短跑,就把她选拔进了运动队。后来,平亚丽凭实力进入国家队。

    2644,在洛杉矶残奥会上,平亚丽发挥出了超常水平,获得了田径跳远金牌。

    5年后,平亚丽退役了,进了一家街道福利工厂。

    2651年,平亚丽荣升为“冠军妈妈”——儿子冯博来到了世上。

    儿子一出生,家人却发现他的视力有问题,他们怕平亚丽承受不了打击,都说这个孩子很好,没有问题,平亚丽信以为真。

    儿子满月那天,嫂子从外地出差回来,此前没见过孩子,她看出了冯博的眼神有些异样,就对平亚丽说:“亚丽,小博的眼睛怎么不会随着我的手动呀?”

    家人想制止嫂子也来不及了,平亚丽这才知道儿子一出生就有先天性白内障。当时,她要死的心都有了。

    想不到,同样的境遇又降临到了儿子头上,平亚丽能不伤心吗?

    两年后,工厂因经营不善日益萧条,平亚丽很快下了岗。妻子的光环一点点减退,家里有两张嘴等着吃喝,丈夫渐渐感到了压力,脾气变得暴躁起来。夫妻俩吵闹不断,最终感情破裂。平亚丽当时没有生存能力,但她不能忍受儿子不在身边的日子,于是,她通过法院要到了儿子的抚养权。

    短短三年,平亚丽遭遇了儿子先天性失明、下岗、家庭破裂等不幸,精神也濒临崩溃。尽管这样,残联等单位还经常邀请她给人做报告,平亚丽推不掉,只得硬着头皮到处给人讲她的坚强,讲她勇夺金牌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