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32章 暗流涌动
    “翀昇,你别看武当派一片欣欣向荣,越来越兴盛,实则却是暗流涌动,危机重重,有着覆灭的危险,确切的来讲,武当派随时都可能被其他的修真势力吞并,从此再无武当。”

    “怎么可能?”

    近乎于一种本能反应,张静修不由地惊呼了一句,满脸的难以相信之时,更是紧张地问道:“师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哎,翀昇,这事说来话长——”

    这个时候,云执事再次叹息了一声,心情是那么的沉闷,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这才语气沉重地继续说道:“为师原本是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可是,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不得不说了,以便你提前能够有一个心里准备,免得到时候不至于手足无措。”

    张静修没有接话,而是保持着恭敬之态,静静地等待后面的话语。

    这一刻,张静修的心绪被莫名的情绪所缠绕,忐忑、紧张之中,又有着几分好奇,有着难以名状的兴奋,想要深究其中的缘由。

    “一直以来,武当的修炼之风,都是十分的开放,吸收百家之长,更是接纳各种修炼思想,囊括了道、儒、佛等诸多的修炼理念,一时使得武当派的盛况空前,隐隐有着进入真正的修炼界之势,前景非常的喜人。”

    “可是,这样的开放学风,却也带来了极大的弊端,使得其他门派的弟子,很容易就能够进入武当派,学习各种修炼之法,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为关键的是,其中的某些人还成为了武当派的高层。”

    “尤其是近些年来,在一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武当派开始出现了一种呼声,希望武当派并入其他门派,从而一举进入修炼界,拥有更好的修炼环境。”

    说到这里,云执事的神情越来越复杂的同时,忽然意味深长的深深看了一眼张静修,眉宇间有着一股莫名的意在闪动,却是转瞬即逝。

    然而,云执事这一细微的神情变化,放在张静修眼里,却是一种忧心忡忡的表现,为武当派的将来感觉到忧虑。

    “因此,现在的武当派,无论是内门,还是外门,不管是三峰,还是四岛,开始形成了两股派系,一个是同意并入其他门派,一个是坚决反对,随着时间的流逝,前者越来越占优势,渐渐占据上风,不难想象,长此以往下去,将来恐怕再无武当派。”

    “师尊,掌教是属于哪一派的啊?”

    张静修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冲突,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却换来了云执事的会心一笑,颇为欣慰的轻轻点头。

    “翀昇,你说呢?”

    然而,云执事却是不答反问,可是,两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这个答案,而张静修却是略微迟疑了一下,思索了片刻,这才试探性地回道:“嗯~师尊,我猜掌教是属于保守的那一派,极力地反对武当派与其他门派的合并。”

    “哦~翀昇,你的理由又是什么?”

    显然,此时的云执事,有心考验张静修的心智,已经不单单是讲述武当派的机密性问题。

    “师尊,我是这样想的,撇开掌教的身份不讲,肩具着光大门楣,兴盛武当派的责任不讲,如果掌教真得同意这样的提议,恐怕现在的武当派将会是另一种局面,早就被吞并了。”

    “即便没有被合并,却也沦为了附属的存在,哪还会像现在这般,有着相当的独立性,和寻常的修真门派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合并也不只是一个呼声,无法公开的讨论,恐怕早就有条不紊地推行了。”

    “因此,凡此种种,徒儿觉得,掌教应该是坚决反对的一方。”

    “说得不错,翀昇,为师没有看错你,你并不是一个只懂得理论的书呆子,有着自己的思想和敏锐的洞察力,而这,在以后的日子里,对于你在修真界的行走,有着极大的助益。”

    云执事随和一笑,忍不住连连赞叹一番,但这种欣慰而高兴的情绪并未持续多久,就被沉重的心情所取代,再次担心起武当派的未来前途起来。

    “哎,虽然有着掌教的极力反对,但武当派并入其他势力,乃是大势所趋,非一人之力所能够阻挡,不难想象,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合并或不合并,武当派都难逃衰败的厄运,渐渐走入下坡路。”

    张静修没有接话,因为,他很明白云执事这一番话的意思。

    不管说哪一种结果,武当派都难逃分崩离析的厄运,必有一派出走武当,另立门户。

    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只有一方可以掌握武当派的未来前途,究竟向着哪一个方向发展,或是保持独立性,或是委曲求全,并入其他门派,从而进入真正的修炼界。

    无疑,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会逼走一部分人,自然而然地,武当派的实力都将会随之大损,沦为世俗界三流的势力。

    “翀昇啊~你想不想知道,一直都想吞并武当派的,是哪一个门派?”

    张静修虽然没有回答,但他那副聚精会神的凝重模样,还有支棱着耳朵,直直地看着云执事,足以说明一切,他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个门派,居然有着如此的野心?

    “龙——门——派——”

    云执事嘴巴微张,缓缓吐出这三个字之时,张静修却早已震撼不已,瞪大了双眼,嘴巴微张,衣服难以想象之色,就好像是在说,师父,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

    却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刻,犹如一股细流划过心间,张静修有一丝明悟,云执事之前的那一番话,看似是在忧心忡忡,实则却是别有深意,现在回想起来,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有着特别的意味。

    难道师尊知道了我的身份,正是来自于龙门派?

    刚升起这个念头,张静修就开始有一些心虚起来,不敢正视云执事的目光,一时间,手足无措间,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应云执事的这番话。

    “呵呵...好了,翀昇,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些乃是武当派的高层所应该关心的事情,不是你该管的,而且,你也管不了,还是好好想想,你准备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