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来1988 > 88、凡事皆有因果
    “你哥这段时间还好吧?”

    “挺好的啊,我哥现在每个星期都回来,有时能回来两趟呢。”

    “嗯,那肯定是不错的。”

    李勇以前一个月才回家一两次,眼下频繁回家肯定是有情况了。

    “凡哥,问你点事儿行吗?”

    李海儿有些羞怯地说。

    “客气啥,有什么事儿尽管说。”

    “凡哥,你,你怎么不找对象啊。”

    “谁说我不找了?我也有梦中情人好吧。”

    “我就说嘛,像凡哥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好多女孩子喜欢你。”

    说着,李海儿习惯性地歪一下脑袋,耳根子都有点红了。

    李海儿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儿。

    虽然在没出生前就得了软骨症,但并没影响她的正常发育。

    一米六五的个头儿,浓眉大眼,皮肤白净,好不逊色于绝大多数女孩儿。

    只是走路或者运动时才会变现出畸形,身子无法协调,老向一边歪斜。这反而带来另一种魅力。比如歪头杀、傻萌傻萌那种。

    当初,李大牙的嫂子刚怀上大海时,赶上文革。那些杀人放火、欺师灭祖的造反派认为李大牙道德败坏、私生活混乱,就把李大牙抓起来批斗。

    李大牙的嫂子惊慌之际想吃药把大海打掉,结果没打掉却把大海打成了软骨症。

    其实,这多半是对外的说法。

    陈凡成年后,凭着自己略知一二的医药知识判断,李海儿应该是脑瘫。因为她身体发育几乎没受到什么影响。

    只是脑瘫对外说出来不太好听,老百姓不理解,还以为是彪子、傻子一类的,就干脆说软骨症了。

    李大牙两口子对大海一直深怀愧疚,对她百般宠溺。

    上一世,大海一直没嫁出去,也基本没上过班,成了一个专门的啃老族。

    “大海啊,你其实也挺漂亮的。”

    “哪有,我是软骨症……”

    大海说着,有些沮丧。

    “你是胎儿里带的,又不影响正常生活。除了行动有点不便,你其他方面也不必其他女孩子差,要个头儿有个头,要面貌有面貌,皮肤也挺白净……”

    大海有些羞怯了“我们朱老师和赵老师也说我其实挺好看的。”

    “哪个朱老师、赵老师?”

    “就是朱菌、赵中祥啊。”

    “我去……”

    “赵老师还让我晚上去找他,可我爸不让我去。”

    “去找他干啥?”

    “说是要跟我谈论诗歌,要进入我的灵魂。”

    “我去!这是老流氓啊!”

    “啊?”

    “你要小心啊,这个圈子里流氓多。越是那种一本正经,满口仁义道德的越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的,我知道了。可我得经常向老师们请教。”

    “请教啥啊?”

    “写诗歌写小说啥的。”

    “我去,那还用请教吗?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没事多练习。不要怂!就是干!”

    “嗯,好的。”

    “你那个小广告写的怎么样了?”

    “小广告?”大海有些懵逼。

    “就是那个……蓝都时讯。”

    “嗯,写的差不多了,给你看看。”

    大海翻出一叠稿纸,还有几本杂志。

    果然像陈波说得,大海的字写的很漂亮。

    她从杂志上整理出来的一篇篇科学生活小常识,读起来也饶有趣味。

    “嗯,不错,能凑够十来页吧?”

    “还差一点。要不……”

    大海欲言又止。

    “怎么了?”

    “要不我写点散文、诗歌啥的?”

    “行啊!你就是咱们这个蓝都时讯的总编辑,你想写啥就写啥。”

    “哈哈,好的,我已经写了一篇了,给你看看?”

    说着,大海递过来几张稿纸。

    陈凡一看题目——春情,再一看大海羞答答的神色,心里不由得苦笑。

    不会真弄成小广告那种吧?

    其貌不扬的文艺女青年在这方面想象力极其丰富。

    动不动“情债肉偿”、“跨越半个世界来睡你”……

    大概看了一下,陈凡才长出一口气,就是那种抒怀感慨,对美好景物的描写而已。

    “嗯,不错,不错!”

    “谢谢凡哥,那我抓紧时间准备,早点把小册子编出来。”

    “好!以后我给你买电脑、买打印机,你帮咱们药店好好宣传。”

    ……

    金山宾馆前,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女青年说笑着走出来。

    宾馆服务员是当下比较受男女青年喜爱的职业。

    就像若干年后的空乘服务人员一样。

    两者也同样传递一种虚荣、互相攀比的氛围。

    几乎每个年轻人的一身行头都超过了他们半年的工资。

    相比之下,隋艺更离谱,她的一个包包就能顶别人一年的工资。

    还有名牌高跟鞋、连衣裙、项链、耳坠、手镯……

    隋艺本来就长得高,跟其他人走在一块儿更是鹤立鸡群。

    但显然其他人都不爱搭理她,他们都各顾各地聊天说笑。

    李勇站在不远处看着,暗暗叹口气,鼓足勇气走了过去。

    “咦,大勇哥,你怎么在这里?”

    “呵呵,好巧啊,我今天没事,路过这里,就想起你在这里上班,没想到还真碰到你了啊。”

    “是啊,你回家吗?”

    “不啊,我到人民路那边……”

    “可惜。”

    “正好……”

    李勇说着,伸手在口袋里掏着什么,等他刚掏出两张歌剧票时,突然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

    一辆皮卡轿车慢慢开到隋艺身边,一个头上没几根毛的中年人从车窗户探出脑袋“捎你吧,小艺。”

    李勇一握拳头,把两张票又藏了起来。

    隋艺看看他“你真不回家?”

    “不了……”

    “可惜,严大哥顺路,可以捎我们回去。”

    “你自己走吧。”

    “好吧,那我走了啊。”

    “嗯,回头见。”

    隋艺刚钻进车里,又想起什么,再次探出身子“对了,大勇哥你没什么事儿吧?”

    “没,没事,呵呵。”

    “那我走了啊!”

    “拜拜!”

    皮卡卷起尘土走远了。

    李勇叹口气,突然想起有个姓虾的大作家说过一句话凡事皆有因果。不由得苦笑一下。

    ……

    在银行食堂里,冷梅端着盘子过来,皱着眉头四下打量着,食堂里的人明显比平常多,很多面孔看起来有些陌生。

    四下端详半天,冷梅终于找到周莹,连忙凑过去。

    “现在食堂怎么这么多人啊?”

    “你不知道啊?咱们食堂包给社会了,以后咱们就得跟外面的人一起吃饭了。”

    “好好的,包出去干什么?”

    周莹摇头“你们这些干活儿的,就是没法替领导换位思考。这么大个食堂,开销多大啊?咱们又没这么多人,何不包出去创造效益。”

    “也是,”冷梅憨厚地笑笑,“就是饭菜越来越难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