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来1988 > 83、室外高人
    进来的是个女孩子,身材倒挺匀称,就是脸长得灰突突的。说不上黑,就是有点发黄那种。

    女孩子将几张单子双手递给陈凡,陈凡接过来埋头看起来。

    单子上有将近300种药,西药、中成药,几乎涉及所有的常见药。

    陈凡这边刚一低头看着,侯总和老安又东拉西扯聊起来。

    当下,北方生意人和南方生意人有很大不同。

    北方人更随意,招待顾客不会那么热情主动,对方心思敏感的话可能会不爽。

    南方人更热情,但也透着虚伪,对有些人来说感觉也不是很舒适。

    但总体来说,南方生意人的举止更得体。

    因为哪怕是假装微笑也是对别人的尊重,言外之意“我想讨好你哦,我很重视你哦,”绝大多数人应当更容易接受。

    从东华医药商行出来,老安又领陈凡到其它几家转转,反正基本都是老安的老客户。

    老安的小心思陈凡明白,他是想借机巩固自己跟老客户的关系。

    不过,这属于利己不损人的事,何乐而不为。

    选药品也像服装经营的备货一样,必须精挑细选,常见药不能缺,可又不能面面俱到,不然就容易积压。

    老范主导,大家在一起精挑细选半天,总算初步确定好名录。

    店面装修也差不多了,招牌、药柜、展柜也做好了。

    就等着选个良辰吉日开张了。

    在此之前,还有个重要的事情得厘清。

    陈凡、陈锋、范雨林三人各出资10万,创立了这个药店。

    按照陈凡的意思,三个人平分股份比较合适。

    范雨林却表示反对“哪能平分啊,老陈你是发起人,又是大政方针的制定者,必须有绝对权威才行啊。”

    “啥绝对权威,有事商量着来嘛。”

    “咱们三个人好说,以后人越来越多了,哪能事事都去商量?还是你略占优比较好。”

    陈锋也说“对啊,哥,你就别谦让了。”

    最后定下来陈凡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陈锋和老范各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作为员工股,奖励达到一定年限、业绩突出的员工。

    谈到具体职务,几乎每个人都得身兼数职。

    陈凡负责采购以及药店的中远期规划。

    老范负责药店的日常业务,陈锋负责财务。

    陈波负责店面管理,李海儿负责企划宣传,许明负责保安、打扫卫生、搬运库管……

    老中医花洲花大爷,陈凡本来就拿他当个幌子,每个月给他开个百八十的,让他隔三差五来药店转转就可以了。

    没成想老爷子还挺有精神头,愿意每天过来上班。

    正好卖中药饮片那一块儿还没人撑得起来,花大爷愿意来那还真是省事多了。

    中药饮片这玩意比中成药、西药复杂。

    虽然每个小抽屉上都写着饮片的名称,但中药饮片的名称经常不统一。

    比如骨碎补有的地方叫毛姜,牵牛子有的叫二丑,槟榔也被称作大白。地黄分为熟地黄、生地黄,有的人就把它当一回事,但实际效果却截然不同。就跟桔子一样,新鲜的上火,陈皮却去火。

    这跟传武也一个意思,这种东西要不是搞的这么模棱两可、语焉不详,就失去了那种博大精深、神秘莫测的感觉。

    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在这个不强调处方药的年代,来拿中药饮片的顾客却大多是拿着处方的。

    医生是一个神秘组织,他们的神秘文字只有他们组织内部的人能看懂。

    陈波不行,老范也不行,大海能看懂一点,完全能看懂的只有花大爷了。

    要说花大爷没真才实学那真是冤枉他了。

    虽然他给人号脉,十有八九都是肾虚之类的。

    但这事儿不能怪他,他学的就是这套理论。

    他们这个年代的中医大夫基本功还是相当扎实的。

    不提汤头歌之类的了,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医古籍他们也基本如数家珍。

    二三十年后的年轻的中医大夫们,有的都是硕士、博士毕业,却连汤头歌都背不下来,因为根本用不上,实在需要了,临时上网查一查也行。

    眼下的中老年顾客们对中药饮片非常信赖,有老中医坐堂,更是深信不疑了。年轻人也因为最近几年流行各种保健品,也开始对中药材兴趣浓厚。

    花大爷这么热情高涨,陈凡不得不调整先前的经营策略。

    先前,陈凡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西药和中成药上,中药饮片只是个辅助,更多的起到装饰的作用,作为大药店不能缺少这个环节。

    眼下看起来,得做些调整,在这方面加大投入,说不定还能带动西药和中成药的销售。

    几个人商议一番,就把大海跟花大爷弄到一组,由大海专门负责中成药和中药饮片的柜台,负责给花大爷打打下手。

    花大爷的工资也是全店最高的,每月180元,年底再根据药店的效益分红。

    其他店员,像陈波、李海儿都是120元。

    按照规定,陈波、李海儿她们几个接受岗前培训几天,陈凡、陈锋、老范则在一起商议开业前的宣传活动。

    老范说“买它十万响的鞭炮,噼里啪啦放一顿,肯定能招来一大堆人围观。”

    陈锋却觉得不妥“太吵了吧,还不如让花大爷义诊,坐在门口给人号脉。”

    陈锋的建议确实不错。

    眼下,老年人对中医很相信,年轻人对望闻问切那一套又充满好奇,甚至把它跟传武之类的结合起来,好像中医大夫都是室外高人。

    花大爷本身也长得鹤发童颜、白须飘飘,保不齐真能吸引很多年轻人过来。

    可对陈凡来说,发财的道路千万条,消费民智、宣扬怪力乱神却是最不济的一条。

    “既然我们与粮店比邻,不如我们就宣传健康生活、健康饮食吧,再弄个血压仪,免费给大家量血压。”

    在刚吃饱肚子的当下,这种宣传方式确实略显超前。不过也显得比较有逼格。

    老范和陈锋虽然不完全赞同,但还是出谋划策。

    “再弄个秤,免费给大家称体重量身高。”

    “嗯,以后药店就常备身高体重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