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来1988 > 64、致命邂逅
    “对啊,就是张鹏,开学后我就赶紧四处帮您打听,还真给你打听到了。”

    “好!太好了!他现在做什么?他家住哪?”

    “听我们单位同事说,张鹏现在在老鱼市卖鱼,就是……”

    “谢谢!太谢谢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啊!”

    “不用……”

    还没等崔老师说完,陈凡就急匆匆地把电话放下了。

    然后就想魔怔了一样,在屋子里来回转圈、自言自语着。

    唉呀妈呀!老天爷太够意思了!我还以为他得考验我三年五载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张蓝派出来了。

    张鹏是个残疾人,他肯定是跟着张蓝干的。

    好!上一世张蓝是小学老师,这一世当个体户了,好样的!这下咱们更有共同语言了,说不定还可以合伙做生意。

    不行,我现在就去瞅瞅!

    陈凡在屋子里四下翻找着,想找个镜子给自己拾掇拾掇。

    可哥俩从来不照镜子,哪来那玩意。

    陈凡几乎小跑着从屋里出来,钻进陈波房间里。

    往镜子里看了一眼,陈凡吓了一跳。

    陈凡也就刚重生回来那会儿认真照过镜子,转眼间大半年的时间没正经八百地照过镜子了。

    顶多也就路过玻璃或者其它反光的东西时,随便瞅两眼。

    这回认真看了几眼,陈凡才认清自己的形象。

    陈凡眼下的穿着打扮太老气了,像一个大叔。

    留着寸头,身上穿着水磨裤子,脚上穿着系带皮鞋。

    在当下只有中年人才这么打扮。

    年轻人都穿旅游鞋、牛仔裤,烫着头。

    还有稀稀拉拉的胡子。

    兄妹三个,陈锋、陈波毛发都长得好。

    陈凡的毛发却稀稀落落,胡子也不好看。

    上一世,张蓝就不喜欢陈凡留胡子,喜欢他下巴光光的,看起来斯文儒雅的样子。

    不行!不能这么贸然去见她。

    第一印象很重要啊!要是第一眼就被张蓝ass了,以后再想往回找补就费事了。

    上一世跟张蓝相遇那才是真正的邂逅、奇遇。

    两个人还未见面就在电话里替哑巴两口子谈情说爱,渐渐地两人就进入角色了,一见面当然就水到渠成了。

    这一世突然就跳出来,人张蓝认识你谁啊?

    要不再等等?

    头发长长还得些日子,但起码可以弄身时髦的行头。

    买双旅游鞋,就买最贵的迪爱多纳。在买条苹果牛仔裤……反正挑最贵的买!

    要不再等几天?

    眼看到嘴的肥肉吃不上,心里简直就像小猫爪子在挠一样。

    哎呀!我这不笨蛋吗?去瞅瞅怕啥?市场那么大,谁认识你啊。

    这么一想,陈凡便一刻也等不了了,赶紧烧水把寸头洗了洗,又刮了刮胡子,几乎都快刮秃噜皮才罢休。

    又到处找雪花膏擦脸。

    找了半天找了瓶不知什么东西,抹在脸上涩巴巴的。

    陈凡又回到自己屋里想找顶帽子戴。

    这会儿不流行戴帽子,连棒球帽都没有。

    最后陈凡把老弟的前进帽找出来了。

    戴着前进帽、戴着墨镜便出发了。

    一路上还心潮澎湃、浮想联翩。

    “你好!我叫陈凡,耳东陈,平凡的凡,请问你怎么称呼?咦,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或许是在梦里见过的?哈哈。”

    不对,不对,今天先不打招呼,先观察,淡定!一定要淡定!

    老鱼市就在灯光球场后身。

    本来是一个露天的市场。最近两年才盖起了大棚,摆上了一个个柜台。

    快到老鱼市门口了,陈凡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张蓝比陈凡小两岁,属猴的,在当下也是不小的年龄了,而且这一世她出社会这么早,会不会已经……

    刚这么一想陈凡胸口就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难受的发疯。

    张蓝要是已经有对象了怎么办?

    我爱你就是想看着你幸福快乐。

    不!不!张蓝只有跟了我才会幸福快乐!

    陈凡忐忑不安地走进市场。

    这会儿人不太多,很多摊主刚把货上来,正在忙着收拾,所以看起来还挺喧闹,没人注意戴着前进帽、戴着墨镜的陈凡。

    陈凡刚走了最外面一层的半排柜台,就发现张蓝了。

    确切地说是发现张鹏了。

    像上一世一样,张鹏眼下还是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美少年。

    笑眯眯地用眼睛招呼来往的顾客。

    很多聋哑人眼睛都长得漂亮,他们无法用声音交谈,就更多地用眼神交流,所以比较明眸善睐。

    认出了张鹏,陈凡才确定旁边的那个人是个女孩儿,就是张蓝。

    上一世,张蓝是黑长直、小风衣、紧身裤。

    眼下的张蓝却留着短发,脑后扎了一下,连马尾巴都扎不起,局促地翘着,就像一根刷锅的刷子。

    她脸上蒙着块儿布,胸前围着个油马哈的皮围裙。

    整个人看着人高马大的,像个小伙子。

    如果不是看见身旁的张鹏,陈凡都认不住她来。

    不过,看看那额头、那眼睛除了张蓝还有谁?

    陈凡激动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蓝蓝!你这是肿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看看张蓝手头熟练地在案板上杀鱼。

    再看看柜台旁停着的那辆雅马哈摩托车,车后座挂着两个大铁箱子,装满了鱼和水的话一个都得百八十斤。

    陈凡这种斯文男人,别说骑,推都推不动。

    看来这一世张蓝家的生活状况比上一世更糟糕啊。

    她恐怕连高中都没上过,早早就下来干活儿了。

    不过没关系,这一世有我在,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正好陈凡站的位置没人营业,紧挨着大棚的铁柱子,柜台上还堆着一人多高的泡沫箱。

    陈凡就暗搓搓地躲在铁柱子后面,如痴如醉地打量张蓝。

    说老实话,刚开始一打眼的时候,陈凡心里还有点不是滋味儿。

    可仔细打量打量又释然了。

    木有黑长直,以后可以慢慢培养嘛。

    至于小风衣、紧身裤,人家身材在这摆着,以后想穿就穿。

    而且那个啥看起来要比上一世要大些。

    看来这一世会很幸福哦,哈哈!

    可怎么才能制造邂逅、制造偶遇呢?

    实在不行就先认识张鹏,再慢慢接近?

    正胡思乱想着,陈凡的脖子突然就僵硬了,就像综合格斗中的裸绞一样,他的脖子被一只有力的臂膀夹住了。

    “你想干什么?”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

    陈凡歪头一看,正是张蓝!她的眼睛、她的眉毛、她的气息都是一如既往。

    陈凡激动的快要眩晕过去,就像快要溺毙的人一样,他的一只手下意识地往回掏。哪成想,正好就掏在张蓝的大腿根儿上。

    张蓝大怒“狗日的!手脚还不老实!”

    说着,她胳膊稍一用力,陈凡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