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来1988 > 56、西柳市场
    陈凡一看是小特务。

    小特务是原料车间的,叫才东亮,二十三四岁。

    长得细高挑,大长脸。

    人倒是没什么歪心眼儿,就是嘴有点贱,没事儿爱到处传瞎话啥的。

    “来!来!来!”

    李青嘴里说着,猛地一跺脚,小特务吓得一个高跳到一边了。

    原来,小特务脚上穿着一双新的旅游鞋。

    眼下非常流行穿旅游鞋。

    哪怕穿一条西装裤,或者穿裤衩、穿裙子,脚下也要配一双旅游鞋。

    最便宜的是爱迪达斯,要两三百元一双。最贵的是迪爱多娜要四五百元。

    小特务脚上穿的就是迪爱多娜。

    身上穿的苹果牌儿牛仔裤也要200多。

    几天前,他才发的九百多元奖金,一下子就花的差不多了。

    小特务这种并不是特例,这个时期城市里的年轻人只要经济条件不太差的,基本都是这种消费习惯。

    跟30年后,花两个月工资买一部苹果手机的厂妹比起来,她们的父母辈显然更疯狂。

    陈凡自己上一世也不例外,最喜欢爱迪达斯旅游鞋配西裤。

    再世为人,看到这种装扮陈凡却有些难为情了。

    “秀才,你也应该买双旅游鞋穿。”

    “配西裤是吧?”

    “是啊,多帅啊?”

    “哈哈,帅的都冒大鼻涕泡了。”

    “哈哈。秀才你明天休息不?”

    “休息啊。”

    “要不要到西柳市场转转?”

    “那里的东西有什么好买的。”

    “也有好东西啊,从石狮还有魔都贩运过来的。”

    “那个,还是……”

    陈凡想直接回绝李青了,眼角余光却发现李青的神色露出些微尴尬。

    女孩子张一下嘴也不容易。

    “那个,我家波波也想去,要不咱们三个去吧。”

    “好啊,明天我上你家找你。”

    第二天,陈凡、陈波和李青三个人来到西柳市场。

    这会儿的西柳市场还是露天的,一个个的铁皮房子。

    地上也坑坑洼洼的不怎么平整。

    来来往往买东西的人却不少。

    这西柳市场应该是当下东三省乃至冀省东部最大的服装市场了。与盛京的五爱小商品市场齐名。

    当初,市场以卖裤子为主。就是那种土地不太肥沃的乡镇,老百姓万般无奈,就闯出了一条谋生之路。

    刚开始是自产自销,最近几年又开始倒卖各地的服装,有石狮的、江浙的、魔都的。

    市场里经营的人也从最初的当地人,变成了天南海北。不光有东三省的人,还有很多江浙人。

    陈凡一到这种地方就头晕目眩,几乎都走不动道儿了。老妹儿和李青却越逛越来劲,还时不时兜圈子,在一个地方逛完了,过一会儿再转回来重逛一遍,美其名曰“货比三家”。

    转了几遍其实也没买多少东西。

    看着一家家生意兴隆的样子,陈波有些艳羡“哥,你看他们生意多好啊。咱要是也能弄个铁皮房子在这里干,赚钱不说,还有衣服穿。”

    “想得简单!光上货都能把你累死。”

    李青也说“是啊,他们跑到魔都还有石狮上货,又是火车又是轮船的,大包小卷太遭罪了。”

    “而且也不太容易赚钱,钱都压在货上了。”

    “哼,照你们说,干啥不累。”

    “收租子不累。”

    88年以前,这边的铁皮房子只要5000元一个。眼下已经涨到10000元一个了。向外出租的话每年1500元。

    陈波在建材商店开票,也会算点账,听陈凡一说立刻撇嘴“不划算啊!一万块钱存8年期一年还有1800元的利息呢。”

    “可你每年都能领利息吗?”

    “哦,那倒是。”

    而且,这铁皮房子是可以保值的,就跟买真的房子一样。

    两三年后,西柳市场盖大楼了,商户们都搬进室内。每个铁皮房子可以换一个柜台。这时,一个柜台会涨到4万一个。存银行哪能有这么高的利润?

    李青也在一旁鼓捣“对,秀才说得对,买个柜台出租比每个月工资还多。”

    “哪能买一个,要买就多买几个。”

    陈凡找几个不太忙的摊主打听一下,还真有卖的,不过都要等到春节以后。

    陈波和李青又逛了会儿买了几件衣服裤子,又非给陈凡也买了条石狮的牛仔裤,三个人这才往家赶了。

    回到家里,陈波一边比划着衣服,一边小声说“哥,你没发现吗?”

    “啥?”

    “那个李青对你有点意思哦。”

    “别瞎说,同事而已。”

    “其实李青长得还行,就是不太会打扮。”

    “哥的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自己怎么样啊?”

    “人家还小呢,着啥急?”

    “过年都20了,还小。”

    “哼,那是虚岁。”

    “有没有啥目标啊?”

    “木有。”

    “或者啥想法?想找个啥样的?”

    “当然是许文强那种了,嘻嘻。”

    “我去,这难度有点大。”

    “哈哈,开玩笑嘛,其实也没啥想法,碰到啥算啥。”

    陈波的性格跟上一世是一模一样的。

    就是这么简单透明,从不刻意去追求什么。

    不过,这一世有老哥撑腰,希望你傻人有傻福吧。

    兄妹三个中,闷声不响的陈锋倒先进入状态了。

    在当地,没结婚,处对象阶段的男女,并没什么特别的讲究,一切以互相方便为准。

    江夏给足了陈锋面子,也给足了陈剑辉、刘雅丽面子。

    初二这天,她就从旅大坐火车过来了,在陈家住了两晚。初四,陈锋这才陪着江夏到她家拜访。

    “记得到童大哥家拜年哦。”陈凡特地叮嘱老弟。

    “嗯,知道了。”

    陈锋陪着江夏一大早出发,到旅大市内时才10点来钟。

    江夏家在郊区,坐长途大巴一个小时也到了。

    “反正中午能赶回家,要不你陪我去给童大哥拜年?”

    “就是你说的跟你们一起做生意的那个大哥是吧?”

    “是啊。”

    “我过去好吗?”

    “有啥不好的,他人很随和。”

    “好吧,打个招呼就走。”

    “嗯,过年过节人家里人多,不能久坐。”

    童筝家离火车站不远,走着也不到10分钟。

    到童筝家门口时,老远看见童筝站在门口迎接。

    陈锋还纳闷儿呢,老哥打电话给他了吗?

    却听童筝老远招呼“老弟!你也来了?”

    怎么“也来了”?这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