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045 永不成魔,无论真魔还是假魔
    第045永不成魔,无论真魔还是假魔

    贺路千和善笑了笑“跟着我做事,必须遵守我的规矩。懂吗?”

    十五名帮众连连点头。

    贺路千扬了扬手中的斩日刀,威胁说“我不奢望你们有多好,但底限是绝不能祸害地方百姓。”

    贺路千以刀鞘指着三十余具无头尸体“若敢像他们这般祸害地方百姓,下场如何,不必我多说了吧?”

    十五名帮众诚惶诚恐点头。

    贺路千“你们也别奢望逃跑。我会轻功(断虎刀第二层解锁了配套的轻功身法),比你们跑的快,也比你们跑得远。你们已经做过一次逃兵了,若让我逮住你们逃跑,绝对不会给你们第三次机会,懂吗?”

    十五名帮众纷纷发誓,说此生绝不再逃。

    打完了棒子,贺路千才发甜枣“跟着我做事,你们别妄想高高在上地欺压平民百姓,肆意抢劫村庄、商铺,还是老老实实地继续把自己当成战兵。当然,基本的衣食住行方面,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我不是昏聩无能的单志元、京师皇帝,如果我没有能力解决衣食住行等难题,绝不会厚颜无耻地聘请你们为我做事。”

    “我的规矩很简单,有罪罚之,有功赏之。”

    “跟着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们。”

    帮众们听不懂什么大道理,衣食住行才是他们眼下最关心的事项。大伙儿辛辛苦苦跨海逃到翠海县,不就因为祁镇缺衣少粮一直吃不饱穿不暖吗?只要上官不是蛮兵仇雠,只要能够吃饱穿暖,给谁卖命不是卖命啊。

    听到贺路千的承诺,十五名帮众忍不住面露喜色。

    虽然只是一句轻飘飘承诺,但作为俘虏,对方有承诺总胜过没有承诺。

    等等。

    贺路千的训话,以恐吓和利诱为主,并不曾涉及具体的规矩和细节安排。

    十五名帮众刚刚临阵投降,他们的心态类似战场上的俘虏,需要努力做思想工作。贺路千此时却孤身一人,最多还有一位白日不能正常活动的鬼怪辅助李凤瑶,他们哪有精力和时间去做俘虏的思想工作啊。

    现在的情况,宜粗不宜细,稳住十五名帮众就是胜利。

    再者,贺路千以不做盛世奴隶心态审视社会运行规律,暗自把规矩的重要性抬高到国家法律层次。管理十五名帮众的规矩,某种意义上就是理想中的法律雏形,再怎么重视都不过分。贺路千不熟悉法律设计,甚至不熟悉管理,于是理智放低身段,一边进行试错社会实践,一边补全自己想要的法律体系。

    贺路千正在试着学习如何做一名统治者。

    回到眼前的招降纳叛,表面看似轻飘飘一句话,其实贺路千内心非常谨慎。

    谨慎到甚至有点儿保守。贺路千觉得与其乱糟糟地改头换面,不如先努力维持既有面貌,针对性地解决一个个具体问题。待未来经验丰富了,待未来手段成熟了,待一切胸有成竹了,再大刀阔斧改革也不迟。

    实际任用十五名帮众时,贺路千的态度也非常保守。

    贺路千尊重十五名帮众各自的内部定位,参考原官职和威望,继续任用他们的头目。贺路千的掺沙子办法,仅仅是把十五名帮众暂时切割为甲、乙、丙三个伍,每伍设伍长一人,令三名伍长直接与他沟通。理想状态下,甲、乙、丙三队将会因为利益分配问题渐渐分化,进而彼此互相制约。

    李凤瑶觉察到贺路千收编十五名帮众的心思,疑惑飘到贺路千身边“你真心想收编他们?”

    贺路千“当然。”

    应京到翠海县,贺路千杀人之后习惯性事了拂衣去,任由那些无罪帮众逃亡。今日是贺路千第一次善意招降,也是贺路千第一次耐心改编,间接表明贺路千已经准备停止脚步。李凤瑶忍不住诧异询问“不准备向前继续走了?”

    贺路千回答说“劫富济贫、行侠仗义、惩凶除恶,都是扬汤止沸的表面功夫。根本矛盾解决不了,罪人就仿佛韭菜,割一茬又长一茬,永远杀不尽。想真正惩凶除恶,我们必须停下脚步,从头到尾治好顽疾。”

    李凤瑶与贺路千同行半年时间,已然熟悉了贺路千的性格。

    李凤瑶晓得贺路千终会停下脚步,她不明白的是贺路千为何停在翠海县“为什么不停在雁来郡?翠海县实在太荒僻了,向西向南都得翻山越岭。若非有海船勉强来往其它州郡,这里简直与世隔绝。”

    贺路千笑了笑说“俗话说,金角银边草肚皮。翠海县越是荒僻,越适合我们创业啊。”

    李凤瑶读书有限,地理、军事、经济等专业知识,几乎一窍不通。金角银边草肚皮这句话,哪怕完整意译到李凤瑶耳中,她也难真正理解其中的深意。李凤瑶清楚自己的短板,确定贺路千心意已定,索性便不再追问这方面内容。

    李凤瑶改问贺路千的具体计划“你准备在这里开宗立派吗?”

    贺路千有些犹豫,没有第一时间答复李凤瑶。

    从应京杀到济州,贺路千历经数十战,渐渐对本世界的武林江湖有了大概认识。忽略搏杀智慧、搏杀意识等难以量化的变量,简单无间地狱战斗力指数映射到本世界的武林江湖,分级大概这样的

    低于6点战斗力,身份大抵为某某帮帮众、某某帮小头目,上不了台面。

    6点到8点战斗力,身份大抵为三线门派的新一代核心弟子,或者四线帮派的重要人物。例如铁枪会的芜鸠分舵主、虎龙帮的四大金刚,都处于该档次。

    8点到12点战斗力,身份大抵为名门大派的新一代核心弟子,很容易在江湖上闯出名声。例如岳山小三侠,他们便处于该档次。

    12点到20点战斗力,身份大抵为三线门派或二线门派的掌门,已是江湖人眼中的一流高手。

    20点战斗力以上,几乎人人都是顶级高手。

    另外,顶级高手之上还有超品高手一档,贺路千暂时不晓得他们能够转换成多少战斗力指数。

    再看贺路千的无间地狱宿主面板

    战斗力指数22(411484)

    武学断虎刀法(第二层);体育课版简式太极拳(体育教师)

    经过长达数月时间的惩恶扬善,贺路千的硬条件已经达到了顶级高手档位。忽略各种各样的隐士及十数年数十年没有在江湖上露面的老乌龟,只要贺路千别傻傻地横冲直闯,世间能够单杀贺路千的顶级高手和超品高手,明面上应该不超过十个人。

    也即是说,贺路千能够肆意行走江湖了。

    贺路千也有资格开宗立派了,因为许多二线掌门都斗不过他。

    但,危险还是存在的。

    譬如武林第一门派岳山派,最少有三位顶级高手和一位超品高手。岳山小三侠的师父和师母,就是两位声名远扬的顶级高手,而且性格非常护短。江湖一直传言,岳山小三侠的师父师母正在西域忙一件大事,待他们归来,一定会代表名门正派强势镇压贺路千这位杀人以百计算的大魔头。

    贺路千如果一直在江湖上飘,以岳山小三侠师父师母为代表的顶级高手,很难追上贺路千的脚步。而若贺路千选择在翠海县开宗立派,岳山小三侠的师父师母,应京到济州沿途罪人的各种亲朋好友,以及少数以名门正派自诩的伪君子,肯定源源不断奔向翠海县尝试围攻贺路千。

    如果岳山派掌门,那位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高手,也跑到翠海县围剿贺路千,危险可想而知。

    贺路千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幅似曾相识的画面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一旦贺路千在翠海县开宗立派,各种挑战就会源源不断涌来。

    可是,不开宗立派就能躲过去吗?

    只要贺路千想稳定发展实力,只要贺路千想割地自居建立制度,只要贺路千想惩恶扬善赚经验值,他没办法躲过这一关。

    既然如此,索性不躲了。

    大不了,我继续惩恶扬善强化战斗力指数便是。

    等我强化到了四十战乃至八十战,我让你们这高手、那高手统统有来无回。

    想到这里,贺路千明确给予李凤瑶肯定回答“对,我准备在翠海县开宗立派。”

    李凤瑶缺乏政治智慧,并没有意识到贺路千与其它门派的深层次矛盾。李凤瑶心里只考虑搏杀能力强弱,觉得贺路千从应京杀到翠海县,已经击败了好几位掌门级豪侠,开宗立派早就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儿。

    李凤瑶更好奇新门派的名字,笑嘻嘻追问“魔刀门吗?”

    贺路千翻了一个白眼。

    贺路千向来反感白衣魔刀绰号,整日魔来魔去,好似他才是恶人似的。

    可惜,绰号向来是别人起的。

    如果贺路千与门阀江湖旧秩序关系融洽,彼此商业互吹,还能及时更换一个贺路千想要的好绰号。可现在,贺路千一路走来杀了数百罪人,间接得罪了与罪人存在利益往来的无数江湖豪侠,变成武林江湖中人人唾骂的大魔头。贺路千此时再去应京,莫说栖玄寺法僧三戒避而不见,曾间接得到贺路千帮助的燕北六侠奚辉,恐怕也会尽可能地与他撇开关系。

    贺路千杀人时杀的爽,得罪人时得罪的多,已然被江湖舆论三人成虎地坐实了大魔头绰号。短时间内,魔刀及魔头等类似绰号,贺路千是摘不掉了。

    尽管如此,贺路千却不会向江湖认输,泛起什么“你说我是魔,我就是魔吧”等退让念头。

    呵呵。

    我偏不让你们如愿。

    我就不自称魔头。

    你们这些无视是是非非的伪君子,才是魔刀、魔剑、魔头。

    这场谁是魔头的舆论战,我贺路千早晚会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