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1130章 尊重是相互的
    在全场众人的注视下,潘蓉开口为陈静证明清白。

    她用的是韩语,而且吐字清晰,足以令得现场每一个首尔大学的师生听的一清二楚。一

    开始,她看上去很气愤,但说到最后,完全冷静了起来。

    嗯?潘

    蓉的表现,让秦风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潘蓉会站出来为陈静出头,也没有想到潘蓉在气愤的前提下,说出来的话逻辑通顺、条理清晰。与

    此同时,偌大的大礼堂再次安静了下来,无论是以金泰为代表的李金泽狗腿子们,还是其他那些首尔大学的师生全部都没有吭声。

    他们所知道关于陈静的一切,都来源于之前金成贤的介绍和李金泽的爆料。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们自然无法反驳潘蓉的话!

    唰唰唰……

    很快的,那些首尔大学的师生不约而同地将目光从潘蓉身上挪开,重新投向站在演讲台上的李金泽。

    “潘蓉?嘿,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质疑、反驳我的话?”在

    众人的注视下,李金泽脸上的笑容一僵,眼中凶光乍现,言语很不客气,甚至充满了侮辱性,“难道你认为你的情报网比我们李家还要精确?还是你认为你表面看到的东西就是真的?”“

    你……”耳

    畔响起李金泽的话,潘蓉气得浑身一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李金泽同学,华夏有句话叫人与人是相互的尊重的,意思是指只有你尊重他人,他人才能尊重你。”

    随后,不等潘蓉再说什么,苏文开口了,他坐在主~席台上,皱眉看着不可一世的李金泽,沉声道“你刚才的行为,对陈静、潘蓉同学极其不尊重,也是在侮辱我们东海大学代表团,同时也证明你是一个很没有教养的人!”

    “你说什么?”李

    金泽脸色一变,回头,怒目瞪着苏文。

    “我很好奇,掌控三星这样一家全球知名企业的李家,怎么会出现你这样一个没有教养的后代?而且,我貌似还听说,你被当成李家未来的接班人之一来培养?如果这是真的,那我只能说,这将是韩国李家的灾难!”苏

    文面无表情地迎上李金泽愤怒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我也为你能成为首尔大学这座全球排名前四十、亚洲排名前十的学府的学生会主~席和此次交流活动的学生代表而感到震惊!”

    唰唰唰……愕

    然听到苏文这番话,坐在苏文身旁的韩志龙、金成贤脸色瞬间就变了。从

    公正的角度来说,他们并不喜欢李金泽,而且和苏文一样,认为李金泽太过目中无人乃至没有教养,根本不配当首尔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但他们也知道,李金泽的父亲李泰勇已被内定为李家的接班人,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韩国真正意义上最有权势的人!这

    是李金泽能够浑水摸鱼成为李家未来接班人人选之一的原因,哪怕是陪跑,在最终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他在李家年轻一代中的地位也是显赫的。

    而同样,这也是他们硬着头皮选李金泽担任学生会主~席的原因——他们不想得罪李金泽,更得罪不起李金泽背后的李家!

    “苏文,虽然我说过我很尊重你,但不代表你可以侮辱我,尤其是在韩国这片土地上!”与

    此同时,李金泽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的笑容,有的只是怒意,他一脸煞气地盯着苏文,恨不得当场将苏文宰了。

    “我刚才说过,尊重是相互的,不要说在这里,哪怕当着你父亲李泰勇和你爷爷李元和的面,我也照样会说刚才那番话,不信的话,你可以把他们喊来。”苏

    文完全无视李金泽言语之中流露的威胁和愤怒,而是毫不客气地回应,然后直接将目光从李金泽身上挪开,看向台下的首尔大学师生,“下面,我就陈静同学的事情解释一下。第一,如同潘蓉同学刚才所说,秦风和陈静的确是兄妹关系,过程我就不再重复了。第

    二,陈静能够成为我父亲的学生,的确是因为秦风向我父亲推荐,而我父亲认为陈静不错,便收为闭门弟子,而且让我先来教陈静。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陈静一直是跟着我学习的,进步神速——她是我今生见过最有经济头脑的学生,没有之一!

    第三,百雄集团是东海一家知名的企业,现任董事局主~席也是东海大学的学生,叫张欣然,和陈静同一年的,她们是同学,也是极为要好的姐妹。嗯,我女儿和她们都是好姐妹。陈

    静能够担任百雄集团的ceo,有秦风推荐的原因,也有陈静与百雄集团董事局主~席张欣然私交关系好的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如同之前潘蓉同学所说,陈静有能力胜任那个岗位——自从陈静担任百雄集团ceo以来,百雄集团的经营收入、利润等都远超同期。”

    “苏文,如果没有你在背后当幕僚,没有那秦风主持大局,百雄集团不要说发展,早就被吞掉了!”随

    着苏文的话音落下,李金泽再次开口,道“另外,你不要避重就轻,那秦风和陈静表面上虽然是兄妹关系,但他们住在一间屋子里……”

    “兄妹住在一间屋子里很奇怪么?”

    苏文很不客气地打断李金泽的话,“在几十年前,我们华夏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在我们华夏的农村,一家十几口人住在一起,几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是随处可见的现象。”“

    ——”这

    次轮到李金泽有些语塞了,他无法找到苏文话语中的漏洞,也无法拿出实锤证明秦风与陈静是情人的关系。“

    韩志龙校长,虽然我不知道贵校的李金泽同学为什么要污蔑、侮辱我校陈静、潘蓉同学,但我对于今早的演讲交流活动很失望。在我的设想中,我们双方应该通过演讲交流,更加了解,促进感情,同时进行思想的碰撞,而不是像刚才那样,有人很没教养地利用虚无子有的隐私绯闻抨击我校学生代表!”眼

    看李金泽不吭声了,苏文扭头看向韩志龙,再次开口,态度极其强势,“如果交流活动这样进行下去,将违背我们双方的初衷,我建议取消后面的活动。”唰

    !韩

    志龙的脸色再次一变,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苏文的话,只是用余光看着李金泽,仿佛在告诉李金泽——这个局面由你来收拾。“

    抱歉,苏校长,刚才是我鲁莽了,我不应该在这样一个场合说出一个未得到证实的绯闻。”

    旋即,在韩志龙和全场众人的注视下,李金泽强忍着怒火,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向苏文致歉。虽

    然他一点也不想这样做,相反,恨不得给苏文两巴掌,但他知道不能那么做——苏文毕竟是华夏一座大学的校长,不是他能动的!

    同时,他也担心,愤怒的苏文,真的会如同刚才所说,取消后面的交流活动。

    那样一来的话,他想利用武学交流的机会对付陈静的计划将付之东流!“

    你应该向陈静和潘蓉同学道歉,而不是向我道歉!”苏文冷冷道。“

    抱歉,陈静、潘蓉同学,我为刚才所说的一切,向你们道歉!”李

    金泽脸色陡然一变,然后沉吟了两秒钟,才选择隐忍,将目光投向陈静与潘蓉,虽说在道歉,但脸上没有一点点歉意和悔意。

    “李金泽同学,刚才的错误不能再犯了,你要对东海大学代表团的师生表现出尊重。”

    眼看一向狂妄自大的李金泽选择低头,韩志龙明白,李金泽不想让交流活动取消,连忙开口,表面上看是在教训李金泽,实则是给苏文、陈静、潘蓉乃至整个东海大学代表团一个台阶下。“

    好。”李

    金泽咬牙点点头。

    韩志龙见状,看到苏文没有开口的意思,便道“好了,李金泽同学,请继续你的演讲。”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演

    讲台上,李金泽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演讲,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心中却是有团怒火在燃烧。

    观众席上,秦风眯着眼,心如明镜——李金泽想利用武学交流的机会对陈静下手!他

    会给李金泽一个惊喜,让其今生难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