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437、邪月现身
    南晚五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太过恐怖。

    所有人都心神巨震,面色骇然,不敢缨其锋芒。

    “不可能。”

    御无极惊怒交加地怒吼,运转邪神之力,修复受伤的身躯。

    八道黑色剑影,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但黑色暗淡了许多。

    “都死吧。”

    南晚五抬手一拳。

    无数拳印呼啸。

    一尊尊古仙宛如殷红色的花朵绽放一样,崩裂爆发在虚空中。

    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是体内沾染的邪神之力,都无法再复活他们。

    太可怕了。

    杀古仙如杀鸡一样。

    退。

    狂退。

    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疯狂地后退。

    就像是大潮退水一样。

    唯有李牧几人,依旧原地不动。

    “木牧,你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是这一纪元的主角,所以我不杀你,未来的仙界,还需要你这样的人……”

    南晚五面甲之下窥孔中露出的眼神里,带着决绝和不容置疑。

    “但是……一元狗贼,还不给我死来?”

    他对着一元道人遥遥一指点出。

    “不!”

    一元道人惊恐万状,祭出三枚杏黄旗,同时施展邪神之力,将一身修为,催动到了顶点。

    但无济于事。

    嘭!

    这位镇仙塔的上塔主,化作一道血雾,直接爆炸开来。

    杏黄旗崩碎。

    邪神之力也消散。

    万古地位,仙界巨头,尊荣万年,也抵不过这一指。

    一切风流,都化作腥风血雨。

    这样可怖而又震骇的一幕,让漫天诸仙,都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两仪老贼!”

    南晚五又看向两仪道人。

    “本座和你拼了。”

    两仪道人挥动血色之剑,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南晚五冲来,燃烧一切力量。

    然而,无济于事。

    嘭。

    随着南晚五一指,这位镇仙塔的中塔主,也化作漫天血雾,身死道消,成为了过去式。

    生死,只在这位昔日诸神殿军师的一念之间而已。

    砰砰砰。

    随着南晚五一指一指地点杀,一尊尊镇仙塔阵营的仙道强者,不管是否沾染邪神之力,皆化作血雾,犹如一簇璀璨的血花,在虚空之中绽开。

    “青龙。”

    南晚五的目光,落在青龙殿主的身上。

    青龙殿主大骇,道:“南兄,你莫非连我也要杀?”

    南晚五的目光中,淡漠无情,仿佛是一尊冰冷的机器一样。

    “我要终结旧时代,为仙界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青龙兄身为昔日七大势力的人,若是活下去,难免成为明日阻碍,所以,请青龙兄随玄武,一起上路吧,数万年以来,这繁华荣耀,你也享受够了。”

    他说着,缓缓地一指点出。

    青龙殿主又惊又怒,悲愤地怒吼道:“南兄,你也未免太绝情了,我尊兽台素来配合你诸神殿,玄武为诸神殿战死,而我,也曾坚定地支持诸神殿,你不要忘了,当年若不是我代表尊兽台发声,你诸神殿想要在万仙福地立足,都是一个笑话。”

    南晚五点出的指印,稍稍一顿。

    但旋即,他摇摇头,道:“我不能因为个人的恩怨,而废除仙界万古之大势,青龙兄,既然你从一开始,就选择站在我的阵营,那就不妨支持的更加彻底一点,用自己的生命,支持我的信念吧。”

    嘭。

    一指点出。

    青龙殿主化作漫天血雾。

    龙鳞洒落。

    这位尊兽台对外的话事人,四大巨头之一,也旋即陨落了。

    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这个南晚五,实在是太无情了。

    斩杀一元道人、两仪道人等人,还可以说是宿命恩怨。

    但斩杀青龙,实在是没有道理。

    他疯了。

    连盟友都杀。

    “朱雀,你也上路吧。”

    南晚五的目光,又落在了朱雀殿主的身上。

    朱雀殿主浑身都笼罩在璀璨的烈焰之中,看不清楚容颜,但气息之强,却是令人惊惧。

    “南晚五,身为智者,你的眼光实在是太短浅了。”朱雀的声音,清脆悦耳,又带着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威严。

    南晚五道:“何处短浅?”

    朱雀的声音从火焰之中传出,不疾不徐地道:“邪神已至,收割之门打开,你杀尽仙界的强者,到时候,如何抵御邪神收割者的屠戮?仙界毁灭,就在眼前,何来仙界众仙自己做主?”

    南晚五淡淡地道:“邪神?杀光就是了。”

    他旋即抬手,一指点出。

    朱雀笑道:“【戮神甲胄】虽然厉害,但是杀我,还不够……仙凰之怒。”

    赤色的火焰,骤然沸腾了起来,骤然变化出一只巨型凤凰神鸟,振翅扑击,漫天的云气都被染成了赤红色,宛如火烧云一样,似是要将整个世界,都点燃。

    “嗯?”

    南晚五吃了一惊。

    轰!

    天空中火焰溅射崩碎。

    朱雀殿主身边燃烧着的火焰,尽数崩碎。

    她显露出了真容。

    但毫发无伤。

    “小……小叶子?”

    李牧愣住了。

    这个朱雀殿主的真身,竟然是叶无恨?

    她……竟是朱雀殿主?

    李牧万万没有想到。

    王诗雨和花想容,也都呆住了。

    怎么会是她?

    “你不肯能是尊兽台的朱雀,你是谁?”南晚五冰冷的目光,盯着叶无恨,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困惑。

    叶无恨看了李牧一眼,没有说话。

    她回过头,道:“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错了。”

    南晚五略微犹豫,摇头道:“我没有错,错的是你们……你是谁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要死……嗯?哪里走?”

    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抬手往虚空之中一抓。

    石破水面般的涟漪荡漾开来。

    冥府大王的身形,直接被黄金色的能量巨手,从虚空之中抓出来。

    “圣子,救我……”

    冥府大王艰难地看向远处御无极的方向。

    嘭。

    南晚五五指用力。

    冥府大王直接在半空中能量巨手捏碎了,化作血雾飘散,体内的邪神之力亦是失去了活性,飘散如黑色尘土。

    御无极也是一脸骇然疯狂后退。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本一切在握的计划之中,竟然出现了如此大的挫败。

    戮神甲胄再现,威不可挡。

    南晚五正欲追杀御无极,眼神余光,突然看到,仙古擂台上,原本已经裂纹斑驳,就要破碎的仙姑之门,竟然是被那金色的星光,修补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就要重新愈合,门内的传送之光,也逐渐要出现,变得稳定了起来。

    “给我破。”

    他一拳轰出。

    恐怖的拳印,朝着仙古之门轰去。

    “不可。”

    李牧大喝,就要阻止。

    这时——

    “喵,最讨厌打打杀杀的了。”

    一声猫叫声在仙古之门上响起。

    半空中,猫爪挥过的四道寒光。

    南晚五的黄金拳印,像是切蛋糕一样,被切成了整整齐齐的四分,然后又如融入热水中的冰块一样,迅速消失。

    连一点点的能量爆裂和混乱余波都没有。

    怎么回事?

    幸存的众人都是一怔。

    再看时,发现仙古巨门上,不知道何时,蹲着一只白色的猫咪。

    这猫咪也太好看了吧?

    如一团白色美玉,浑身没有一点儿杂色毛发,一双 眼睛,似是一个微缩宇宙一样,美丽璀璨,隐含着星云一般的美丽色泽,更有星辰如点,在其中流转沉浮一般。

    美丽的犹如精灵。

    “是它?邪月?”

    李牧一下子就认出来,这只猫,不正是当日在雷狱中见到的那只白猫?

    不过那时,这猫体型巨大,且身上还有未完全退化的杂色毛发。

    而现在,这猫的外貌,达到了一种完美的状态。

    别的不说,单凭它随便一爪子,就抓岁了南晚五的拳印,其实力就不可小觑。

    这只猫到了,那老神棍,应该也到了吧?

    为何还不现身?

    李牧心中一喜。

    “阁下什么人?”南晚五的目色一凝,盯住了这只小白猫。

    邪月申了一个懒腰,又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才一边舔爪子,一边淡淡地道:“滚边去……这甲胄,落在你这个蠢货的身上,还不如穿给狗……”

    话音未落。

    “汪!”

    一声惨呼,从远处桃园的方向传来。

    接着就是一道黑影,破空飞来,伴随着惨叫,速度极快,狠狠地撞在了仙古擂台上,激起大片大片的烟尘,碎石屑纷飞。

    随着烟尘快速散去,小九鼻歪眼斜摇摇晃晃地爬出来。

    “狗怎么了?狗吃你家大米了?”

    他盯着邪月。

    邪月满脸的不屑:“喵咪……狗吃什么都蠢……”

    话音未落,远处 桃园的方向,发出剧烈爆炸之声。

    恐怖的能量,即便是隔着老远,都让所有人有一种如骇浪中浮萍一般的错觉,就看一道漆黑如墨的蘑菇云,从桃园的位置升腾而起,直冲天穹,转眼之间,遮盖了天穹,黑暗的时代,瞬间降临。

    毁灭的气息,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涌来。

    “喵?”邪月站起来,看着远处,道:“那条死鱼,还有七块石头,竟然要输了……收割之门中,到底钻出来了什么东西?不会是毁灭之王亲自降临吧?”

    小九也跳起来:“死鱼和七仙女撑不住了……”

    它一脸紧张地看向李牧,道:“人宠,有麻烦了,快随我一起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