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七十九章 自杀专卖店
    柜台很高,每一层都摆放着精致的械具。

    有混合尼龙绳打造的复古典雅的上吊自杀之物,有装饰着死神镰刀图案的单发左轮,有U型机械在顶端两侧内部链接着顶针的器物……还有数以百计的款式稀奇古怪的品种,无论构造如何,它们最终带给用户的使用归宿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我们还没有办理自杀手续,只是先过看一看,不用先照顾我们了。”祁言朝着店家夫妇的女儿说道。

    “没关系的,既然进来了那就是客人,我可以为你们介绍自杀器物的。”店家夫妇的女儿很热情,她指着那把U型械物说:“这是新款的自杀器物,戴在头上使用,装置在顶端内部的顶针很锋利,出刃速度犹如闪电。”

    “顶针会以最高度的效用戳进太阳穴,保证微痛的情况下死亡。如果顾客还是担心疼痛问题的话可以看看这个。”女孩指着另一边柜台摆放着的药剂。

    “这一款药剂可以配合这款U型械具使用,毒素涂抹在顶针,当顶针进入太阳穴部位时会立刻释放神经毒素麻痹痛觉神经,保证一丢丢疼痛都感受不到哦。”

    女孩还再热情洋溢地卖力介绍,看来她会是这家自杀专卖店的合格继承者。

    看着一把把奇形怪状泛着寒光的器具,听着女孩毛骨悚然的描述,林七七不寒而栗,小小的眼睛里无数恐惧的点扩散出了涟漪。

    “我要走了,这里不适合我。”林七七耍开了祁言的手。

    “你离不开这里的,这才是你的归宿,你不是想要自杀吗?”

    “那是之前,我现在活得很好。”林七七不回头,不停下脚步,走向门口。

    “建立在别人的死亡上去很好的生活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七七走出了自杀专卖店,沐浴在阳光之下,感到呼吸瞬间变得流畅起来,整个身子都放松了。

    林七七离开后祁言还留在店里。

    目睹着不太祥和一幕的女孩不知如何是好,她礼貌地问道:“客人,您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现在不需要了,谢谢。”

    “好,如果有需要的话叫我。”女孩又朝其他新进来的客人走去。

    在新进来的客人中有一名熟悉的人影,他是K城警署与祁言有交集的警官。

    警官来到了祁言身旁,拿出了一根剪好的雪茄,“那孩子呢?你不是说有个孩子杀人了,你把他领来了么。”

    “走了。”

    “走了?”警官摩挲着雪茄,“我也是很忙的好不好,不要拿我开涮啊。”

    “怎么会是开涮,既然警官你亲自来了,那么说明你也相信喽。”

    “相信什么。”

    “相信有幽灵啊,那孩子利用幽灵作案。”

    警官玩味的发笑,“我当是什么呢。你看看我们警署里挂着的羊头,再看看这家自杀专卖店里挂着的装饰物。”

    祁言随着警官注视着方向探索过去目光,在收银柜台中央上方发现了一把倒挂着的十字架。

    这是,逆十字架。

    祁言领会了其中的道理,“羊头,逆十字……代表着魔鬼么。”

    “对啊,我们K城的人谁不信奉魔鬼,有幽灵存在有什么稀奇的,我还想有生之年亲眼见上一次呢。”警官继续摩挲着雪茄,“当然了,希望这是在我生命结束了的最后一刻。”

    “好吧,既然警官大人默认了有幽灵存在,那么那个孩子呢?绳之以法?”

    “你说错咯,我们K城可没有为幽灵制定的法案,何况幽灵作案无法搜集证据啊,劝他去自杀吧,你可是心理疗愈师,我相信你的。”警官委以重任似的轻轻拍了下祁言的臂膀。

    “我这是合法的做法么。”

    警官的眼睛细眯成缝,“如果是合理手续齐全下的自杀,那么你违法吗?”

    说完之后警官转身匆匆离开,丢下最后的嘱托,“手续什么的来找我,优先为你办理。若是被幽灵束缚了心灵,那孩子不想自杀的话,我想这家店也有能帮助到你的物品。”

    祁言伫立在一座柜子前,侧目望着那一把把冷血的械具,耳边又响起了任务系统的声音。

    “【消除业障】任务完成过程中您思路清晰,获得成就【面面俱到】,解密点上升十点。”

    消除林七七的业障,寓意着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但是祁言还是考虑了周全,提先打电话给了警署,他得综合这个世界的法律做出决断。

    出乎意料,在这个畸形世界里,法律抵不过一纸手续,一句警官的话。

    ……

    三十多分钟后,自杀专卖店内客人少了许多。

    得到空闲的店家夫妇其中的妻子领着祁言来到了一座最里面的柜台。

    “这就是能让人产生自杀倾向的药剂了。”女人拿下来了一小瓶以透明玻璃装着的粉色液体。

    “怎么使用?”

    “喷雾吸入即可。”

    “就要这个了。”

    “麻烦先生您先出示证明。”女人办事滴水不漏。

    因为兜售这样的药物可是有指定客户的。

    “什么证明?”祁言问。

    “目前只有警方以及高级心理疗愈师有资格购买。所以……客人您是?”

    祁言明白,取出来了自己的职业身份证,“高级心理疗愈师。”

    妻子拿着证明登记核实,确定后将药剂以一千元的价格卖给了祁言。

    ……

    《梦境游戏》中NPC不是简简单单的NPC,他们都是有着生命的存在。

    了解到这点的玩家不在少数抱着尊重生命的倾向,这种倾向或多或少,或在漫漫的游戏征途中消磨殆尽。

    已经万事俱备,以及调整好自我心理的祁言动身出发,傍晚抵达了林七七家的别墅门前。

    林七七不在家中,管家接见了他。

    “林少爷有去过您的诊所是吗?”管家为祁言倒了一杯茶,关切地问道。

    “是的,他有过自杀的想法。”

    “那真是太可怕了,医师您没有劝林少爷去……”管家细细打量着祁言的面孔,目光怪异。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盯着不禁发毛,祁言眼神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