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七十八章 未能阻止
    忙活个不停,可惜已经没了足够时间凑齐租金的祁言已经坦然接受即将任务失败的事实。

    第二日K城时间为周末,对于凑齐租金的任务系统迟迟没有发送来失败的消息,不论是亡羊补牢还是出于心性,祁言都决定去消除林七七的业障。

    “师傅,你去哪?”苏茉莉看见出门的祁言,出于习惯的发问。

    “去找林七七。”

    “今天周末,你是去他家吗?”

    “他现在不在家中。”

    祁言没再继续和苏茉莉言语上拉扯,因为他不想让苏茉莉牵扯进来,看到林七七悲惨的沦落。

    依靠『窥伺之眼』的能力,祁言来到了K城的一家娱乐城,这个周末林七七邀请了几名同学在这里玩。

    一家游戏厅内,投币声和各式游戏机运行的声音杂乱无章的交织,让人耳边不得清静。

    祁言走进了游戏厅在人群中搜索林七七,通过开合的窥伺之眼,他观察到林七七和他的同学在玩一款赛车游戏。

    游戏厅很大,花了一些时间祁言才看见了林七七。

    林七七与四名学生并排坐在赛车模拟器上,双手操纵着方向盘。

    竞速正酣,四名全神贯注投入在游戏里的四名学生没有发现林七七已经下了赛车模拟器,一副闲来无事随便逛逛的样子走到了其它游戏机旁。

    等他坐下游玩起新的游戏机时,目光的余光还停留在赛车模拟器上。

    这四名学生,是他接下来要报复的目标。

    不能再让他放纵下去了。祁言快步上前,他要阻止林七七,得到足以控制幽灵的能力后他大抵是要使用这项可怕的能力间接杀死他的四位同学。

    “小林。”祁言一手按在了林七七的手腕上。

    无心顾暇其它方向的林七七对于突然出现的祁言感到惊讶,他不太从容的收起脸上慌张神色,然后一脸天真的微笑,“医师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祁言没有回答,问道:“一个人么。”

    “是,是啊,周末出来放松。”

    他在撒谎,因为林七七心中已经慌不择路,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是他带了学生前来这家游戏厅。他想要尽快摆脱祁言抑或与自己的四位同学撇开关系,尽管幽灵还没有下手,让他的同学死掉。

    “那有空么?我带你去个地方。”祁言沉声说道。

    “是去哥哥你的诊所吗?可是你不是说我不需要治疗了吗?”林七七不晓得祁言自作主张做法的目的,自然不能答应。

    “去了你就知道了,是个十分适合你的地方。”

    “那……那好吧,我们现在就走。”林七七考虑到祁言在场他下手必然会被发现,便要趁着自己的同学还沉浸在赛车游戏中时偷偷离开。

    祁言没有揭穿,点头说好。

    于是,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游戏厅。

    祁言带着林七七往诊所的方向走去。

    不太融洽的气氛串流在祁言和林七七的身边,性情大变,沦落为心灵污浊之人的林七七精神敏感,他感受到了祁言今日的不对劲。

    一路上,他都在警惕着祁言,小眼神隐匿着已经慢慢增长了的残忍,打量着祁言的背影。

    没有前去诊所,祁言带着林七七走到了诊所隔壁的一家店。

    店门没有牌子,林七七不知道这是什么店。

    但当踏入这家店,看着以严肃的黑色装饰着整间屋子,并且柜台上摆放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器械时他没由来的想到了什么。

    那是他在想要自杀的低迷时期里看过的新闻报道,在报道中他目睹过一些为合法自杀者提供自杀器具的店面。

    严肃的黑色即是这种店的主色调。

    这里是,自杀专卖店!

    “医师哥哥。”林七七拉了拉祁言的手,脚下的步子再也迈不动一步,“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我也想着让你离开了,至少在一分钟之前,我都决定那样去做了,想着你也许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程度,再给你一次机会。”祁言转身,仿佛寒风拂面,脸上的肌肉绷死,眼睛里满是严酷的盯视。

    可怕的表情呈现在祁言的脸上,双眸里森然的气息像是一只沉吼的野兽即将咆哮。

    一分钟前,娱乐城的游戏厅内,林七七的四名学生忽然掐起架来,他们嘴里大吼着对不起林七七的话语,眼神流露着自责,然后对彼此痛下死手。

    游戏厅内的可以用来充当武器的铁制品被他们使用,刺破身体,扯下耳朵,戳瞎眼睛……无所不用其极。

    四名学生以惨状死在地面。

    在外人的眼里,他们是因为曾经欺凌过某个学生而欠愧含羞,于是相约于此互相杀死对方来谢罪,他们的心已经极度压抑扭曲。

    在K城不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旁观者都在心里定下了结论,对前来的警察道说着对于他们来说毋庸置疑的“事实”。

    可是,改变了『窥伺之眼』观察对象的祁言才是真相的见证者,在进入自杀专卖店之前是四个幽灵附身进入了那四名学生的体内,受得蛊惑的他们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自相残杀,并嘴里嚷嚷亏欠林七七的话语。

    这是蓄意谋杀的伪装,在K城这个世界里非常符合常理,一点也不会突兀的伪装。

    “医师哥哥,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林七七闪烁其词,眼睛已经盯向了门外,他仿佛觉得只要走出了这被压抑黑色笼罩的店回到外面的阳光下就洗清了浑身沾染的罪恶。

    “听不懂么,不要紧的。”祁言抚着林七七的后脑勺,带着他迈开脚步,往店里面深入。

    自杀专卖店是一家四口开着的,负责运营的是夫妻二人,他们正在朝进来的两名顾客介绍自杀器具,以及确认自杀手续的齐全。

    “客人,请问你们是谁需要自杀器具呢?”这对夫妻的女儿为正忙碌着的父母前来帮衬,向祁言和林七七发问。

    “不,我们没谁需要,我不需要。”性命之忧的威胁让林七七迅速回答,他乱了心神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身体不受控制的被祁言带着继续走向一座柜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