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七十六章 玻璃
    第二幕,王克的另外一名死党躺在床上,从空无他物的房间里睁开了双眼。

    尖刺的音鸣声三百六十度环绕在他的耳边,一睁开眼就被噪音污染耳朵他自然十分的暴躁,愤愤不平的转身想要寻找将他从美梦中拽出来的罪魁祸首。

    下一眼,他心凉了大半截。

    他环顾当下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所处的屋子,像是一座漂浮在大千宇宙中孤独的房子,四周皆是虚无的黑暗,只有他和一张床。

    发出噪音的家伙也被他掠入了视线,那是一个个正涌进这房间里的假人,它们行动自如,面目可憎,满身全是鲜红的颜料,这是与他自己曾经摆弄过的人体模特一模一样的东西。

    不同的是,现在它们活过来了。

    人体模特很快在他无力的呐喊声中涌到了他的身边,有的伸出手勒住了的他的手臂,有的勾住了他的脚裸,有的正扣向他的脖子。

    人体模特残忍地发力,在他的身上诡异的扭曲着如小刀片一样锐利的指甲,密密麻麻的伤痕爬转眼满了他的手臂和腿部。

    而扣住了他脖子的这些人体模特也开始得到了疼痛尖叫的兴奋反馈,死死地勒了起来,骨骼的脆响声不断震入耳膜,激增着他的恐惧。

    更多的冰冷之手包裹住了身子,那些人体模特拥抱住了他的后背和前膛,这是死亡的拥抱,不断加持着沉重的力度,将他的身子骨不断的压榨。

    内膛破裂,死亡气息游走……

    镜子里的画面又转,来到了第三幕。

    林七七的眼神逐渐狂热。

    画面里的人物被确认,是王克自己。

    他所处的环境也是一座房间内部,但是房间内部空间逼仄,小得不容多转几步。

    王克刚刚上床入睡,当感受到一阵失重的感觉后激起一身鸡皮疙瘩醒来。

    这个逼仄的房间里,他惶恐不安地看向四周。

    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狭小,绝对的黑暗,封闭的冰冷围墙。

    这些组合起了王克内心的恐惧。

    他的病症史上有着不算严重的幽闭恐惧症,可是在这样未知和绝对苛刻的环境下,他心里的恐惧一下子都被倒了出来。

    呼吸愈发急促,可呼吸得越急促反而越是感到喘不过气息,上接不接下气的窒息感在蔓延,王克觉得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氧气正在被他消耗得几近干涸。

    他很快就会因为缺氧窒息而亡。

    但其实这只是他的自我感受,他自己不断给自己消极的心理暗示,不断地增添着心理压力,呼吸节奏完全乱了,汗水分泌过多。

    他伸出了舌头,似乎想舔舐着空气里自以为仅存的氧气。

    舌头如饥似渴的摇摆,丑态百出,徒劳无益。

    慢慢的,尘埃落定,他瞪着眼孔看着黑暗里无法看见的背后,伏地不起。

    三幕画面结束,镜子里的林七七也没有再出现,他的声音空灵远去的回荡着话语。

    “睡一觉,饱满精神,幽灵将作为你的奴仆侍奉于左右。”

    林七七关上了壁橱的门,拍了拍自己的脸,让面部肌肉放松,让狰狞的表情恢复。

    他听从着自己的话语,回到了床上,倒床酣睡。

    ……

    诊所内,祁言收起了窥伺之眼的能力。

    万千感慨聚于一息之间。

    他没想到,得到帮助后重拾生活希望的林七七居然黑化了,当阳光照进了他的心中,除了带去阳光或许也留下了更多的阴影。

    阴影不断受到自我黑暗意识的撩拨,变得愈发加重,直到成为了黑暗。

    原本祁言打算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劝说有自杀倾向的人去自杀的,回心转意本该积极乐观生活的林七七已经被他排除了列表。

    然而,他还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列表里。

    只不过原先是劝他自杀后脱离被污染的K城去往天堂,如今是犯下弥天大罪的人落入苦海地狱。

    “性格修正任务临时开启,【消除业障】,目标人物:林七七。现阶段,消灭面包店的诡异老板。”

    为了匹配每个玩家自身性格值,更加特殊且专属的任务得到了触发。

    现在,祁言不得不与林七七打上交道了。

    他打开了已经闭合的卷帘门,走出了自己的诊所。

    他寻着中午林七七曾经去过的那家面包店走去。

    夜半十二点已过,这家面包店的门依然开着。

    虽然门开着,但是房屋内没有星点的灯光。

    到了晚上,这家面包店的门面和内部修饰完全失去了白天的生气,仿佛沦落为了废弃的建筑,开着的红木门有些腐烂的迹象,挂着的招牌字迹褪色严重。

    走进去之后,白天通过窥伺之眼看的清清楚楚的玻璃展柜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透过稍微清晰的玻璃看去里面堆放着的全是生了霉的面包。

    祁言自是将目光锁向烘焙房,那是白天这家面包店老板出没的地方。

    光线问题的存在导致此刻烘焙房内看不清有没有人,祁言只能走近。

    他放轻着脚步,耳边有了风的声音,是轻吟着的风声,细流的风浪波动。

    没有敏锐的感官能力不易发觉。

    祁言顺着这细流风浪看去,像是有人凿壁偷光似的在的面包店里面的一堵墙上开了一道细孔。

    那细孔里面有着细弱的光亮,但在祁言刚刚发现没两秒钟光亮消失。

    是有人在观察我么。

    祁言臆测着这家面包店的老板也许正躲在某处隔间,通过暗藏着的猫眼观察他。

    “请问,有人吗?我要买面包。”祁言喊了一嗓子。

    气势不像是顾客,更像是来砸场子的。

    没有回应,面包店内更加的静谧了。风声也消失,那个开于墙壁的猫眼不知何时已经被堵上。

    “我说,还不出来吗?”祁言高抬手,火铳凝现于手间,一发射出,子弹撞裂玻璃的碎音炸起。

    墙壁不是水泥砖块沏垒,而是由玻璃打造,玻璃上呈现出契合的景象,所以白天崭新,夜晚败破。

    不仅仅如此,连红木门都是假的,那也是玻璃制造,上面游走的腐烂旧痕为虚假。

    障眼法被祁言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