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六十九章 薄情寡义的世界(二)
    对于自己角色的背景信息随着苏茉莉的透露而变得又清晰了些,祁言得知房东与小琴存在联系后瞬间面如蜡黄。

    结巴了嘴巴,迟缓地轻声问道:“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师傅你这不是才口头说明吗?挽回的余地肯定有啊。哦哦哦,难道是师傅你拉不下面子么,那先交给我来处理吧。”苏茉莉挺了挺胸膛。

    “嗯。”祁言点头,打算看看苏茉莉的解决方法。

    自己刚刚才说解雇人家,现在又态度一百八十度回旋,且是对于《梦境游戏》非比寻常的NPC……确实有些难以启齿。

    “小琴,我师傅和你开玩笑呢,你不知道,他在警局被揍到脑袋了,所以有些神志不清。”苏茉莉一语惊人,直接让听闻到的祁言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算了,神志不清就神志不清吧,算是个借口了。

    一时间想不出其他辄的祁言妥协,露出老实巴交的笑容,“不好意思啊小琴,我确实在监狱脑子受了伤,所以脑回路出了些问题,我的诊所怎么能少的了你呢!”

    “这样啊,那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辜负祁医师您的信任!”小琴擦拭去眼角一丝小小的泪滴。

    “那先去帮我的房间打扫一下吧,毕竟我这么久没回来了。”祁言说。

    “是,祁医师。”小琴抱着打扫工具冲上了二楼的房间。

    支开了小琴,祁言脸上的尬色消退,幸好刹车及时,不然这租金得节节攀升啊。

    “师傅,我帮您做的怎么样!”苏茉莉一脸自豪。

    祁言颇为头疼,但还必须保持礼仪的微笑,“干的不错茉莉,只是刚刚稍稍换一下形容词就好了,什么叫神志不清么……”

    “了解,下次我会注意的。”苏茉莉做了什么个OK的手势。

    毛病啊,谁还给你下次的机会。

    祁言走向二楼,“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今天诊所正式营业,我们得为凑齐房租的这个目标而努力啊。”

    “是的师傅。”苏茉莉整理起乱杂的桌面。

    二十多分钟后,祁言洗澡完毕,主要是为了换上清洁的西服。

    因为对于心理疗愈师这个职业,在与客户进行沟通时仪表等细节都是处于系统判定范围内的加分项,客户能否听从医师的心理辅导这些细节可都是不可或缺的。

    一下楼,就看见苏茉莉翘着个二郎腿无所事事地靠在椅子上,看着电脑。

    “苏茉莉,这是你的工作状态吗?”祁言整理着衣服的边边角角,走到苏茉莉后方的办公桌旁坐下。

    苏茉莉迅速打起精神,端正了脑袋,坐直了身子。

    “师傅,我可没有在偷懒,我在网上帮你寻找客户呢。”

    “那找到了没有?”

    “有一个。”

    “具体情况说说。”

    苏茉莉点开了网页,看着上面的信息回道:“这位客户应该很有钱,家住富人区诶。”

    很有钱,嗯嗯,不错。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祁言还是说:“说重点,比如这位客户预约了什么时间,心理上病情大致为何?”

    “哦哦,这位客户是为男士,预约今天下午六点左右前来我们诊所,至于病情么,这位客户说得当面详谈。”

    “嗯,好的。”

    可能是由于外面狂风暴雨的缘故,本来行人就少,更别提前来诊所寻求医疗寻治的客户了。

    时间一晃到了下午。

    傍晚六点十三分,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小了起来,快要停歇。

    等待了一日只为了这份大单的祁言和苏茉莉双双瞪着大大的眼睛眼珠子都不转动地看着门口。

    “咔哒~”

    有人来了。

    他关上了自己的雨伞,瘦小的身影十分礼貌的站在门口。

    哪里是什么男士,明明是个年纪不太大的学生,最多初中生左右。

    男生的头发也许很长时间没有打理,盖住了眉毛也快要遮住了眼睛。他的脸圆嘟嘟的,可是左边脸上贴了两张创可贴有些影响颜值。

    此外在他的脖子和耳郭的部位也能看见些微的红色痕迹,是伤痕。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男生细声细语地问。

    正在纠结这到底是不是上午预约客户的祁言和苏茉莉都忘记了招呼。

    苏茉莉赶紧回道:“当然可以小弟弟,请进。”

    说完,她跑出自己的办公桌,走到门口为男生挂好雨伞,领他进屋后给他拉开椅子让他坐下。

    “小弟弟,你来我们心理诊所是做什么呢?”

    男生眼睛里充满小兽对于森林里隐藏危险一般恐惧的眼神,只不过比喻在他的身上,森林换做了钢筋水泥造铸的林立大厦。

    “我……我,我想治病。”男生支吾其词。

    来心理诊所治病,那只能是心理上的问题,当然前提不是这位男生搞错了方向的话,看着他脸上的伤倒不是没有这个弄错的可能性。

    苏茉莉也看出了些问题,确认道:“小弟弟,你是姓林吗?”

    林先生是上午那位预约的客户。

    “对。”男生点头,又接着有些勉强地开口,好像说话对于他来说是一件不经常的事,做起来很费力,“上午,在网上预约的客人,就是,我。”

    那就不会错了,只是……

    祁言的眼睛转而将目光扫向苏茉莉。

    苏茉莉也是熟稔的接受到了祁言的目光。

    作为祁言的徒弟,苏茉莉对于眼神交流达到了很强的地步,她读懂了祁言的意思,点了点了点头。

    接着,她用知心大姐姐一样温柔的播音腔朝林姓男生问道:“小弟弟,我们怎么称呼你呢?还有,你的家庭地址没有虚报吧,我们诊所对于这些是要登录在案的,这是法律规定哦。”

    “叫我,小林就行,我告诉你的地址是真的。”小林说。

    富人区,确定。苏茉莉眼神回应祁言。

    ————————

    『目前世界规则简述一』K城对于自杀有着严苛的法律规定,在未经相关部门允许的情况下自杀将会被罚以高额的赔偿金,自杀者的个人财产不足以赔偿时由亲属代付。

    『目前世界规则简述二』K城心理诊所由政府督办,寻求治疗于心理诊所的客户必须登记一定属实的身份信息。梦境游戏指南最新章节由爱读葩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