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六十四章 归来之日
    任务进度无能者的挽救之魔鬼海的沉沦。

    额外任务找出背后的眼睛

    ————————

    布满血丝的双眼宛如尸体上扣下来再安装上去的,有些突兀的组合在一座雕像上。

    没有脑壳的脑袋裸露在外,且雕满了章鱼触足般的长须代替头发,眼睛则是那双人眼,血红的丝带来死亡意味的凝视。

    这是“香雾”杂货店。

    尸体是老板海老。

    他的一双眼珠子被扣下,安装在了诡异的未知物种的雕塑上。

    杂货店里面有调查现场的调查官和骑警,维尔也在列,以及有一位像是不干实事的平民在瞎转悠。

    祁言进入没多久,他现在迫切想要前往的是死海,据沐奈绪透露的,这个任务完成之后他将作为拥有流离者资质认真的候选者进入更高级的世界地图。

    调查结果在逐一汇报,海老的尸体被查清口鼻充斥着黏稠的液体,其眼睛被扣下的伤痕是被很精准的械器摘取一般,被排除了最先怀疑的凶手嗜血者。

    “祁言大人,依你的意见我们调查的方向应该往哪里开展?”维尔请示似的问道。

    “黏稠的液体与魔鬼海的海水进行了对比吗?”祁言直言不讳的说出,虽然他对这个nc维尔感到心中发毛。

    “没有。”维尔的面罩让他不露声色,“难不成祁言大人怀疑是魔鬼海的海水?”

    “应该是的。”祁言敲定。

    “那好,我现在……”

    “不必了。”祁言说,“维尔大人,魔鬼海危机四伏,没有秘术恐怕难以同行,还是我一人前往的为好,所以……维尔大人您拥有秘术吗?”

    祁言在试探,他要摸一摸维尔的底。

    “祁言大人说笑了,穷乡僻壤的诺尤斯镇十年难出一名拥有学习秘术天赋的人。”维尔回答。

    他向着手下的调查官吩咐,将由一队人马护送祁言抵达魔鬼海附近,他则打道回府做文案资料的整理。

    就这么退了?直接判断错误吗?

    祁言还以为维尔将以自身拥有秘术为由随同前往。

    维尔旋即离开,祁言支开了这一队维尔留下来的人马独自前往魔鬼海海域的岸边。

    沐奈绪已经提先抵达调查四处的线索。

    “香雾”内,穿着平民服的玩家看着祁言的方向,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魔鬼海海域海岸。

    黏稠的海水拍打在岸,没有任何生物栖息于此。

    黄昏日暮,海水的颜色并没有被渲染成为橘红色,因为海水的颜色黑漆漆的。

    沐奈绪发来了消息,告知祁言在南岸附近发现了线索。

    祁言很快抵达。

    “祁言,你看这些尸体。”

    在淤泥沙子混合的岸滩上,躺着四具尸体。

    一名调查官,一名平民,一名镇长文员,还有……特鲁老爷的尸体。

    “如果再加上杂货店的海老尸体,那么这就表示着被杀死的是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沐奈绪在旁低语。

    祁言思索说道“也许可以指不同阶层,这些尸体代表了从高至低地位的人,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无人可以幸存?”

    “没错,作案的力量想要告知我们所有人都会死。”祁言察觉到自己的任务进度在闪烁。

    “这不是一句废话么,所有人本来就都会死。”沐奈绪嘀咕着说着打击的话。

    “沐奈绪。”

    “怎么了?”

    “你在成为流离者之前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任务吗?”

    “没有啊,每个人获取的任务都不一样么。”

    “有相关的对吧。”

    沐奈绪嗯了一声点头。

    祁言仔细观察着这些尸体,若是邪教徒刻意为之,这些尸体该是作为进献给他们所谓圣物的祭品才是。

    调查官中心最新获得的有关邪教徒的仪式记录里,他们已然将魔鬼海当作了最终的归宿,将作为祭品的人杀死抛向魔鬼海,得到高级祭祀认可的邪教徒则被认定为有能力侍奉圣物,他们自己亲自投身葬海。

    可是,被杀死的人都没有被投海,这不符合邪教徒的行事作风。

    “气味……有气味。”祁言恍然大悟。

    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能够在《梦境游戏》里运用的潜能。

    他是在虚拟世界觉醒了对事物拥有味觉及嗅觉感知的人类。

    他闻了闻尸体,眉头一皱。

    “红色香料,没错了,与陆地巨船有关。”祁言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些尸体与海老当初所言一致,散发淡淡的香味。

    某种意义上,不断变化位置的陆地巨船已经再次移动,出现在了魔鬼海。

    祁言徘徊,现在能够做到似乎只有等待。

    他在等待的不仅仅是巨船的出现,更是额外任务中显示出的那双眼睛。

    天水一色,漆黑昏暗。

    尸体散发上香味经过这么长时间后开始变成了腐朽的气味。

    不易察觉的淡淡红雾从尸体身上缥缈成烟,很快淡化进入空气里消失了形色。

    “好漫长的等待啊,怎么还有这种任务,我还是第一次见呢。”沐奈绪无聊到爆地到处走到,离开《梦境游戏》成为流离者后她已经一年多没有接触了,没成想协助祁言第一次遇见的就是这样的任务,让她无奈。

    “说不定是梦控师想要考验我的耐心呢。”祁言说。

    “嘁,现在变成我们俩了。”

    闲聊之中,黏稠而又黑漆漆的海水产生了异变,有一阵潮水沸腾似的声音响起。

    “来了。”祁言轻语。

    魔鬼海的海面像是一层蒙纸,正在被下方浮动而起的一股力量抬起,掀起了一堵城墙般连续而巍峨的海幕。

    这到海幕背后,一艘巨船的轮廓半隐半现。

    怪异的声音浩浩汤汤的从四面八方传来,巨船上,海岸后方的森林,奎斯镇通往这里的道路。到处都是恐怖的声潮,如是各种动物,但是决然不是寻常的动物,它们像是进入了临死前的疯狂状态,嚎叫声连连。

    “有什么怪物,很多,过来了。”沐奈绪一面听着动向,一面轻声说着。

    “结束这个任务我就可以离开了对吧。”祁言在状况外的发声。

    “是啊。”

    “我猜测有玩家与我的任务有关联,据说离开这里很难,倘若其他玩家能够截断我的任务的话,也许能够获得晋升高级世界地图的资格。”祁言的太阳穴部位经脉跳动,他回溯着,那是2981年之前的思维记忆,某个零碎的片段。

    他模糊地想起,自己曾在那一段在《梦境游戏》的旅途中经历过同行者的背叛,当时号称与他任务相仿的候选者打断了他的任务,并成功截取了他应得的奖励。

    巨船露出了海幕,哀嚎的身形在高高的甲板上蠕动,那是一具具尸体,扭曲摇曳,张牙舞爪。

    这些尸体干涸了的喉咙里发出某种频率的话语,清晰而又涩口的传达进祁言和沐奈绪的耳朵里。

    “拯救罪恶的世界,是至高之神的事情,你们都是无能者,将被拖下海底深渊。”

    巨船还在缓缓行进,将要在十分钟左右抵达岸边,那上面的尸体化作的邪物里有一些如饥似渴得非常,它们跳下了甲板潜入了黏稠的海水,居然不受约束朝岸边游来。

    “准备迎击吧,训练你的成果。”沐奈绪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虽然是作为你的协助者,但是只是线索调查,并不支持武力支援哦。”

    祁言苦笑,“我怎么觉得线索的帮忙上也没多少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橄榄枝花纹雕饰的火铳出现在了祁言的手上,他说道“我先佯装迎击这些怪物,帮我看着背后。”

    “看着背后?其它正在赶来的怪物吗?”

    “不清楚,总之一有异样告诉我就是了。”

    先遣抵达岸边的邪物鱼贯而出,它们浑身上黏滑的挂满了海水,以及缠绕着粗壮的海草。

    腥绿的这些邪物口流黏液,寻着祁言的方向飞奔,双手挥舞着像是要将人撕碎。

    “砰,砰,砰——”

    火焰流弹飞射,飞奔的邪物承受着弹药依然前行,子弹似乎对他们无效。

    但这不是关键,祁言的目的没有止步于此。

    后方森林,嚎叫着的动物现身了,那是一群长着双脚的鱼,呜呜的发出毛骨悚然的声音朝着海岸迅猛地奔跑。

    祁言微微瞟了一眼,发现这群长着双脚的鱼正是特鲁老爷渔场里的鱼种。

    能让这些鱼变异的东西究其根源答案已然跃然纸上。

    除了那红色颗粒别无其他。

    当时进入渔场河水里的只有这些东西。

    “祁言,你要小心喽。”沐奈绪对即将腹背受敌的祁言作提醒,她自己则已经开启了作为流离者的权限,暂时解除存在感类似于隐身。

    “没问题的。我在意不是这个,别放松,留意其他。”祁言发动了他的火铳自带能力,流弹开始分射,对于每一具尸体邪物都给予了击中。

    然后他反身,朝着奔来的双脚鱼怪射击。

    子弹明明对于这些怪物无效,可他依旧死板的进行着射击,令替祁言观察异状的沐奈绪心中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