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六十三章 坦白
    “不……”

    摔落在地的脑袋,吃力地开合着嘴巴,生硬地说出了这个字后没了下文。

    长长的光剑被收回。

    祁言身心疲惫,看着四周的腐朽尸体缓缓湮灭,他转身挪动着步子朝自己魔魇世界的边缘走去。

    而他的背后,火燎的画面迅速退缩,空白又一次冲出桎梏。

    “他成功了。”魔魇世界边缘,一卷白雾流动着朝一处穿梭门移去。

    ……

    “伊甸”享有的独立虚拟空间世界,庄园内部。

    二楼的两处陡然发出了巨大喧嚣。

    一处是休憩区,奇梦八家和羽胜黒翊看见穿梭门之后走出来的男生身影俱洋溢了微笑。

    除了靠在椅背上的宏源,似乎有些失落,但还是挤出了勉为其难的笑容。

    另外一处,是合议席成员的独享空间,里面乱作一团。

    “李代表出舱了,但是……没有成功。”情报员向合议席的成员汇报战况。

    李代表出现在了他的位置上,表情呆滞。

    “李代表?你没事吧?”

    “你代表,你说个话啊。”

    合议席成员急切地问道。

    可是李顺治像是板硬的机器,生硬的扭头,看向一众看向自己的人们,好奇的目光流露,道“你们,是谁啊?还有,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我不应该在白木之槿吗?”

    “李代表,你到底怎么了?”

    “白木之槿?李代表你已经离开你的国家三年了啊。”

    情报人员惋惜的走上前,“各位天权者,很不幸,李代表在与祁言的思维对抗中受到重创,他的思维已经丧失了许多部分,可以理解为精神低幼化,李代表现在的实际智力可以倒退到了孩童阶段。”

    如闻此言,各位合议席成员皆噤若寒蝉,心事重重地落座,受到打击陷入沉思。

    “短短的时间,祁言就击败李代表?”

    “不可能,李代表的思维力量那么的强,即使是在他人的内心世界。”

    情报员继续详细汇报,“为了得到祁言的思维,李代表已经请示后发起了最高手段,停滞了现实世界的时间。所以真实时间流逝了大概一小时十分钟。”

    “是这样啊……”

    众成员只能以哀悼的眼神给予失去正常神智的李顺治最后的关注。

    李顺治的投影消逝。

    两名士兵进入了合议席代表办公室,在沉眠舱里拖出来了李顺治。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去哪?我要回家。”

    两名士兵像是机器闭口不言,以押解的姿态将李顺治带离。

    不久后,合议席草草离场,在羽胜黒翊的宣告下聚会结束。

    通过测试的骇客们欣喜的走出穿梭门,也有不少叹息哀叹的骇客情绪低落。

    祁言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又在列表里看到“未闻花名”的id黯淡后才退出了虚拟空间。

    ……

    网吧内,祁言在沉眠舱里透过透明的舱门看见了正在围着沐奈绪的三个男青年。

    他摘下了信息头盔,开启了舱门。

    爬出来后活动着长久躺着有些僵硬的身子骨,面带微笑的看着沐奈绪。

    听闻身旁沉眠舱开启声的沐奈绪立刻侧目,看见了走过来的人脸上阴霾顿清,“祁言,你出来了啊!”

    “是的,测试很简单,我通过了。”祁言无着那三个男青年,目光只盯着沐奈绪。

    沐奈绪亦是如此,“那我们走吧。这么大的喜事,我们可得好好庆祝。”

    “嗯。”祁言点头。

    那三个男青年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中烧的怒火无法熄灭。

    “嘿,小子,这是你女朋友?”瘦竹竿男青年抹着鼻子,拽里拽气地嚣张发问。

    祁言若是才看见他们三位一样,缓缓偏头看去,“不是啊。”

    “不是?那就是你朋友喽,我告诉你,你朋友刚刚对我们造成了伤害,现在需要赔偿。”瘦竹竿说。

    脏辫子男青年和另外一个男青年也露出凶悍的目光,企图先行打压祁言,让他乖乖听话。

    “赔偿很昂贵的,所以你还是先走吧,我们单独跟你的这位朋友谈一谈。”脏辫子推了推祁言的肩膀,示意祁言赶紧滚。

    “昂贵啊,那就不赔了吧。”祁言一脸天真的说着天真的话,沐奈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拉起了手朝门口走去。

    “喂,你这个小子不知道什么叫见血是不是!”

    那三个男青年暴喝一声,操着拳头追去,准备对着祁言的后脑勺就是一拳头。

    被拉着手的沐奈绪,感觉自己的情绪怪怪的。

    难不成突破了心中魔魇的人就会变了个人似的?这哪里像是落魄之人的祁言么。

    殊不知,祁言早已经恢复了些重要的记忆。

    被无视的三个男青年拳头刚刚挥出没多长,突然感受到下体一阵灼热感,似乎……着火了?

    “混蛋,怎么回事。”

    “哦吼吼,水,水!”

    “洗手间,快快快。”

    三个男青年捂着裆部,仓惶狼狈的跑向了洗手间。

    观看到这一幕场景的网吧顾客觉得又神奇又好笑,更是对走出去的那队男女感到好奇。

    出了网吧,两人沿着路边走着。

    沐奈绪稍稍挣脱了一下手,祁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松开。

    祁言刚刚莫名的有些触景生情了,觉得握着的不是沐奈绪,而是那时的她……

    “不好意思。”祁言说。

    “没事。”沐奈绪觉得气氛更怪了,这还是记忆被清除了的祁言么,明明换了个人似的。

    “沐奈绪……你……”祁言吞吞吐吐。

    “啊?什么?”

    “《梦境游戏》你知道么。”祁言抛出问题。

    沐奈绪有些紧张,按道理祁言不应该知道这么多才对,即使他通过了测试,打败了自己思维世界里的魔魇,可以让能力在现实中具象化。

    但是还没有到达足够的强大,知道的越多越是危险。

    “那个……你知道了什么……”沐奈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突然,祁言又一次拉起来了沐奈绪的手朝着霖下宅邸的方向奔跑。

    “沐奈绪,我现在是获得了流离者资质认定的候选者,而梦控师为我准备的专门协助员就是你!”祁言目视前方。

    沐奈绪这才缓解了心中压力,原来是他得到了梦控师们的指示,所以知道了她和《梦境游戏》有干系的身份。

    “原来是这样啊,那抱歉咯,瞒了你这么久,其实我搬进……”

    祁言打断,“我现在已经知道的,不用告诉我,只是,我通过魔魇之后似乎想起来了许多非常重要的记忆。”

    “啊?什么记忆?”沐奈绪放松了的心一下子又飞上了摩天轮的顶点,她好像在隐隐期待着什么回答。

    “我们好像,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呢。”祁言跑着,他似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说出来心里的话。

    沐奈绪偷偷笑了笑,但很快掩饰了下去。

    “还有呢?”沐奈绪问。

    祁言瞬间握着沐奈绪的手更紧了,“而且关系很好。”

    “有……有多好?”沐奈绪问完后觉得尴尬似的,有岔开了下话题,“还有,你慢点。”

    “不行啊,慢下来我觉得自己说不出口接下来的话了。”

    其实,沐奈绪也不想慢下来,她的心怦怦乱跳,也许只有这样的奔跑才能掩饰住乱跳上心和脸上的红。

    祁言接着说“你能告诉我,我们是不是以前认识啊。”

    “是……是的。”沐奈绪声细如蚊蝇。

    “呼。”祁言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

    忽然的急刹让沐奈绪撞了个满怀。

    沐奈绪刚想正回自己的身体,可是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脑袋,一只手抱住了她的后背。

    “其实,你的姐姐,已经离开了吧,包括,那残留的思维。”祁言说着

    “铭花町贩卖店的邂逅,以及之后的馈赠,其实都是你代替你的姐姐做的吧。”

    “其实,她,并没有……并不存在啊。”

    “你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

    “有些傻呢。”

    沐奈绪仰起了面庞看着祁言的脸,鼻子酸涌着很不是滋味。

    “我想帮姐姐,也想帮你,她没有完成的我都想替她完成,这个答案可以吗?”沐奈绪问。

    “当然可以,未闻花名!”

    “拉钩?”

    “拉钩。”

    “你不会把我当作姐姐的替代品吧。”

    “不会,因为你姐姐就是你姐姐,沐奈绪就是沐奈绪,只是……”祁言松开了些手的力度。

    “只是什么?”

    “我有时候还会在你是脸上看见她的昔影,所以,做出了什么……还希望你能打醒我。”

    “ia~”沐奈绪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地拍打了在了祁言右边的脸上,自己配着可爱的音调。接着,她笑靥如花,轻声问道“这样可以么。”

    祁言咕噜着吞咽了一下,努力不让自己失态,微笑道“好像不可以,你这样更容易让我……”

    “让你什么?”

    “吃掉你。”

    祁言说完,悻悻地松开手,大口的呼吸。

    ……

    霖下宅邸五十二号,晚九点四十分。

    两座沉眠舱里,祁言和沐奈绪躺好,戴上了信息头盔。

    “你现在已经拥有合法思维了,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天权者锁定咯。”

    “不,我在一个天权者口中听到了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不能松懈。”

    “嗯。”

    “那开始吧,我的协助员。”

    “是同伴。”沐奈绪纠正。

    ————————

    白木之槿国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