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六十二章 正式的思维对抗
    “并肩作战的岁月,重逢了。”祁言以右臂机甲没有御合的手触摸了下左臂特质的金属外甲,光滑的外壳和坚硬的质地,油然生起遗失的男人浪漫。

    “驱动简式外骨骼机甲么,未免太小瞧我了吧,这种折纸飞机一般如软易碎的玩具也妄想践踏天权者的尊严!”

    李顺治操纵这巨大的单眼怪物凝聚着黑洞般的门洞靠近到了足够的半径范围,拘束力急剧增长着吸引力旋绕了起来,而单眼怪物瞳孔即使这场漩涡的中心。

    祁言被牵扯往瞳孔间的“黑洞”,他迅速稳住,机甲足部弹射出的了附地的爪,扣住地面为他短暂的平衡。

    但这还不足以抵抗吸引力的牵引力量,“黑洞”霎那间释放更为强大的力量,外骨骼机甲下方祁言的身体被拉扯的阵痛频频传来,这股吸引的力量若是要将他直接从外骨骼机甲里给拽出来。

    即使不能达成这样的条件,吸引的力量也会产生更加离奇的牵引,对祁言体内的脏器进行了吸纳,首当其冲受到刺激最大的是心脏。

    祁言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要被生掰硬扯,被一双无形的手抽空,将他的心脏与他的身体分离。

    做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心惊胆跳,心里一阵高起一阵落下的滋味令大脑反馈给四肢不协调的感觉。

    外骨骼机甲不能受制于思维的操纵,显得笨拙,抓地的部件也缓缓的产生了颤抖,随时会蹦开让祁言摔倒。

    “我要吞噬你的思维!”单眼怪物内部,李顺治撕下了衣冠楚楚的所有表现,表情陷入狰狞,与丑陋怪物的面孔相似的闪烁切换。

    “释放进度,百分之九十九……”

    提示音结尾的时刻,也是祁言突感力量感爆棚的一刻,他的思维宛若凌驾在了他魔魇世界的苍穹之巅,以一刻从地面遥望如微渺的星辰睁开了“眼睛”。

    他利用这只“眼睛”看清晰了“黑洞”产生的引力场脉络,每一条每一丝的牵引力波动具象化着实形,哪里强大,哪里薄弱,一目了然。

    “好了,我们行动吧。”祁言聚精会神,外骨骼机甲的踝关节部位和背尾部位同时开启了阀门,喷射的气流形成了推动力,他高速掠动,沿着薄弱的波动冲刺。

    那只巨大的单眼怪物就是他要斩杀的目标。

    斩下他的头颅!

    思维的海洋爆发一样涌现山崩地裂的啸声,是外骨骼机甲,是祁言,是2981年已经死掉的祁言,三道弑杀一切的声音合一!

    蓝白色流线的残影如是一只游于大海的鲸,劈波斩浪驰行到了单眼怪物的脚下。

    “锃——”

    拔剑声震撼的响起,一把长约外骨骼机甲纵高度三倍的光剑出现了在祁言的手中。

    他紧紧的握住剑柄,机甲背部的喷射气流瞬息转向,朝下方喷射,为跃动动力,就这样,祁言如弹射而起的螳螂高高的跃飞跳到了单眼怪物的头顶。

    光剑握于手,纵劈而下,一记劈斩。

    光烁顿涌毁灭性的力量,从单眼怪物的头颅为点一点点渗透撕绽。

    巨大的瞳孔被光影弥盖,“黑洞”的形态被破坏,眼珠子裂开了细缝,腐烂的汁水流淌。

    蓝白色机甲覆身的祁言持着光剑平稳落地,单眼怪物至此划分为了两半,溃烂的肉与腐臭的汁液横流。

    消耗了能量的光剑缩短为了正常的剑身长度。

    一堆烂肉里,李顺治浑身粘着光滑的液体爬了出来,脸色苍白,面带灰暗。

    “是快要成功了么,你的思维将要归属你自己了吗?让我猜猜你的进度达到了多少,应该还没有呢完全成功吧,百分之八十多?百分之九十多?”李顺治抹去嘴角沾染的汁液,啐出几口唾沫,然后仰望天空,说道

    “思维的眼睛已经被你打开了吧,不然你不可能看的如此清晰,能够顺利近身,不过没关系,你终究是我的猎物。”

    他胜券在握的笑着,举起一只手对向了天空。

    他的手心冒出了黑灰色的雾,腾腾淼淼的冲向了高空,一举覆盖了那只为祁言的“眼睛”,思维的眼睛。

    祁言顿时失去了对自己魔魇世界的观察,比思维之眼没有开启前还要糟糕,之前最起码能看到浮表,现在是沦为瞎子,一切都黯淡。

    李顺治见到黑灰色完全弥漫了天,遮住了祁言的思维之眼,他无声的发笑,移动起来,步伐渐快。

    他在调整变换自己的位置,让祁言无法追踪到他的踪迹,他要出其不意一举扼杀祁言的思维,将他的思维吞噬,化为自己的思维力量。

    “天权者。”祁言不知李顺治的名字,他呼道,“你以为如此就能遁入黑暗?”

    李顺治没有开口,他相信祁言甚至能够依靠声音定位,只需短短秒钟对方的光剑就可以斩下自己的脑袋。

    一把延伸着天使翅翼纹路的光剑被他悄然凝与手中,李顺治提着这把剑猫着步子无声无息的贴近着。

    距离被拉近,由数十米到了十米、五米……

    距离足够了,李顺治双眼暴现鹰隼盯住了游鱼的光芒,没有华丽的挥舞,没有过多的技巧,光剑只是被他突刺出去,逼近的是祁言的喉咙。

    这是简式机甲薄弱部位之一。

    “锃!”

    鹰隼扑兔,兔子反而敏捷地反身,以壮硕的腿飞踢,以狠利的牙齿咬住了鹰隼用来攻击的爪子。

    在李顺治光剑即将击中的那一秒,祁言像是预先预判到了,他持着光剑侧步转身,剑锋陡转,祁言的光剑成功的横截住了李顺治的光剑。

    李顺治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发动能力下的无息贴近能被失去视线的祁言发现,且进攻被轻易的防守住了。

    “你是怎么发现的?”李顺治问。

    祁言像是从未失去过视线,从容不迫地答道“你身上的臭味。”

    “味觉?嗅觉?怎么可能!”李顺治局促不安地质疑。

    无论味觉还是嗅觉,都不可能在虚拟的世界中被主动窥知,哪怕就是在现实中,那都是遵循天权者运行机制的规律,人类才可以感受到不同的味道。

    吃梅子的酸味,吃榴莲的香味,吃豆腐脑的辣味或甜味……依照固化了模式,向人类传达不同的味道。

    “所以说,有些东西正在瓦解啊,可惜是你们,是天权者,是你们的运行机制,真正的一面不是你们营造的梦能够完全掩盖的。”祁言将剑锋反转,抵向李顺治。

    “你在说什么荒谬的话,怎么可能在与现实平行的虚拟世界,更烂的是在《梦境游戏》中感受到气味!”李顺治完全不信,也可能是他自己不愿让自己相信,他现在只想把这个人给杀死,让这个脱离了世俗规则的异类消失。

    短兵相接,双方的战意碰撞在了一起,两把光剑互相抵触,摩擦,撞击,都想让属于自己这一方的光剑刺进对方的要害。

    这需要考验的完全是对抗双方的思维力量了,他们都无法分心去释放其它能力,也无法分身去得以喘息。

    思维力量全部注入于光剑,剑鸣声不绝,释放出来的力量愈发强悍。

    不断推移的时间,不断消耗着的思维力量。

    坚持不下去的最先那一方要出现了

    李顺治的表情由狰狞渐渐转为了嘴角的上扬,因为他有些十拿九稳的确认祁言的气息出现了紊乱,这证明祁言快要抵抗不住了。

    这个属于祁言的魔魇世界灰暗聚拢降临,更加的黑暗。

    “你完蛋了,湮灭你的思维吧。”李顺治压低着声音轻轻说道。

    祁言不动声色,他没有放松,依然持续且往剑体输送愈发细流的思维力量。

    好像有些竭泽而渔的没落意味。

    枯竭了的思维力量一丝丝被榨取,终快要结束。

    “释放进度,百分之一百。”

    祁言的耳边响起了提示音。

    他竭力地说道“我,完成了呢。”

    “那又如何,就算你之前达成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进度,现在达成了百分之百,也依然是个弱者!这不是指你的思维力量,而是你愚昧如卑微的虫子,笨脑袋是发挥不了这种力量的!”

    李顺治抵持着剑柄的双手上移了一些,以方便更牢固的使出力量,他不留余力的释放了存余的思维力量。

    “抱歉,你的数学能力好像不太好啊,百分之九十九与百分之一百之间相差的可不是百分之一啊!”

    祁言全身肌肉紧绷,前所未有的能量泛溢在身体上,覆合在身上的外骨骼机甲因加持力度过载崩坏掉落在了地面。

    无需外在的辅助设备,他就依靠着自己的思维力量如鱼得水的再度挥起了手中的光剑。

    耀眼的光芒夺去了阴霾的灰暗,祁言的光剑在增长,那数米的长度以可怕的速度抵达到了李顺治的脖子,穿裂,继而插过……

    ————————

    思维之眼众生的思维受制于天权者运行机制的监管,他们的用来看清和掌控自己的思维的眼睛即是思维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