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六十一章 流言蜚语诛灭人心
    “祁言他没有再动用能力,是因为看穿了么。”

    “应该是的,进度正在增长,即将达到百分之八十。”

    “魔魇一旦被看穿就失去了威胁,其实这才是真正通过考验的办法,依靠各项能力和武器通其实不能够成长为真正的流离者。”

    奇梦八家窃窃私语。

    “释放进度,百分之七十九……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八……”

    视透眼镜的显示与耳边的环绕声,提示着流离者和祁言最新的进展。

    他即将达成测试的目的,激发出更高的恶意值,成为拥有流离者资格认证的候选者,取得合法思维后能力将可以在现实世界运用。

    “马上就要成功了,等着吧,我回来了。”祁言静静的等待着,那由他心中魔魇升起的焚天世界正在瓦解崩溃,白色的主调扩散着。

    “释放进度,百分之九十……”

    机械化女声的提醒戛然止息。

    耳畔清清静,却心里烦躁突起。

    怎么,停了?

    不光光是祁言,休憩区的奇梦八家和羽胜黒翊都产生了这个疑问。

    “黒翊族长。”负责监测祁言所处独立空间服务器的人员发话,“发现有异常信号进入了《梦境游戏》,前往的正是祁言所在空间。”

    “是巨型嗜血者那次隐藏的祸端吗?”一家长发问。

    “好像不是,就是刚刚出现的。”

    “不可能,那是祁言思维打造的魔魇世界,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空间,怎么可能……难道,是思维?有人单纯输入自己的思维进入祁言心中的魔魇世界了?”长一家族的家长惊叹。

    “这人疯了?”

    “在每个候选者的魔魇世界里,他们的思维力量都是自我最强的状态,进去的人一旦引起对方情绪紊乱必然死于非命。”

    “严重的还是位落魄者,应该不会是我们自己的人吧。”

    羽胜黒翊分析着可能,幽然说道“天权者,应该是天权者,他们企图从我们手中夺取祁言,这个潜入祁言魔魇世界的人想要让他再度尝受失败挫折!”

    “黒翊前辈,要不要终止进程?”

    “天权者运行机制每十年一次才会让我们对获取合法思维有可乘之机,错失了这次的时机又得等待啊,现在已经进行到多少了?”羽胜黒翊不愿放弃的低声发问。

    “合法思维的攫取进度为百分之九十四。”监测人员汇报。

    “那就继续,我们只能期待祁言,相信祁言,他肯定可以击败自己的魔魇。”羽胜黒翊诚心诚意的祈祷道。

    而在一旁听取到似乎对祁言情史不妙的宏源,看戏的目光多了几分。

    ……

    科技感渲染着的舱室内部,西宫良坐在椅子上,心思不沉,有些浮躁。

    耳麦电流紊乱的嘈杂声终于停止,他急忙开口

    “童京,你成功进入了吗?”

    “是的,幻化作‘白雾’才勉强抵达祁言心中魔魇世界的边缘。”

    “看得清么。”

    “大致可以看见,可是有些奇怪。”

    “怎么了?”

    “已经即将化为空白的世界又燃烧起来的剧烈的火焰。”

    “好,等一下。”西宫良看见了自己视透眼镜上监测部门发来的讯息,“我知道了,是天权者,他们有人单纯凭借思维进入了魔魇世界,看样子是想阻止。”

    “需要我从旁协助吗?”童京试问。

    “不必,我要看看他的实力。”

    “明白了。”

    ……

    再度燃起的焚天大火喧嚣了整个世界,一个巨大的魔魇在火焰的帷幕背后禹禹独行地走出。

    是一只比之前大两三倍的单眼怪物。

    “还有么。”祁言握紧双拳,死死盯着火焰帷幕里走出来的家伙。

    这只单眼怪物的躯体形象无法泯灭,不能看穿,无法直视其内部的面孔。

    嘲笑讥讽的声音比夏日蝉鸣聒噪千百倍的响起,那巨大的单眼怪物倘若露出了祁言正中下怀的笑容。

    “你没醒,也无需醒来,你生活于现实,不是梦中,苦苦挣脱着什么呢?”巨大的单眼怪物停止了发笑,向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主人祁言传达着魔音。

    “那我怎么觉得这是一场梦,而且是一场噩梦,我没想过醒来,我目前只是想将这场对于世人来说是噩梦的循环扭转为美梦,不,平凡的梦都好得多。”祁言一字一句的陈述着内心的想法。

    “好伟大的梦想呢。”巨大的单眼怪物内部,是李顺治的思维操纵,他不急不躁地将一道思维灌输向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

    蓦然,祁言眼前的画面里大部分的空白沦为了漆黑。

    是焦黑的烟与灰烬纷飞在血腥弥漫的黑夜。

    一栋起了烈火的高楼,一间房屋内。

    一对夫妇顽强的反抗着入侵进入他们家中的士兵,这些士兵失去了亲民的形象,依靠武力抢夺夫妇死死护在包里的东西。

    楼下聚集着记者和不知状况的观看者,耐心的警察劝导着群众离场,并且在楼下围起了水泄不通的人墙。

    “哎,听说了么,祁天义教授和他的妻子私下非法转移了军方研究所的资产,数额高的惊人。”

    “不止,还有军方的研究资料和成果呢,他们夫妇将这些统统贩卖给了最近在社会引起暴乱的恐怖分子手里。”

    “啧啧,人面兽心啊,世界政府给予他们这么优渥的条件也不知道满足,真是贪婪。”

    “嘿,你们说巧不巧,军方来逮捕他们的今日大楼起火了,那些士兵还上去救他们,照我说啊,不如活生生让他们烧死在里面,自生自灭。”

    “呸,侵占了我们纳税人那么多的财产必须送交军事法庭,怎么能便宜了他们。”

    多舌的“鹦鹉”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却犹如魅惑的妖怪,能够妖言惑众。

    有记者已经上去抱着求真的态度播报这些“鹦鹉”从他们官方渠道获得了第一手资料。

    “祁天义教授和他的妻子真的如你们所说的这么做了吗?”

    “应该是的吧,街坊都这么传的。”

    “肯定是的啊,我十分钟前都看见士兵拿着逮捕令上去了,谁知道突然起了火。”

    “话说逮捕令不应该示众的吧,你怎么看见的?”

    “那这个东西……我就不清楚喽,也许是人家士兵直接揣在身前的么,诶诶诶,别拍我,人家说的是真的啦。”

    诛心之论声声刺耳,杂乱无章的在观看者之间潮起潮落,转头、回头、正望……无论你看向哪里,总能一眼就看到一张脸,一张嘴,在兴高采烈的说着其得到的消息。

    “谣言,这些全是谣言!他们在胡乱说话,他们怎么能那样说他们!”祁言看着、听着这些令人心碎的东西,泪恣意占领了脸庞。

    “是啊,真是一张张丑陋的脸,一张张卑劣的嘴呢,他们都愚昧的虫子,怎么能体恤到为世界远转操劳之人的辛苦。”撺掇祁言意志的魔音寻着空隙响起。

    祁言泪流不止的当下,还没有混乱了思维,依旧有着心中坚定的一个方向,只是非常的痛心疾首,外加稍稍有些迷惘,他不懂得这些不知情的人为什么要发出恶毒的言论。

    李顺治看见了祁言表情中带有着的失望,继续火上浇油。

    “让他们这样的虫子活在美梦里,他们配吗?只有像我们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啊,不要听信流离者的妄谈了,他们注定以失败收尾,与我走出这里,你祁言将可以站在天权者运行机制的顶峰,获得合议席的位置,俯瞰风景。”

    魔魇世界的边缘,一层迷蒙的白雾发出低低的嘲弄笑声,“这种低端的言谈,都是我玩剩下的把戏啊,对于祁言……呵。”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么?”祁言面色阴沉的抬起,双眼骤然冒起腾腾的意气。

    突然被这样的转折,被这样的反问,李顺治诧异分秒,熟稔的切换了说话的风格,壮志凌云地回答道“当然!”

    “那你呢,你也是这样的人么?”祁言的嗓音有些浑浊,有些病态。

    “是的。”李顺治回答着,目光流转为试探。

    “不,你不配!”祁言以李顺治说过的话发起反击。

    他周遭的气场瞬间转变了,阴霾被扫去,斗志昂扬,焚天的烈焰卷起了缭乱的火舌,像是来临了一场洗涤灰尘的暴风暴雨,这场烈火将要被熄灭。

    “真是的,哈哈,真是的,你还是有趣的人呢,2981年的你……哦哦,恐怕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从未成长呢。”李顺治癫态的发笑,巨大的单眼怪物睁开了瞳孔里撕裂的黑光。

    形成一道幽暗的门似的,要将祁言整个人给吞噬掉。

    李顺治操纵着单眼怪物快速竞走,冲向祁言,“天权者运行机制最新被发现的秘密,他人的思维将可以作为食物被进补,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将你的思维力量交出来吧!”

    祁言风轻云淡的一笑,思维力量爆发,他的身躯上,衣物被无形的剪刀剪碎似的破碎,接着,一具蓝色与白色为主旋律基调的外骨骼机甲覆在了他的身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