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六十章 心中的魔魇
    火焰焚烧的余烬漫卷在空中,迷乱了视线。

    单眼的怪物以一张唯一可以做出表情的嘴巴拧出了不和善的笑容,脚下践踏着的尸体被它们重又使用粗壮的臂膀高高的抛起,血腥的残暴画面让人不忍直视。

    “该死,该死!”祁言掏出了火铳,子弹纷乱的射出,却只能像钢钉击打在结实的钢板,俨然乏力。

    可他失去了理智的判断,依旧不停扣动着扳机,一发发流焰的子弹喷射着,砸在单眼怪物的躯体上又颓废的落下。

    单眼怪物只觉挠痒痒一样,吼声转而充满了不屑的讥意。

    火焰烧得更加剧烈了,单眼怪物的身躯慢吞吞的移动在火焰的帷幕里,它们的身躯足以抗衡火焰的灼热,相比于轻而易举杀死祁言它们仿佛更喜欢享受着看着一个人临死前水中捞月般徒劳的挣扎。

    “咚——”

    被延长了的声音,两具被抛至高空的尸体重重的落在地面,震起灰尘和灰烬。

    ……

    庄园阁楼内部,一楼等待的区域只剩下仅仅数十人在观望。

    其中正站在一处大理石柱旁边的沐奈绪翘首以盼着什么,她在等待着流离者测试楼梯口祁言的身影出现。

    “不可能啊,只不过是获取合法的思维么,怎么会如此之久?”沐奈绪碎碎念的自说自话。

    二楼的玉石围栏背后,天权者一派和流离者一派早已没有踪影。

    安静的一楼区域听不见两处测试区里面的动静。

    一阵靴子踩地的脚步声传来,众人目光回盼,是一个面孔极度帅气的男生,分割比例协调的脸型像是用雕刻刀打造出来的工艺品。

    “喂,这家伙不会是该换了自己的面容吧?”

    “不可能,这是伊甸监管下的私服虚拟世界,被添加的机制是完全投影自身形象,不可能会更改的。”

    “我去,这也太气人了。”

    有些不以报酬目的而来的骇客在等待区看见了来者,醋意很重的低声谈论。

    “童京,你怎么来了?今天你不应该负责《梦境游戏》出现输出漏洞相关事宜吗?我听说输入端头就在樱之暮府诶。”沐奈绪瞧着走来的童京发问。

    童京走到了沐奈绪身旁,仰望二楼见没有人影,目光遂盯向流离者的测试区楼梯口,“没错,是在樱之暮府,而且我已经找到了漏洞所在的具体端口。”

    “童京你好端端的来此,难不成是在这?”沐奈绪表示惊讶。

    “当然不是,中立的伊甸怎么会办这种傻事。”

    “我说也是么。”

    沐奈绪耸耸肩,想当然的回答,可童京接下来的一句话令她猝然不备。

    “端口即是祁言家附近,也许就是他的沉眠舱。”

    沐奈绪犹疑了一下,笃定答道“不可能,我可是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他的。”

    “别激动。”童京的目光缓缓转移到沐奈绪的脸上。

    “我,我没激动,我可没有担心他,只是害怕你怀疑我么。”沐奈绪的眼睛闪烁着狡辩的余光。

    童京没有深究,语气和睦,“怎么可能是怀疑你,也更不是怀疑祁言,我想是有谁对祁言的沉眠舱做了手脚,所以天权者才可以往《梦境游戏》里输送他们制造的数据。”

    “巨型嗜血者不是已经摆平了么。”

    “那只是他们刻意显露给我们的。我想,还有许多已经输送进来的隐藏数据没有显现,这些都是随时可能会爆发的威胁,候选者的培养计划因为这些隐性威胁的存在可能毁于一旦。”

    “那……现在我就回去拆了祁言的沉眠舱,给他换一台呗,我想我已经猜到动手脚的人是谁了,只是麻烦你们早些找到隐性威胁并且排除,流离者研究部的大帅哥!”沐奈绪像指挥军马的大将军,十分器重的拍了拍自己器重的爱将童京的肩膀。

    “不,用不着换。”

    “什么?”

    “留着,研究部已经介入了监管,说不定能够找到天权者一些秘密也说不定。”

    “真的没关系吗?”

    “真的,没关系。”童京向流离者的测试区走去,头也不回。

    “喂童京,你干嘛去。”沐奈绪对于童京的做法感到很不靠谱,至少万一存在对沉眠舱使用者的危险么。

    “看一看我们的落魄者,能不能再度突破……”童京的声音利用耳麦传输到了沐奈绪的耳边。

    “什么!”沐奈绪突然被吓到,接着如同被激怒的小狮子,对着耳麦呼道“你们这次的计划不是以测试为名目为祁言和其他高资质玩家获得合法思维吗?为什么将祁言的突破计划提前了?他的罪恶值不是已经达到了十五了吗?”

    童京的身影没入了穿梭门一半,他面无表情,十分耐心的给予答复,“十五,就足够了吗?这可不及他当年的一半,纵使那时的他都不能保自身周全,你以为现在的他够资格了吗?天权者反渗透愈演愈烈,让祁言变得强大刻不容缓。”

    “心中魔魇的测试是吧,那可能会死的啊!你不知道他目前最为关键的能力还不稳定吗?现实的交错路口发动之后复刻之物可是会出现在现实的!”沐奈绪的投影已经开始虚幻,她正在退出伊甸的虚拟世界,回到现实。

    童京极其镇定的言语响起在沐奈绪的耳边,“当然知道,可是,一旦如此就不能激发他真正的潜力了,十五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弱了。你自己先冷静再好好考虑一下吧,你现在去仓库是帮他还是害他。”

    网吧内,沐奈绪已经摘掉了信息头盔,正起了一半的身体僵住了,她慢慢弯曲身子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眼睛有些红肿,似乎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

    这让一个漂亮的女孩看上去楚楚可怜,如同被谁欺负了似的。

    单薄的丝袜勾勒着腿型,梨花带雨的面庞衬托着淡淡的忧伤。

    三个着装夸张的青年刚刚包夜结束,从沉眠舱起来后经过看见了很悲伤的沐奈绪,不知是困意迷糊了大脑还是本就精虫上脑,三人笑眯眯地走到了沐奈绪的沉眠舱边。

    “小妹妹,一个人吗?”留着脏辫的男青年问道。

    沐奈绪置若罔闻,埋着头在双膝上。

    “是不是失恋了啊小美女,没事的,天底下男人多的是么。”个子不高,瘦得跟竹竿似的男生一双眼睛眯眯地看向了沐奈绪丝袜包裹着的双脚。

    沐奈绪心情正不好,可也不屑于搭理这三个小痞子,堵着的嗓子不舒服的开口说道“我心情不好,你们赶紧滚。”

    沐奈绪这样低低的嗓音全被三个青年当作软糯的发泄了,心里更是激动得不行,一双双眼睛盯着得更加不遮掩,赤果果。

    留着脏辫的青年一只手慢慢靠向了沐奈绪的背,准备做出拍着女孩的背那种安慰的动作,嘴上已经说着安慰的话,“小妹妹,心情不好就要发泄出来么,没事的,哥哥我听着呢,你再多骂几句都没事的,继续嘿嘿。”

    沐奈绪摸了下自己的眼角,带着冰冷的眼神抬起了头,恢复了嗓音霸气的吐出一个字,“滚!”

    脏辫青年伸出的那只手刚快要触碰到沐奈绪的后背,一下子被吓得缩了回去。

    这时,网吧里一些不在沉眠舱当中的顾客见到了这边不寻常的一幕,投来关注的目光。

    三个青年拉不下来面子似的,打着退堂鼓的心又回到了原先。

    “小妹妹,哥哥和你这么好好的说话你也不能得寸进尺么,你吼这么大声,我的耳膜都被你震破拉,你可要赔偿的。”脏辫青年用手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做着一副受伤的表情。

    “就是啊,小妹妹。是掏医药费赔偿呢,还是……”另外两个年轻帮衬着,贱兮兮的笑着。

    ……

    “不知死活的渣子,你妄图僭越天权的伟大机制,死路是你唯一的通途!”

    “你得死,你的父母投身于梦控师也该死,你们都得死!”

    一个个单眼怪物在祁言的视线里扭曲变形,它们的身形和面孔变幻了,变成了一张张人类的面庞,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模样。

    祁言藏匿在心中的魔魇,其实就是杀死他父母的天权者,他自己陷入了疯狂,将这些人幻化作了自己眼中的怪物。

    但是,仿佛又没有什么不同呢。

    单眼的怪物,与变回了原样的天权者面庞,都是一样的值得他厌恶。

    即使有了人类的脸庞,这些人的脸上也是无比的丑陋憎恶。

    他们还在说着理直气壮的话语,发出持续不断的嘲笑声,龇牙咧嘴,表情狰狞。

    疯狂开射的祁言随着自己看透了虚幻的怪物而见到了被藏在自己心中真正的憎恶对象清醒了下来,橄榄枝延展于黑漆漆的枪口散着白淼的烟气,他收回了火铳。

    “咻——”

    风拂过了火焰潮焚烧的画面,残损的建筑,夫妇的尸体,变为人类的怪物,逐一烟消云散,像是一副沙画,被风扬起,只剩下了空白。

    终于直面到自己真正的恐惧,不再逃避了的祁言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一抹梨涡又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