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五十九章 种种意外
    一楼的测试行进有序的开展着,骇客与遮掩下的候选者们择选过天权者和流离者的测试得以通过后基本都不再去第二家。

    因为双方都给予了通过测试者满意的报酬。

    二楼休憩区,天权者一众在李顺治的带领下进入了属于他们的私人空间,所有人在偌大的圆桌依次入座。

    “李代表,祁言那边我们怎么办?”

    李顺治沉心静气,“别急,你们不觉得我们监管下的天权者运行机制运行了这么多年来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纰漏吗?”

    “是主疲惫了?”

    “主不会疲惫,不会犯错,永远不会。”李顺治摇头。

    “那不就是梦控师那帮乌合之众控制到了许多优秀的骇客,攻破了不少运行机制的漏洞。他们依靠这些漏洞为他们寻找到强大思维者获取合法的流通资格。”

    “我们苦苦守着天权者运行机制,自认为是最靠近主的虔诚者,可是假以时日,若是梦控师比我们更早参透了天权者运行机制,你们觉得主会怎么做?”李顺治虽然说话的语调很平淡,但眼底忧心如焚。

    “主会……抛弃我们?”

    李顺治坐直了身子,双手抵在桌缘,“迟迟未能参透主之旨意的信徒被抛弃或许是主最大的仁慈,我们应当感谢,但合议席研究部门最近发现了不得了的机制秘密。”

    “什么秘密?”

    “嘘。”李顺治忽然目光一寒,环视了一圈正脸凑向前的合议席成员,这些真正能够拥有天权者称号的人物。

    他手抬手落,一把藏匿在袖间的信号扰乱枪发射了出去,命中了在圆桌边坐着的一位合议席成员,顿时这位成员的影像在这片虚拟空间消失。

    “是奸细吗?”

    “梦控师派来的?”

    “太可怕了,他们竟然已经渗透得如此之深。”

    唏嘘声低起。

    李顺治没有放松心情,任然保持着高度的怀疑心警示地环顾,“呵,我知道,在我们不断扩编的合议席之中非常可能混进来了不只一名的间谍,刚刚那位在我想要说秘密的时候偷偷开启了自制的录音系统才被我发现,诸位,若是你们当中还有臭虫可千万不要露出马脚,否则可不止被驱逐这么简单了,相信我,即使花费一定的代价,我也会让你们的思维彻底湮灭,无法复生。”

    李顺治说话的语气和眼神宛若凶猛的恶犬,将要硬生生撕扯下叛逆者身上的一块血淋淋的肉,接着扯碎骨肉,嘎嘣嘎嘣的嚼碎咽下肚子。

    合议席,现实世界最为高级的组织,其安全性当为固若金汤,可是时过境迁,坚固的城墙似乎也飞进了蛾子,他们也许是扑火自取灭亡,也许是要钻进统治者的心肺中破坏掉运行的枢纽。

    见着合议席成员因为方才他的言论谈虎色变,皆心怵地看向彼此,气氛变得骤然压迫性极强,李顺治笑了笑,缓和着大家紧张的情绪开口道“即便如此我们可也不要自乱了阵脚,不要忘记了,我们才是最先、最为正统得到主眷顾的虔诚信徒,天权者运行机制还在我们的手中,目睹着现实世界的运行规律,成千、成万、成忆的思维都在我们的监管之下,营养舱里的躯壳更是在密不透风的看守着,夺取主对于我们的恩赐,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

    “驱逐他们躯壳,湮灭他们的思维!”

    “没错,这是我们经营着的世界,这是我们守护着的良序!”

    ……

    高涨的战意被激发,合议席成员们无不在滔滔不绝的拍案而起,当然,其中也许正隐藏着某位不属于他们的成员,像是优秀的演员进行着天衣无缝的表演。

    “好了,大家能振作起气势来非常好,现在我来告诉大家合议席研究部门的最新发现。”李顺治说。

    “等一下李代表……我们当中……”

    “还是不要告诉我们了吧,这太危险了,会暴露的。”

    李顺治干笑了一下,“不碍事,秘密分享了之后不就不是秘密了么,更何况我相信我们当中的臭虫会乖乖听话的。”

    他不再顾虑其他,往下说道“人类的肉体之中,我们将器官、血液等等可能移植的部分作为商品买卖外,除了这些,研究部门发现了天权者运行机制里面蕴藏着更加丰厚的宝藏。”

    “这份宝藏即是我们现在世界运行至今的核心,思维!”

    “已经在实用当中的,我们可以让优秀的思维贮存,需要的时候将其复活在虚拟世界,再度让其成长为我们需要的模样,亦可以让思维注入新的不属于其的肉体,从而在真实重生,这两种方式都是为我们所用的最大保障。”

    “但是这里面也有着不可避免的风险,梦控师能够利用他们已经掌握的漏洞攫取一定量属于合法的思维,也可以组织突袭抢夺注入了思维的躯壳,诸位,新发现也就是我现在要公布给大家的秘密解决了这个问题!”

    合议席成员无比激动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延颈鹤望。

    “李代表,我们监管下的祁言的思维正在被提取,应该是梦控师他们在祁言通过思维测试正在将他们的思维合法化。”

    正准备告诉合议席成员秘密的李顺治,耳朵里响起来了情报员的声音,他目色渐沉。

    “李代表,怎么了?”

    “说来听听啊。”

    合议席成员看着抿口不言的李顺治心急如焚。

    “祁言的正在被提取,将被控制于梦控师手里了。”李顺治轻描淡写的吐出。

    “什么?”

    “这么快的么,那我立刻组织手下进行拦截。”

    “估计没用的,这次的思维力量很强大,梦控师定然做足了万全之策,没办法了啊。”

    合议席成员沮丧的叹气。

    “不要紧的。”李顺治冷笑说道,“既然他们利用漏洞获取合法思维记录,那么我们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李代表,准备完毕了,您是亲自前往么?”一人在李顺治耳边附语。

    李顺治微微颔首。

    ……

    《梦境游戏》已载入……

    “落魄者祁言,恶意值点数15,释放中,进度百分之七十七……”

    梦如舍身去魄,怪厄的幻影浮现在自己的眼前,缭乱的纷火飞扬着灰烬洒在倒下的夫妇尸体之上。

    丑陋的怪物伸出佝偻的爪子,划破了少女素净的肌肤,红色的血珠圆圆得滴落,嵌入少年深深的泪痕,留下灼烧般的烙印。

    “父亲,母亲……”睁开负罪感深厚的双眸,明亮的眼孔里面倒映着的是毁烧的建筑弥漫的烟火。

    流离者休憩区里,奇梦八家交谈着。

    “快要成了啊,如此强大的思维力量。”

    “确实很强,我们都不能窥探到祁言在《梦境游戏》中经受测验所经历的过程。”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祁言必定能够穿越迷惘,成为了拥有流离者资质的候选者,我们敬请期待吧。”羽胜黒翊轻声道。

    画面是纷扬的焰火,和倒坍的家园。

    祁言慢慢恢复着知觉,他清理掉压在自己身上的烧焦的木棍,重又站起。

    “第二道穿梭门后的测验,即是《梦境游戏》给予玩家的梦魇么。”祁言低语,“上一次我看见的也是这些,这一次,我得击败他们,我心中的梦魇。”

    “滴答,滴答。”

    “啊呜!”

    血流不止的声音,怪物嘶吼的声音,焚烧的声音,统统混乱在一起。

    一层火幕背后,祁言被扭曲着身影渐渐清晰,出现在了一头粗臂的怪物面前。

    那怪物只有一颗巨大的眼珠,浑身像是礁岩一般漆黑坚硬,锋利的爪子布满了磕磕巴巴的颗粒,嘴巴喷薄出的尽是腐朽的味道。

    “现实的交错路口,发动。”

    “熔心,发动。”

    单眼怪物的坚硬背脊和爬满刺锥一般颗粒的手被判定为了武器,高温开始产生熔化,焚裂着怪物的手臂和背脊。

    很快,怪物的身体如是爆发了的火山,满身游裂起了通红的纹路,像是随时都会爆裂,粉身碎骨。

    “啊呜——”

    除了这头单眼怪物外,更多的怪物朝他靠拢,十头、二十头……更多。

    祁言的嘴角上翘,继而这些单眼怪物在他预料之中的浑身亮起了虚幻的光泽,就像是一架巨型的仪器在对它们的身体进行着扫描。

    这些单眼怪物正在被进行着复刻。

    时间过去了七八秒钟,祁言一看着一步步围拢自己的单眼怪物,听着耳边咔哧咔哧磨牙吮血的声响,不安感瞬起。

    这些怪物的复刻之物迟迟没有出现在他的身旁!

    “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实的交错路口,不可能失效的啊!”祁言左转头,右转头,又回望,那属于单眼怪物的复刻之物始终没有现身。

    单眼怪物的巨大瞳孔冷泛起了萤绿色的光芒,幽幽的杀意聚拢着,最前列的两头单眼怪物伸出起重机一般沉重的脚掌践踏在了倒在地面上一对夫妇的尸体上。

    “噗——”

    一团包装完好的番茄酱被挤破似的,发出清冽的回响,却无比震撼祁言的内心,跌宕不息。

    “不!”祁言难尽苦痛亦或是饱受折磨的歇斯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