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五十七章 一巴掌拍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哎?你们,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恨得牙痒痒的宏源闻感受到了空气中仿佛飘散的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重又抬起目光环顾时发现奇梦八家的诸位以及他的父亲都在以一种看着罪人的神情盯着他。

    盯,持续着,进而让人不寒而栗,瑟瑟发抖。

    “父亲,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

    “ばか野郎!”

    火辣辣的灼痛感游走在他左边的脸上。

    屈辱?难堪?不不不,旋绕宏源心头的只有懵逼。

    玉石围栏背后羽胜?翊的投影已经消失,接着是宏源的投影消失。

    裕光町羽胜家族私宅,羽胜?翊爬出了他的沉眠舱正站在另外一座沉眠舱前,刚刚被他从沉眠舱里拽出来取下信息头盔后甩了一巴掌的宏源束手无措的愣着。

    祁言,祁言到底何许人?不是一直被自己踩在脚底板蹂躏的垃圾吗?甚至都能被自己的妹妹川芳子一介女流欺负成球玩弄,难道……难道他是父亲的私……

    宏源慌张之下的心理活动被羽胜?翊重重的咳嗽声打断。

    “父亲,我给你拿药。”宏源即使憋屈也得逆来顺受,正转身前去柜台取药。

    “用不着,这是被你气的。”羽胜?翊叫住了宏源。

    宏源低下头,双手交叉道歉道:“对不起父亲,是我混蛋,是我做错了。”

    “错?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

    “不,不清楚,但我想是与祁言的身份有关。”埋着头不敢抬起的宏源小心臆测着,“是奇梦八家之中的哪位公子么?亦或是……”

    “蠢材。你在《梦境游戏》里吃了瘪早晨才清醒,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祁言能在《梦境游戏》里重重创伤你,就能在现实里要了你的命,不,不对,现在的他还没有苏醒,但是也会有其他人,就比如觊觎讨好的奇梦八家,他们都巴不得在梦控师面前邀功定要将口出不逊的你揍得半身不遂。”羽胜?翊气冲冲的说着,但毕竟是自己家族最后的独苗,骂着骂着生出感慨,“宏源啊,你才接触到更加真实的真相,难免不懂规矩,幸好我及时把你打醒了,否则真的让你说出那对祁言不敬的话给奇梦八家听见,他们只是稍稍添油加醋给一些老顽固们听,我羽胜家族好不容易得到的振兴机遇可就飞走了。”

    “父亲,是我鲁莽了,我今后肯定沉住气听取您的意见之后才发话。不过父亲,梦控师是是么样的人物?能让父亲您,能让我们羽胜家说兴起就兴起,说陨落就陨落?”宏源将自己吃的此次闷亏权当作轻狂的代价,平心静气下来后提问。

    “这还不是你要了解的,但我已经告知你了,奇梦八家的家长和我都是流离者,而我们流离者受梦控师管制,明白了吧。”

    “明白了,那祁言呢?父亲你还没有明示。”

    “祁言呐,是梦控师都器重的人才,切记,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梦境游戏》中,遇见他要么选择绕道要么亲近拉拢,永远要在他面前展现出我们羽胜一族谦卑的形象。”羽胜?翊语重心长地说道。

    “谦卑么,好的父亲,我记住了。”宏源舒放着的手,几根手指弯曲发力。

    “嗯就这样吧,马上就要开始了,有关你今后路途和祁言的事情晚上在详细些告诉你吧。”羽胜?翊躺回了沉眠舱,戴上了信息头盔。

    “是,父亲。”羽胜宏源一点点将苦闷排出,接着回到了沉眠舱。

    两道身影先后返回了玉石围栏之后。

    羽胜?翊见着奇梦八家八位家长看过来的目光连连作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诸位家长,不好意思,我的儿子因为近日才继承小女的资质进入《梦境游戏》精神受挫了些,刚刚胡言乱语还望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没事没事,令公子会有这样失常的反应实属正常,不少新人玩家可因为在游戏中受到打击过大怀疑人生直接崩溃了呢。”长一家族的家长帮忙打着圆场。

    “是啊是啊,我们能够理解。”

    “?翊族长,那我们就静心投入对祁言的事情上吧。”

    “嗯。”

    一楼区域,所有骇客都整理好表情依次站开,严阵以待的抬头望向二楼。

    这些骇客都带着各自的期许,冲着百万新币的工作而来,他们估计着遴选的规则也是需要经过测验,他们摩拳擦掌有些跃跃欲试。

    “各位骇客界的精英,你们好,我是天权者军事政治联盟的代表者,李顺治,没错,就是意味着你们当中的幸运儿将会为世界政府合作。现在大家在心中做好预算,接下来愿意为世界政府效劳的请在左侧楼梯口排队站好。”天权者代表李顺治不谦让地率先发话。

    羽胜?翊觉得今日气势如虹,除了刚刚被自己的儿子气到外,他站在玉石围栏后,发出洪钟般力量感十足的声音,“大家好,我是来自樱之暮府的羽胜?翊,一个黑道家族,大家没听说过不要紧,但应当知道奇梦八家,没错,你们当中的优胜者将可以选择为黑道家族服务。”

    可能是因为黑道的提出,来自世界各地的骇客中不少发出唏嘘声。

    这时候羽胜?翊语气温和了许多,恰当时机的抛出下一段话,“哦对了,顺带提醒一下,黑道在我们樱之暮府可是完全合法的,不然我们早就被站在我们对面的军方给抓走了不是?还有哦,我觉得来去自如穿梭在网络海洋的骇客精英更适合为家族产业服务么,毕竟用不着像为军队或世界政府工作来得那么严肃失去了自由保障。你们是自由穿行于世的剑客,莫要成为了被人指示的枪子啊。”

    幽默风趣的调侃活跃了现场的气氛,之前还有些心里抗拒的骇客听到解释后瞬间释怀了。

    也因为为世界政府工作而可能受到的个人活动限制起了顾及心理。

    李顺治对于羽胜?翊的发言抛去冷霜般的目光,但羽胜?翊直接选择了无视,反而嘴角夹杂着略占上风的笑意。

    “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一楼区域,听着各自耳边经过翻译的语言后,来自世界各地的骇客准备了自己的第一个抉择,选取接受谁的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