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五十二章 痴迷者,唯你而已(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青年军官双手搓着,还时而跺跺脚,说着风趣的话,脸上含着和蔼的笑容

    “不要再靠近一步,我会开枪的。”将外衫披在女孩身体过后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即使看起来他受了很严重的伤,说着话的声带似乎都受过某种创伤变得沙哑,他还是铿锵有力的支撑着。

    一把黑色烤漆的手枪被他举起,平对着走来的青年军官,黑漆漆的枪口如是一口时光的井,在这口深不见底的井中凝练着不知是怎样的人生。

    青年军官嘴角含着的和蔼笑容一直挂着,本在原地跺脚搓手御寒的他因为年轻人的刺激进而来了兴致似的,迈开步伐朝年轻人靠近,“我说呀,祁言你这个人真是无趣,这么好的风景要多看看才好啊,你的罪其实算不了多严重的,那些迂腐的老家伙们总爱夸大其词,听我一句劝啦,抛下这个梦控师一派的女孩,我可以将罪名全部引在她一个人身上,你呢,则好好休息一阵子就可以再看到这样美丽的风景啦。”

    “够了童京。”祁言声嘶力竭的带着虎视眈眈的眼神吼了一句,双眼通红,泪在眼眶打转,“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啊,那围墙背后的世界……”他像是憎恶着什么,憎恶这个世界,或是单纯的憎恶他自己,他将自己没有握枪的左手恨恨地砸在一根铁杆上。

    青年军官就是童京,他那副雕塑般棱角分明的帅气面庞总能让看到他的人心情好许多,若是女性更是能将烦恼都忘却,独浸于他的盛颜。

    可是就在此刻,这张俊朗的面庞上噙着的笑容冷了下去,他停下了脚步,神情都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了,“你……你看见了么。”

    “是啊,我看见了了。围墙背后的我们不正是那些权者饲养的牲畜么!他们用最坚硬的材质构筑钢铁围墙,打造饲养人的所谓‘乐土’,你知道最终我们的下场会是什么吗?”祁言攥紧了拳,枪口出现了抖动。

    “知道,怎么不知道。”童京慢慢地平息着压抑在体内的波动,“思维合格的人是成功的商品,他们会在上层人士需要的时候被带出围墙,这些人的思维将被毁灭,由此思维滋养出来的肉体将被解剖,他们的器官将用来弥补那些丑陋灵魂的缺憾。”

    祁言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种希望,以及不可理喻的不解,“童京,你都是知道的吗?原来你都是知道的吗?那为什么不和我,和梦控师们一起反抗,这些权者们都在将我们当作傻瓜啊!”

    童京突然痴笑失声,“祁言,你说的不够严谨,怎么会是我们呢,我们的思维力量如此优秀,永远不会沦为权者们的器官培养皿,那些下等……”

    “那他们就不是人了吗?不是我们的同类了吗?我的父亲母亲为天权者研究所付出了多少,当阴谋被揭穿,他们还不是……还不是……”祁言也失声了,原本就沙哑的嗓子再被被酸意上涌,瞬间安静了。

    “那不一样,那是他们也妄图成为救世主啊,你应该已经尝试过了吧,围墙背后的人,信你吗?”

    “我不在乎。”

    “不在乎?那好,让我来给你重述,即使没有亲眼所见你祁言的所作所为,但我想我照样可以复述得大致不差。”童京屹立在寒风中,不再感到寒冷似的笔挺地站着,如同站军姿一样,“你觉得那些人可怜,你觉得游走在虚拟世界和虚拟现实中的人可怜,你站在高高的围墙上,自以为是个醒世者朝围墙背后的人们呐喊,让他们拿起武器随你推翻天权者的统治,不再没落为他人的器官提取器,不再像牲畜一样生命由人不由己。可是他们呢?他们会嘲笑你疯了,嘲笑你是一个傻子,甚至要报警把你抓起来。”

    “这时候你会觉得不可理喻,你会觉得这些沦为牲畜的人愚昧无知的可怕,你翻过了围墙,站到了他们的面前,对他们破口大骂,你们这群人是傻子吗?我是来拯救你们脱离虚假的啊!”

    “可是他们坚信自己的生活为真,他们长久以来已经被灌输了真理的世界观,当所有人都迷醉而只有你一个人清醒的时候结果可想而知了吧。”

    “那就是他们要将你赶出他们生活的围墙背后,你才是被围墙隔绝的人,对于围墙背后的人来说,处在围墙另外一面的你可依然是围墙背后啊!”

    “不,没有!不是我一个人,还有梦控师,还有流离者,还有……”祁言撕扯他眼眸里绝望的灰寂,让不灭的火种摇曳着残存的微光,“还有你,你童京不也是知道这些的么,与我们一同反抗、推翻啊,为什么不呢?”

    “就这样独善其身有什么不好呢?我们就这样生存不也是俯视风景吗?祁言,听我的话,将罪名推卸,你能够依然拥有至高的身份地位,甚至可以救活你的父母,他们绝世无双的思维意识其实在生命树计划中得以了保存。”童京苦口婆心,语气深沉。

    “不,你在骗我!你与权者同流合污,执迷不悟!”

    “砰!”

    黑色的枪口冒出了火花,一发子弹失控的喷射出来。

    “无可救套。”童京哈了一口白雾,振奋有力的演讲和劝说结束了,该做的他全都做了,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挚友死去。

    祁言在意识到自己走火开枪后准备挽回局面,千钧一发的档口,平台周围用来遮挡的紫色的纱幔铺天盖地的碎了,一架架仿生人机甲持着高强度杀伤性武器进入了平台。

    他失去了最后信念的支撑,有些癫狂了。

    他的双眼泛起了虚拟的蓝色的光泽。失控的子弹以正轨劲射,继而又分裂成为了数十发、上百发!

    这些子弹被他随心所欲的操纵。

    童京呢喃说道:“真正被当作傻子的,其实只有你啊。”

    哈出的白雾很快消散,但更多的白雾隐秘的浮现缥缈在了童京身前,他的身形被包裹,被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