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五十一章 痴迷者,唯你而已(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等一下。”

    “喂喂喂,你不要这么擅作主张哦!”

    “我可会揍你的,我学过跆拳道的!”

    “咿呀~”

    祁言的身躯被照射在灯光下的影子似乎变得伟岸,他的眼睛盯着沐奈绪的眼睛,他的眼底多了那么一份高深莫测。

    小声的威胁在电光火石间结束,步步逼近的身体已经抵到了自己的身前,摆出跆拳道出拳姿势的沐奈绪刚刚准备再说些什么时她的双手就被祁言握住了。

    沐奈绪被握住的手在祁言的牵动下平缓地下坠,放置在了身体的两侧,紧接着散发着温度胸膛靠拢,祁言脖子贴靠在了她的唇边,他的面颊蜻蜓点水地合在了她的长发。

    沐奈绪感觉头脑嗡嗡的,被祁言就这么抱在了怀里,刚想着抗拒可骨子都软成了橡皮糖一样不得使劲。

    “呼,呼,呼~”

    超级平稳的呼吸,不该是一个落魄者男生在青春萌动期拥抱着漂亮女生会呈现的状态,这么淡定,难道是自己失去魅力了?沐奈绪想法跑偏,气鼓鼓的生着闷气。

    祁言的身体渐渐倾斜,像是抱得更紧了,将身体的重量都在往沐奈绪的身体上承担,这很像是要将一个女孩子扑倒的前期动作。

    失态的动作没有就此结束,直到沐奈绪感受到祁言的脖子都和自己的唇黏在了一起,他的面颊或是正面的面庞埋进了她的长发,因为,他的呼吸更近了,近得就如同先前在弓生警官盘问的紧急情况下她的耳语动作。

    “祁言君,我说你闹够了没,这样吃女孩子豆腐可不会惹女孩子喜欢的哦。”沐奈绪来了力气,将祁言的身体往后推去。

    很沉,跟睡着了一样,纹丝不动。

    等等,这呼吸……沐奈绪红着脸,紧张地侧过脸庞,嘴唇与祁言的脖子发生轻微的摩擦。该死,这时候怎么会有口水分泌,一天都在忙没好好吃饭的缘故么。

    明明简单的侧脸动作,却在十分消耗力气的数秒钟之后才完成,沐奈绪这时看到了祁言的面庞,他靠在她的耳朵边,呼吸于长发间,眼睛深沉的闭合,睡着了。

    被祁言一个男生拥抱,祁言却没有心动加速,处于亢奋,反倒和死猪一样睡去,这让沐奈绪的气更加重了,她的手脱出了祁言的手心,抵在了他的胸膛,欲要一把将他推倒。

    “你,回来了啊,我一直好好地活着呢。”

    睡着了的祁言说起来了梦呓之语,嘴角也挑起了一抹恬淡的微笑,像孩子躺在母亲的怀里,没有任何事情值得担忧影响睡眠的,因此无比的宽松安适,无比的香熟天真。

    脑子里已经酝酿好的想法峰回路转,她那两只握紧了的拳头再也发不出力气,慢慢地由拳变为了掌,掌又松散弯曲,她主动的缓缓下移自己的双手,动作轻微地将手又插回了祁言那空荡荡的手心里。

    “什么嘛,想起来了一些记忆么,还把我当作姐姐了,真是的,醒来后应该又会忘记了吧。”沐奈绪轻轻挪动自己的下巴,稍稍踮起脚尖,将自己下颚顶在了祁言的肩膀上,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长长的睫毛刷下,闭上了眼睛。

    一串珍珠般的泪花散落,润湿在了祁言的肩上。

    ……

    新时代,2981年,圣诞节中午。

    樱之暮府京都,高耸入云天的电视塔上站着一个青年,他在寒风中穿着单薄的衣衫,就算如此,他还将唯一有些厚度的藏青色外衫脱下只剩下了内衬。

    他轻轻地单膝跪下,目光里写着的也许是哀伤,也许是虔诚,他将自己藏青色的外衫披在了躺在平台上的女孩身体上。

    女孩或许已经死了,没有呼吸,可他不在乎。

    “嫌犯祁言,你触犯了新时代网络安全法,攻击天权者国际网络服务器,还私下勾结梦控师,罪大恶极,请放下武器主动认罪!请求法律的宽恕,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电视塔外和数百米之下的地面,到处都是浮空警车以及军方的直升机,警察和士兵们将电视塔团团围住,身着初代外骨骼机甲的士兵利用扩音器朝着电视台顶端被紫色纱幔围裹住的平台喊话。

    喊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时间也过去了两个小时,可是警察和士兵迟迟不敢朝电视塔顶端的铁制平台发起进攻。

    最靠近电视塔顶端平台的士兵刚想接着喊话时一个佩戴上士军衔的军官走了过来,这位军官样貌年轻,穿着外骨骼机甲的士兵都感到惊奇,他不过二十多岁而已,才混到了个下士军衔,这个人看着都和他年轻相仿啊,怎么可能拥有上士军衔?这可不单单有军功就能达到的成就,履历和年龄都是十分重要的依据。

    “你先休息会吧,让我来。”拥有上士军衔的青年军官朝年轻的士兵这样说。

    “嗯,好,好的。”年轻的士兵将扩音器交给了青年军官,反正他早就喊累了确实想休息一会,何况他自己今天都是一头雾水。

    他的迷惑一是好奇天权者国际网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作为士兵他当然知道天权者军工厂,但不至于上升到国际的高度,二是梦控师又是什么人物,为何勾结他们就罪名大的离谱。

    小小士兵哪里敢想更多,只能将迷惑埋进肚子里烂掉,最后一言不发的带进土里,随着枯骨腐朽。

    青年军官没有用到扩音器,在所有人屏气敛息的紧张环境里闲庭信步的走上了前往电视塔顶端平台的阶梯,一步一步,越来越靠近紫色纱幔组成的“围墙”。

    “这个长官在干嘛啊,疯了吗?不是说罪犯是个手持危险武器且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吗?”退下去的年轻士张目结舌的想着,他理所应当的想着自己是否要将车里的备用外骨骼机甲送给那位长官穿戴。

    寒风刺骨的吹个没完没了,要将人脸上的皮肤都给噬咬掉一块肉似的。

    “这么高的地方,还真是冷呢,怎么说来着,高处不胜寒啊。”青年军官掀开纱幔的一角,弯腰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