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五十章 反将一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被打搅到了询问,虽然心中不快可也没有办法,长一弓生不肯善罢甘休,又趁机追问,“既然如此你可以告诉我你玩过哪些游戏吗?影视作品也讲一讲。”

    与沐奈绪的近距离接触让祁言头昏脑涨,开口说话都很难经过大脑的思考,可是沐奈绪却抱得他更紧了,脑袋都埋进了他的怀着,嘴巴靠近他的耳朵边,柔软与温热并存。

    像是与一团甜蜜气息浓郁的棉花糖拥抱,他委实没有胆量轻举妄动,担心一不小心就将这份甜蜜给冲散。他打心里清楚,男生喜欢漂亮的学妹情出有因,可是他隐隐发觉自己当被沐奈绪靠近后感受到得不只是这样的心理活动,像是还包含着什么在里面,一份陌生的熟悉。

    仿佛在某个时间,某个他曾无比清醒的时候,与沐奈绪一样的女孩紧紧拥抱过。

    “还有,沐奈绪小姐对吧,我现在正在问话,请问你是否可以与祁言保持一些距离,这样感觉不太好。”长一弓生轻轻咳嗽两声,提醒道。

    “为什么呀,我和祁言君是情侣,在家中搂搂抱抱也违法吗?”沐奈绪以桀骜不驯的言语反击,同时抓住机会又向祁言耳语,“《霸道总裁爱上我》和《藤田学长的情人夜》,快说。”

    无奈的长一弓生只能任由沐奈绪和祁言不雅的抱在一块儿接受问话,可他也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抓到了一些问题,目光挑向祁言期待着他的回答。

    “哦,那个,《霸道总裁爱上我》,还有,还有《藤田学长的情人夜》,都是我玩过的游戏和看过的作品。”祁言脱口而出,脸烫得快能煮鸡蛋的他大脑早就迷乱了,沐奈绪在他的耳边怎么说他就怎么回答。

    以为破绽即将被发现祁言将哑口无言的长一弓生露出来了些许失望的神情,“嗯,看来确实是你所使用的。那没什么问题了,打扰你们二位了,再见。”

    长一弓生起身,沐奈绪这时才从沙发上爬起与祁言抽离。如释重负的祁言缓过气来,脸上的红烫消退着,思维逐渐清晰。

    “等下弓生警官,你没问题了我还有呢。”沐奈绪叫住了准备转身离去的长一弓生。

    长一弓生在记录本上记好了询问的作答,停下脚步看向沐奈绪,“哦?请问有什么问题?”

    沐奈绪气势凛然,语气刻意带着刻薄之气势,“弓生警官,您是怎么知道祁言使用沉眠舱玩过,看过这些呢?上回你说你是查询序列码,但我恐怕你是复制了驱动方盒吧!”

    长一弓生神色大变,自进屋始就一直处之泰然,慢条斯理的他有些一些不安的表现。

    沐奈绪打算揪着不放,又是屑笑出声,“弓生警官,没有命令文件,即是是警察也没有权利调查私人沉眠舱的驱动方盒信息吧,您这可是在犯法啊,作为警察知法犯法得有多严重呢?让我想一想……”

    从热腾腾的状态下冷静后的祁言注视着在客厅里发生的此幕,虽然想破了脑袋也无从知晓沐奈绪刚才那翻表现的缘由,但也可以知道这时候的沐奈绪是在替他说话,找长一弓生的茬。

    长一弓生怔了一会才开了口,“沐奈绪小姐,还有祁言先生。”他的口吻充满了尊敬,但很快又提起了不却让的气势,“首先我希望你们不要误会,刚刚摆脱嫌疑就盛气凌人的反问警察可是很容易出问题的,况且说我复制驱动方盒那也是需要证据的,入侵天权者集团的黑客我现在到觉得真的是窝藏在这里了呢。”

    “我盛气凌人?那长一弓生警官,你现在是被逼急的兔子么,准备拿我们这些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强加罪行?”沐奈绪颇有一些得理不饶人的悍妇气质。

    但这么可爱的女生怎么会是悍妇么,祁言觉得沐奈绪现在化身成了一个满脑子都是古灵精怪想法的小恶魔,居然能够如此居高临下的对待一个警官,他真是佩服的不得了,也正是因为沐奈绪今晚的种种表现,祁言愈发觉得自己回想起了什么,愈发觉得沐奈绪是自己早就认识的女孩,即使不是,那也是与沐奈绪有干系的女孩。

    “遵纪守法与否我得回去好好查查,沐奈绪小姐,告辞了。”长一弓生甩掉了自身作为公民仆人的耐心,大步流星的走到门口开门而出。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占了风头的沐奈绪刚想得意忘形的大笑可一转身就看见了望着自己的祁言,她自己真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兔子,表情全无。

    “那个,那个,祁言君你别多想哦,其实我就是当时天权者集团从“伊甸”找到的专门跟踪你IP的骇客啦,未闻花名记得么?”沐奈绪发觉祁言的眼神有些不同往常,这不是落魄者的眼神。

    “记得,你的骇客技术很高超。是你放了我一马么……”

    “是的啦,没想到我们又在同一间屋檐下相遇了,你说这到底是不是一种缘分呢,我也很欣赏你的骇客技术啦,所以没有揭发你。”沐奈绪觉得被祁言那样的目光盯着很不自在,双手无处安放的左摆摆右摆摆,“长一弓生那个警官可很不好惹哦,是霖雨县杰出警察呢,上次我对你说过的,他进入过家中一次,肯定偷偷的调查了你的驱动方盒,不过我多机灵啊,提先篡改好了假的运行和浏览记录,也就是刚刚他问你的那些什么耽美之类的东西啦。”

    “是这样么,那,谢谢你了。”祁言说话的声音十分的轻,让人有些压抑。

    “不用谢啦,都说了我很欣赏你的骇客技术么,而且我们又这么有缘合住在了一起。”

    “沐奈绪。”祁言停止了对这个问题的纠缠,突然喊出了沐奈绪的名字,就像是在感一个认识了很久之人的名字。

    “啊?祁言,你怎么了?”沐奈绪有些慌。

    “可以,让我抱你一下吗?”

    “什么?”沐奈绪如被冰水淋身,又接受了一夜的风袭,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