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四十八章 喜泣与细思(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意义?”羽胜?翊气意平缓了些,反问道。

    “难道?翊前辈就想这么碌碌无为,让整个氏族继续没落下去吗?你可知道我们已经重新启动了落魄者的培养计划,羽胜氏族该重新唤醒了呢,难道?翊前辈这两天没有得到新的任务吗?”童京感到奇怪的问道。

    羽胜?翊脸上的表情扭成了麻花似的不分青红皂白,接着情绪有些失控的控诉道:“新的任务?是接到了,我的女儿川芳子是家族中唯一延续资质的候选者,可是在昨夜死在了游戏里,随后是得到了下一步指示,由我的儿子宏源继承资质,但是我的儿子宏源一去不醒,肯定也是思维毁灭死了啊。这一切,难道不正是说明梦控师为了防止我们没落的流离者氏族出卖情报而赶尽杀绝么?”

    童京说:“?翊前辈,你误会了,川芳子之所以死是因为天权者集团找到了《梦境游戏》的漏洞,?入了篡改数据之后的生物,你的女儿川芳子即是死在巨型嗜血者的攻击下。至于你的儿子宏源,他安好,只不过是在完成新手任务的途中与我们此次培养的落魄者生了冲突,晕厥后被关押在某处,所以思维暂时没有清醒。”

    羽胜?翊斟酌了一下,恍然大悟似的拍腿道:“原来是这样,我多虑了,是我错怪了啊。”然后他又生出了恨铁不成钢的气意来,“我这个儿子,怎么才继承候选者资质就在新手世界区就和其他玩家发生了冲突呢?而且还是跟特别性格值的落魄者,这不应该啊。”

    “正是啊?翊爷爷,你多虑了。你儿子宏源之所以与落魄者发生冲突完全是因为他们在现实中有瓜葛。”沐奈绪保持着微笑,说道。

    “瓜葛?落魄者……落魄者……我知道了,我家这个混小子欺负了人家,天天横行霸道,我非得好好治一治不可。”?翊气不打一处来,原本还担忧着沉眠舱之中的儿子何时苏醒呢,现在直接想对着思维昏厥的宏源踹上几脚。

    “误会解开了就好,在前期我们给予了这名落魄者足够的打击,现在这名落魄者已经苏醒了罪恶值,无需现实之中压迫,所以还希望?翊爷爷以后对宏源严加管教。”沐奈绪陈恳的说着,像是顾全大局的人在说着于公无私的话。

    “嗯,这是一定的。”羽胜?翊对天发誓似的郑重答应。

    因为此次羽胜家族能否重生全在于落魄者计划的实施,这可是他们家族必须悉心呵护的掌上宝啊。羽胜?翊自然有所洞悉有所轻重,他心里早已经死了的焰火亮起了一束暌违已久的光。

    “好了,?翊前辈,既然误会已解,那我们现在开始交接吧。”童京起身。

    “羽胜氏族,终于醒了啊!”羽胜?翊喜极而泣的潸然泪下,一步步走到童京的面前。他的右手揣进左手袖口之中,在里面取出了属于他的纹章,纹章内饰着中级六段的候选者资质。

    “?翊前辈,你的能力将全部重新激活,封冻的财产也会在不引起天权者注意的情况下逐一解封。”童京取过?翊的纹章,朝他的纹章里灌注着一股股闪耀的能量。

    “奇梦八家,等着吧,我的那一席……”羽胜?翊自我低语,他是眼角微合,森然的气息凝重。

    童京与沐奈绪至此告别,离开羽胜家族的私宅,羽胜?翊一路远送直到了门口才停下脚步。

    “哦对了,?翊前辈,明天将是流离者氏族挑选预备骇客的盛会,你们家族将有四个席位。”童京在上车前朝伫立在门口的?翊说道。

    此番话语入耳后,羽胜?翊心中的喜悦完全超出了承受范围似的,他神采飞扬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又重重的咳嗽,身子骨不允许他逞强好胜。

    童京的跑车消失在了画面,羽胜?翊缓缓回过身,走向房屋,召来了仆人二朴。

    ……

    傍晚,祁言早早做好了晚餐一个人三心二意的吃着。

    心思不宁的原因在于他发现了一些问题,由于当初的慌张和经历诡异的身心疲惫他忘却了去以一些线索考量现实。

    他计算着,他是自从沐奈绪搬进来住的那夜开始了梦游之旅。

    如果按照修女可以出现在现实,以及《梦境游戏》里的世界与现实平行这样的约定来说,梦境既然可以让玩家进入《梦境游戏》那何必多此一举的需要以没有安装《梦境游戏》的沉眠舱作为载体呢。

    他对他的老旧款式的沉眠舱做过了再三细致的检查,除了卸载残留记录外根本没有《梦境游戏》的软件存在。

    快速吃完饭,祁言走到了沉眠舱旁边,蹲下身子取出了一块方盒,这是他所购沉眠舱的驱动方盒,里面会有自沉眠舱使用起至今日的一切运行记录。

    拿着方盒走到电脑前,将驱动方盒插入端口链接上了电脑,运行过的记录被他调阅了出来。

    他将重点放在自己睡眠当中的运行记录上,这是他进入《梦境游戏》之后的时间段。

    连续每夜的十点也就是睡着之后的运行记录被翻阅,祁言匪夷所思的发现这段时间正是运行记录缺失的时候,说明在他睡着梦游进入沉眠舱之后沉眠舱压根没有运行。

    可是这不符合他早晨醒来后的状态,因为他每天从《梦境游戏》脱身醒来在沉眠舱时,无论是沉眠舱自身还是信息头盔,它们无一例外全在运行之中。

    一个可怕的猜想渐渐在他的脑子里成型,如果成立的话那就表示着有人动过了他的沉眠舱,准确来说是取换过他的驱动方盒。

    随着深入的思索,祁言觉得自己租着的这个家愈发的恐怖,无形当中也许隐藏着谁。

    这样的推断推翻他梦游的立场,非常可能是有人在夜晚见他睡着过后挪动了他的身体,将他搬进沉眠舱里,然后换上另外一个驱动方盒再开启了游戏。

    只要再换下装载了《梦境游戏》这个软件的硬盘,那么他的沉眠舱即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运行《梦境游戏》!

    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作案方式,无疑是能轻松进入他家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