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四十七章 现实之余的意义(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那我是十五的罪恶值点数,意味着我很强?”祁言当然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心中隐微的有些沾沾自喜。

    修女嘴角舒展,有些轻蔑,“也许吧,强与不强都是相对的,你还没有跨入非新手的世界,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好的吧。”受到打击的祁言接着问道:“那这个罪恶值的作用是什么?”

    “你可以理解为鉴定候选者的心性所采用的标准,一个术语。这个判断要综合一个人在现实中许多的东西,很复杂,但总结起来你这类玩家可以定性为现实之中的落魄者。”

    “怎么说?”

    “就是活的悲催的人。”

    “……”

    修女缓步走在客厅,围绕着茶几边走边说,“你今后在游戏中关注的切要两点就是这两个,一是候选者等级,越高才意味着你的能力越强,二是恶意值,你的恶意值在不增长的情况下最起码要保持不跌落,只有如此你才能飞速成长,在最短的时间破开迷雾。”

    “迷雾背后的真相是我的那段记忆。”

    “没错,这是你最终要追寻的谜底,每个《梦境游戏》的玩家都有他们追逐的目标,这是玩下去的动力。”

    笔记本上,记录着的字迹由端正渐变成了潦草,祁言的眼神透露着认真,他抬头,抿着的嘴角张开,问道:“那意义呢?玩《梦境游戏》的意义呢?”

    修女开始了一种不寻常的表现,正常的语调变得低微了些,“每个玩家的意义都不同,看在你继承前那位候选者的面子上我给予你忠告,意义有很多,但对于《梦境游戏》的开发者来说意义只有一个,为他们服务,我只是希望你最终的意义不要成了绝大多数。”

    “绝大多数?什么意思?”祁言自我联想着许多,那个ID为未闻花名的女孩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玩家,高冷的修女似乎都得卖她几分面子。《梦境游戏》的开发者或许可以称之为“神”了吧,他们能将虚拟渗透入现实,给予迷惘之人经过游戏的历练再找寻到真相。除了这样的存在,谁还会这么的好心、这么的无聊关心他这样无趣无用之人的死活和改变?

    “随波逐流这个词也许可以形容,来到《梦境游戏》是为了改变,绝大多数则是那些离开《梦境游戏》之后依然保持原先或堕落的候选者。”修女凛然森意的看向祁言,“你呢?你想成为随大流的一员吗?”

    “嗒,嗒,嗒——”

    像是心中有一块古老的钟表发出指针转动的机械声响,每一次咯噔的转动心似乎就随着拧了一下。

    祁言抬头,与修女目光相接,口生苦涩,会答道:“我不知道。”

    修女脸上所有的神色消退,恢复了NPC式平静淡漠的脸,“你还没有了解,接着玩下去就会找到答案的。”

    “希望如此吧。”祁言心情全无,有些迷惘的回答。

    接着,祁言和修女又交谈了许久,让他都忘记了饥饿,修女离开后他又反复回顾了笔记记录的重点。

    因为他的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要好好的活下去。要活下去,最起码不能在游戏中就翻了船,死得不明不白。

    ……

    裕光町,羽胜家宅。

    “宏源,宏源,醒一醒啊。”川芳子的卧室里,羽胜?翊坐在一座定制版沉眠舱旁边的椅子上,轻声焦灼的呼唤。

    在这座沉眠舱里,透过透明的舱门可以看见里面正在躺着的羽胜宏源,他戴着的信息头盔正在闪烁着橙黄色的光,这是征兆着使用者并没有进入某项软件里而是在睡眠。

    可宏源绝非是在睡眠,羽胜?翊已经千呼万唤了不知多少遍,他都没能清醒。

    “老爷,有客人拜访。”

    “不见,就说我病了。”羽胜?翊头也不回的回绝了。

    站在门口得到指示的二朴立刻转身准备下楼去。

    “等一下。”羽胜?翊侧身看向门口,叫住了二朴。

    二朴站住脚,“怎么了老爷?”

    “客人是谁?”

    “不认识。一男一女,像是高中生,他们提到了什么流离者,我也不确信流离者是什么东西就没放他们进来。”

    “流离者不是东西!不,不对,是……嘶,算了,快去请客人前往客厅,我马上下去。”羽胜?翊有些焦头烂额的扶额叹气,将胸口突然淤积的闷气给吐了。

    “好的老爷,我这就去。”见主人好像很生气,但也不知道自己说错话的缘由,二朴带着心结扭头跑下了楼。

    三分钟后,羽胜?翊下楼在客厅会面了两位登门造访的客人。

    两位客人中男生俊气非常,女生娇小可人但不失成熟稳重,他们身着正装,如是参加重要的会议。

    “不知二位是来自哪里的流离者,有失远迎还望赎罪。”羽胜?翊见到完全是晚辈级别的两位年轻人却语气和动作显示着足够的尊重。

    “夏之华现任流离者沐奈绪。”

    “樱之幕府现任流离者童京。”

    两人同时取出了各自的一枚纹章,将纹章的背面给羽胜?翊观察。

    羽胜?翊眼露被震慑到了的惊叹,但被他的老练迅速抹平了眼睛里的痕迹,留下了的只有岁月沧桑流逝后的波澜不惊,“居然二位是达到中级九段的流离者,不知光临寒舍是为了什么?我们羽胜一族作为没落的流离者氏族应该没有如此大阵仗的必要了吧?”

    “?翊前辈,我觉得你似乎揣摩错了我们的来意。”童京在?翊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怒气。

    “就是啊?翊爷爷,别动太大了火气么,我们可是来帮你的。”沐奈绪一声爷爷叫得亲切,即便称呼不对,但霎那神游间亦让羽胜?翊错以为自己的女儿还活着。

    羽胜?翊坐下后克制着病恹恹身体的不适,保持着作为家主的风范,此刻依旧可以在他的脸上寻找到他曾经在黑道驰骋,不,比黑道叱咤更胜一筹的往昔荣光。

    “难道不是吗?中级八段即有斩杀之权,你们不是为了完全抹去我们这个没落的氏族而来吗?”羽胜?翊语气很冲的诘问。

    “当然不是。”童京微笑。

    “我们是为了羽胜家族作为流离者氏族的意义而来。”沐奈绪解释原因,同样微笑。

    ————————

    流离者目前可供情报《梦境游戏》之中达到候选者级别中级五段的玩家即有机会离开游戏,在现实之担任流离者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