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四十四章 心眼(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死了,什么死了?”怀疑自己听错了的祁言看向倒在地面捂着胸口的宏源。

    “还能是谁,当然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啊!我要复仇,还要复仇啊!”宏源吐着血沫,嘶哑吼了最后一声像是花光了所有力气,最终晕死过去。

    这下轮到祁言精神恍惚错乱了,他无力地坐下靠在椅子上,回想起那今夜自己在现实的所梦。川芳子死了?自己做的梦应验了?不会如此巧合吧?

    “祁言大人,祁言大人。”

    年轻调查官对于祁言刚刚那一回合精湛的躲避反击心生敬意,膜拜的走到祁言身旁。

    “怎么了?”祁言问。

    “这个个狂妄之徒怎么处理?”调查官戳了戳倒地的宏源。

    祁言想了想,“送去医治,我有要事问他,派人手监管他,不能让他逃了。”

    “是。”

    骑警得到指示,先是利用随身携带的药品简单的处理下宏源的伤口,随后带着晕过去的他前往最近的城镇医治。

    此时,“香雾”杂货店里只剩下了祁言,调查官和五名骑警。

    还有海老乖乖的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没有动作。

    川芳子的死要弄清楚,那个梦也许不是梦。祁言心中这样想,然后抬起头看向海老,“这香料之事我们来谈谈吧。”

    “嗯,好的,好的。”海老连连应着,起身唯唯诺诺到了祁言这边的桌子旁找椅子坐下。

    “红雾你有所了解吗?”祁言寻着任务信息提供的情报开始问话。

    “不,不知道。”

    “那这香料你是从何处提取的材料?”

    “一艘船上。”

    “什么船?”

    “就在奎斯镇里出现过的,非常大,且是在陆地上,前几天的晚上我在那上面发现了许多挥发着香气的……”

    “什么?”

    “尸体。”海老战栗答道。

    祁言加重了询问的语气,因为海老的回答渐渐不太老实,像是有逃避什么的嫌疑,“什么尸体?说清楚,别支支吾吾的。”

    “嗜血者,还有人的尸体。”海老眼神里出现了对某个事物的怯畏之情,提及此事的音量低了许多,“那好像是邪教徒……是邪教徒的尸体,我猜那些正是投身深海之中殉身于他们信奉之物的邪教徒。”

    “海,是不是魔鬼海?”祁言记得第一次在酒馆时获得的情报,被追捕的邪教徒投身于魔鬼海之中。

    “是的大人,魔鬼海,那海海水粘稠诡异,人掉进去就如陷入沼泽不见尸首,其海水蔓延到礁石上都会留下沥青一样的物质,我在那陆地巨船上发现那嗜血者尸体和邪教徒尸体上沾染有魔鬼海的沥青,只是奇怪的是这些尸体非但没有散发恶臭,反而挥发出奇异的香气。”海老搓着手,担心受罚的样子,一脸的认错神情,“大人,我也是为了生计,所以动了贪念,为了节省材料的费用就拾取了不少尸体……然后用来制作……”

    “够了,我现在知道了。”祁言打住了海老接下来所言。

    这时祁言的任务系统里闪烁起新进度,【无能者的挽救】红雾遮天进入下一阶段,巡查魔鬼海。

    “好了,留存的余货全部拿出来由我们负责销毁,暂且饶你一次。”祁言发话。

    “是,谢谢大人,谢谢大人。”海老屁颠屁颠的起身,前去存储货物的房间取香料。

    思考下一步任务的祁言警觉的抬起目光,扫向木门。

    “吱~”

    “香雾”杂货店的门开着的缝关合上了,刚刚有谁在那里偷窥。

    祁言起身追出,等开门看向外面时已然空空荡荡没有人影,任务系统也没有任何对此异常的提示,所以不太像是与任务有关的剧情触发。

    是其他玩家吗?可是为什么要偷看?祁言想起私人客服修女对他说过的,新手世界地图依据没每个玩家的候选者资质给予的任务各不相同,但也有互相联系的任务,一些混迹新手世界地图过久的“老菜鸟”会耍些滑头。

    难不成是想算计我?祁言点了点头,十分认同自己的这一推断。看来今后的行动都提防着些了。

    适应着《梦境游戏》的祁言慢慢兼顾起越来越多的方方面面,他得前行,亦得保全自身,心眼的多起是必备的。

    ……

    诺尤斯镇,调查官中心,二楼办公室。

    “怎么样,探到情报了吗?”维尔看向进屋的明一。

    明一喘着气将气息调均匀,“探到了,巨船果真与红雾有关。还有,别看那个菜鸟只是个初级候选者,却有着敏锐的观察力,我差点被发现了。”

    “这么厉害么,你可是很擅长隐匿的能力啊。”维尔表示不太相信,以为是明一为了邀功刻意夸大显示他的不易。

    “信不信由你,除了这个他的反应和身后也不容小觑。”

    “怎么说?”

    “我可是刚刚亲眼见证了他绝处逢生,简直就像是那次在巨型嗜血者的进攻下一样,奇迹般的活下来了。”明一的眼神幽幽,那是对自己所提及者的忌惮之心在增长。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长期活动在新手世界一直没机会晋升其他高级平行世界的老玩家,我自打他第一次进入游戏就确定他了,一个新人,现在也只是一个刚刚完成新手任务的菜鸟啊!”维尔一只手敲打着自己的面罩,有些心劳意攘。

    二人的交谈进入了一个关键点,他们须得弄清楚自己盯上的猎物到底是初出茅庐的小绵羊还是久经沙场的大灰狼。

    细琢沉思的维尔和明一过了数分钟后眼神突然交错,对视之后,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好像看透了彼此的心。

    “你猜到了吧。”

    “你也猜到了吧。”

    “那不妨一同说出答案?”

    两人异口同声,笑容满面,“继承者!”

    “没错,看来还是个接到等级不差候选者馈赠的菜鸟,这个祁言说不定早就知道了《梦境游戏》的大多规则,用不着磕磕碰碰一路自行摸索,所以他现在是一直装作懵懂的样子,真是有心眼啊!佩服。”维尔沉浸在自己分析里,洋洋得意。

    “那又怎样,这里可是新手世界,最初始也是最不讲规则的地方,幼稚与理性存,文明与野蛮并存……他不得不被玩弄于我们的股掌之间。”说着,明一看向了自己的好友列表,嘴角勾着弧度,“现在《梦境游戏》的新手世界拥有继承资质最高不过中级,高级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我们不用顾虑,只要这个家伙入我们的船……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