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三十九章 “香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光把亮光照耀下幽红的水面倒映着岸边的人影,戴在巫师脸上的面具泛在水面扭曲成了更加可怖的画面,像是一张张招摇的鬼面。

    “调查官大人,待我儿子葬礼结束再商榷接下来的事宜,烦请您稍等。”特鲁老爷暗自神伤走到了队伍前列,手里握着那未知的红色颗粒朝河水里挥散。

    祁言呆在一旁观察着送葬仪式的全过程。

    送葬巫师念完可以听懂的话语后又开始了晦涩难懂的言语,浅吟低唱犹如乌鸦嘶鸣,鬼魅私语。

    抬棺者将木筏一样的棺材缓缓放下,接着将棺材的一半匀速朝着河水里推去,这是特鲁家族埋葬的风俗,家族里的死者都要回归恩赐给他们财富的源头,渔场的河水里。

    就像是诱人的奶酪为之与旅途劳顿的人,棺材入水过半那特鲁的尸体抄进水下过后应是散发出了腐肉的气味,水面下开始有白色的鳞光闪烁,那是一条条大鱼在攒动,它们将要把特鲁的尸体消化进自己的肚子里。

    这些鱼很兴奋,跃溅在河岸的水花都足以弄湿贴近岸边特鲁老爷及巫师的鞋子。

    巫师嘴里渐进有序的送葬词还在进行着,吟诵得愈发令听着感到对死者的敬畏,也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不寒而栗的片段。

    “啊隆~库?∷??”

    七位巫师当中,他们吟唱着的送葬词里掺杂进了一句不能形容却深知邪异的句子,虽然声音很轻微,念得亦是快速,但祁言在巨细无遗的察觉状态下捕捉到了这句,悚然一下子,他的背脊梁骨变得拔凉。

    这是他曾在奎斯镇西岸森林里听到过的,这是邪教徒对他们所谓圣物的祈祷誉词,这说明在这七名巫师之中有邪教徒混入,而且有着他的阴谋打算。

    是谁?是谁!这个人在哪!祁言的目光快速的扫过七名巫师面具没有遮掩到的嘴唇部位,可是那段邪教徒的词句片段已经结束,七名巫师的嘴型恢复了一致,没法确认到底谁是谁。

    可恶!在祁言眼巴巴无望找出邪教徒的下一秒,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细微的变化,那是不好的预感,他的大脑已经开始受到刺激似的隐隐作痛,又要回忆起那段惨不忍睹,让神经衰弱下去的画面。

    “味,味道……”面部表情有些抽搐,因为自己又要陷入痛苦当中的祁言嗅到了一股气味,是腐朽的气味。

    如是沥青与腐烂发臭的肉搅拌在一块发酵的腐朽味道,正化作浓浓的鼻涕从某个人下鼻子里流淌出来,恶心至极。

    没错了,没错了,是这个!祁言回想起来,被当作祭品的无辜者受到刺激的反应。那混进巫师当中的巫师竟然将他自己当作了祭品,刚刚那段词句片段是施加给他自己的诅咒。

    除了嗅觉,祁言的耳朵已经可以开始听到恶魔一样喋喋不休的密语,那仿佛是从海底激流下发出的幻声。

    “……葬为鱼腹,安息长眠!”

    真正的巫师们念完了最后一句,这时在祁言的视线里,他将目标锁定了,一个个子最高的巫师他停止了嘴唇的蠕动,没有念词,像是面具下他整个表情都已然凝固。

    “快,抓住那人!他是邪教徒!”祁言的大脑猛然精神起来,他指着那名巫师向守候的骑警发布了指令。

    持着枪械,骑警反馈迅速,确认那人后利利索索的将最高个子的巫师双手反捆,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肚子上令其跪倒在地。

    被邪教徒三字吓到的送葬队伍慌乱失去秩序,特鲁老爷在仆人搀扶下退到后方,巫师草草收场,抬棺者顺势将棺材的后端一把推进了水里,装在袋子里的还有大半的红色颗粒物也因人们的失误直接滚落进了水里。

    被逮住的邪教徒迟迟没有动作,身体僵直任人摆布。

    “揭开他的面具!”祁言走近。

    面具被摘下,这位伪装的高个子巫师还在这面具下戴了另外一副面具,正是邪教徒戴着的那宛如人皮打造的蜡皮面具。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为之屏息。

    蜡皮面具也被摘下,邪教徒失去了呼吸,咽气无声,鼻孔嘴巴里还流着污秽的黏稠腐臭的液体。

    “祁言大人,已经死了。”年轻调查官确认后禀告。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后放松了下来,他们听闻一系列传闻,惊怕邪教徒施展邪恶的秘术将他们的身体化作烂泥。

    “知道了。”祁言略感失望。

    棺材已经全部落入河水,白色的大鱼开始争抢尸体,哗啦啦震荡起波纹水花。

    就在大家安歇心情,格鲁老爷回到祁言这边准备接着接受问话时河水激荡得厉害,水花声大的吓人,那些夺食尸体的大鱼不再吃尸体了,而像是被扔进油锅里似上蹿下跳,挣扎着企图逃离生存的水域。

    “祁言大人,看水面!”年轻调查官惊呼。

    不是火把亮光的照耀,水面泛得红色更加分明,真正如血液,还是肮脏的血,那臭味都开始在水面往岸边弥漫。

    众人捂鼻子遮口向后撤退。

    只有祁言带领下属观察水面的变化。

    没过多久,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大鱼沦为了死鱼,浮在了水面上。

    在《梦境游戏》几度感到感官敏锐的祁言极快作出了嗅觉上的反应,他闻着水面因变红发出的臭味联系上了相似的味道,是嗜血者带有毒素的口齿里会有着的气味。

    很大可能上,红色颗粒物是从嗜血者的牙齿里提取的。

    “特鲁老爷!”祁言提高了声调,朝人堆里怔怔不安的特鲁老爷喊话。

    “怎么了,调查官大人?”特鲁老爷紧忙让仆人搀扶走向祁言。

    “你们撒着的红色颗粒是什么东西?从哪里得来?”祁言蹲下身子,捡起几粒之前被挥洒在地面的红色颗粒物,轻轻碾碎在指尖嗅了嗅,正是嗜血者口齿才会有的臭味。

    特鲁老爷冷汗直流,生怕自己被与邪教徒有关的信息所牵连,“大人,您有所不知,这是我们家族的送葬传统,撒的这红色颗粒是鲸脂与玫瑰**提取物糅合制成的香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