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三十四章 崩裂的现实(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女声的声音很耳熟,但绝不是亲切,令祁言心生厌恶,想要像避及蚊蝇一样的躲闪开。

    女孩的声音带着惊恐的哭意,离得非常近,就在十字路口向左侧拐的角落,路口十字路口应该只要稍稍张望就能发现。

    这时能存在的危机会是什么呢?自己正在逃亡的祁言已经有了预感,下一秒,同那女孩声音为一处的源头传出了“嘶嘶”的毛骨悚然之声。

    还有其它的嗜血者!

    “川,川芳子……”信号灯还停留在红灯阶段,踏过斑马线企图越到马路一边进往保安岗亭的祁言还是因为于心不忍的心底顾虑走到了拐角。

    一只嗜血者匍匐在地面,眼角触目惊心的流着绿色的血液,它的一双眼睛被利器刺破成为了瞎子。而不远处呼救的女孩即是川芳子,她仰面倒在地上,一只脚被嗜血者抓裂流着鲜血,移动不得。

    危急关头,失去视线的嗜血者正慢慢地从眼睛疼痛的疾苦中缓歇将出,它嗅着气味朝川芳子的位置挪动。

    “祁言,祁言,是你吗?嘶,好痛。”川芳子艰难地扭头,无法看清路灯灯光交错盲区祁言的身影,她听到了那平时低得可怜的男孩声音,瞬间辨识出了身份。

    昏暗里,祁言没有吱声,甚至为自己刚刚好心的问话感到后悔。

    真的要救吗?

    一个在学校一直欺负自己的人呐,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么。

    犹豫,迟疑,拿不定主意。

    川芳子见那个似是祁言的身影呆呆地站在路灯灯光昏暗地带一动不动,也不开口说话,求生的欲望使得她急得泪花蹿夺出眼眶,哭腔一起,“祁言君,祁言君,平时是我不好,求求你,救救我吧。”

    “祁言君,祁言君。”

    “祁言君……”

    川芳子凄凉的恳求声如若焚天大火里娇弱的花朵,羸弱得愈发不起眼,祁言大脑似是在驱使着的耳朵将这属于川芳子的声音赶出去,不愿倾听。

    祟念已动,欲要眼巴巴看着仇恨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那种快感迸发在了体内,即将融入分泌出的肾上腺素之中,激奋的精神状态让他眼角敛开,眼神中布满了狂热。

    “嘶~”

    嗜血者流口水的声音和川芳子的呜咽声融合,因为川芳子的恳求呼救嗜血者更加快速的确认了她的方位,箭离弦般疾速扑到了川芳子的脚前,前肢的爪子抓住了她的流着鲜血皮肤开裂的小腿。

    被嗜血者触碰挣裂伤口更加严重,川芳子白净的小腿出血到了恐怖的地步,脚上穿着的泡泡袜迅速被红色的血液渗透了,黑皮鞋都因血液的浇淋泛起?人的光泽。

    “呜呜,不要……”川芳子不再敢多说一句话,娇声低喘得凄楚,胸前起起伏伏的律动也加快,像是心脏跳动得快要高速到了停滞。

    “救……救我……”

    嗜血者抓起了川芳子的两只腿,拖拽着她到了嘴边,血口张开,利齿对准了川芳子的柔软的小腹部位。

    已是感到无力回天的川芳子最后抱有侥幸和希望的做了呼救。

    “混蛋,滚回你的世界啊!”昏暗里,祁言弯腰拾起了一块储放在绿化池里的大块鹅卵石,朝着嗜血者的身体砸去。

    “ku——嘶~”

    被砸到头颅的嗜血者愤怒的昂起头颅,龇牙咧嘴的对准祁言的方向。

    知道救自己了的川芳子喜极而泣似的哭喊,“祁言君,快救我,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帮我值日,再也不会让你当面出糗,还有……还有,再也不会让我哥哥找你的麻烦了。”

    哐当!心中某快禁地碎裂的声音震耳欲聋的爆裂开了。

    正拿起第二块鹅卵石准备砸向嗜血者吸引它注意的祁言突然僵住了自己的动作,渐渐鼻息急促,“值日,舔她的鞋子……跪在宏源的面前,被装进黑布里接受殴打。不不,那不是我,不是我。”他眼神躲避着一切,甚至连他自己的内心都想躲避,回想着那历历在目的场景,抽吸怒气的鼻音沉重了起来。

    “祁言君!”

    “咔!”

    “噗呲——”

    不知道为什么祁言停止营救,川芳子绝望的悲凉高喊,那话音未落的霎那嗜血者的一只爪子掏进进了她的小腹,鲜血迸溅,血雾朦胧。

    “不怪我的,你该死,你该死。”像是抽泣得厉害的孩子,祁言泣不成声的转过身去,沿着马路奔跑。

    “嘶嘶~”

    此时,之前一直追他的那只嗜血者吃完了肉丸跑了过来,离马路对面的祁言仅十多米的之遥。

    那嗜血者露出疯狂的神态,四爪抓地蜥蜴一般撒着四肢朝祁言扑去。

    这时,一道车灯光束带来了生的曙光,马达的轰鸣声如同上帝发出援手的声音。觉得自己要成为第二个死在嗜血者嘴里的祁言双眼亮起了生气,目光汇聚向那车前灯的灯光方向。

    一辆跑车迎着祁言的面时速百里的冲来,在十字路口精准的刹车停下,轮胎摩擦在地面留下长长的黑印,汽油燃烧的浓气充斥在空中。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车窗里一个男生看向祁言。

    副驾驶的门已经打开,车前那嗜血者抓狂的奔跑着,越来越近。

    “童京!”祁言惊讶的同时翻身狼狈的进入了车内,坐好的一刻副驾驶的门自动关闭。

    “现在别说那么多,逃命要紧!”童京全副武装,穿戴着赛车手的服装,英气焕发,职业而又娴熟的操纵着跑车流利的甩尾,让扑来的嗜血着撞在了信号灯的柱子上。

    调转方向,跑车沿着与川芳子所在方向相反的路道疾驰狂飙。

    扑空的嗜血者摇头晃脑了短暂片刻,不肯放弃到口的肥肉似的追着跑车更加快速的奔跑。

    “祁言君。”

    惊魂未定的祁言听到童京的声音侧目看向他,“嗯?”

    “你是一个人吧?刚刚应该没有其他路人吧需要救助吧?”童京问。

    被问得措手不及的祁言哑了嗓子。

    ————————

    新时代新能源的引申问题新时代淘汰了大多污染性严重的能源使用,但在追求速度的人们眼里,燃烧汽油的汽车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所以市面上有专门制造旧时代燃油车辆的厂商。不得不提的是,汽车价格不菲、厂商及购车者缴纳税费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