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二十七章 现实与梦的通缉(一)
    不远的,几声狗吠声跌起。

    随之不久后落下,转为平静。

    长一弓生将机器上今晚下载下来的第十七份驱动方盒代码发送回给了警署,将由他专业的下属将这些代码转化为浏览记录。

    他现在还要赶去其他家排查,所谓的危险分子可还没有找到呢。

    长一弓生是霖雨县优秀的年轻警官,各种悬案疑案他办过不少,但这是他第一次被调来办理网络犯罪案件,报案方为天权者集团,因为有军事背景在后面作势,长一弓生的上司为了尽快找到犯罪者便让其最得意的手下出面解决。

    考虑到对方是个精通网络技术的黑客,长一弓生叫上了自己的好友兼职他的技术员,果真在某个暗网论坛查询到了那入侵天权者集团的黑客,这名黑客使用的网络就在霖下宅邸的一条网路线上。

    虽然不知道黑客是否有伪装的可能存在,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长一弓生立即决定自己亲自出马火速挨家挨户的彻查。

    “弓生警官,使用这条网络线路的住户还剩下七家,今晚一并查完吗?”带路的保安问道。

    “一并查完,不耽误了,警署等着我尽快破案呢。”长一弓生说道。

    “好的。”

    穿过祁言和沐奈绪合住的房屋,绕着仓库来到了其他家门前。

    那黑灯瞎火的仓库不起眼的像是被遗忘的禁地,门栓不知什么时候损毁,开着的细缝里出奇的向外冒着阴风,没人留意到。

    “嘶嘶~”

    细微的声响,如是鬼祟之物潜行,探出了仓库,这个东西行速惊人,哪怕使用高清摄像头拍摄慢速一帧一帧的播放都难以看清。

    “啪!”

    像一滩泥,或是水,虚幻而不易让人有感受的化开,融入了人的身体。

    正等着保安敲门的长一弓生感受到自己的后背似乎突然发凉,他活动了下身子,短暂的不适感消失,他没在意的继续起了自己的工作。

    ……

    一双眼睛缓缓睁开,祁言睡着了,同时又是醒来。

    不出他的所料,他又在睡着后进入了《梦境游戏》。

    这一次,他的感受出现了变化,脑壳子痛了好一会他才恢复正常,在头痛当中他发现自己好像回忆起来的什么,他想起来了自己玩《梦境游戏》进入森林看见邪教徒以及那暹罗猫雕塑之后的事情。

    那明明不属于自己却如烙印一般刺痛在心的记忆。

    “那个男孩是我吗?那女孩又是谁?那些肮脏的怪物究竟又是什么?”祁言对自己一连串的发问,孤身只影,无人回应,“为什么,还会有一种罪恶感在身上?”

    他感受到一种空前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比他自己漂泊在樱之暮府被人欺负还要悲观,全是那不该属于他的记忆所赐。

    “叮!”

    游戏里信息亮起。

    想起来一些了么,我感受到了,那才将是你自己,在《梦境游戏》里你可以找到答案,接着玩下去吧。

    署名:未闻花名。

    又是这样的id,又是那个拿了火鸡没给钱的女孩倩影浮现,又是那发香似若徐绕在鼻前。

    祁言狠狠地拍了下墙壁,游戏里弱化的疼痛让他稍稍振作。

    “祁言大人,您这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地点,诺尤斯镇的调查官中心。

    祁言正在大厅的墙壁弯着腰病状的喘息,一名调查官走到他的身边关切的问候。

    这个游戏像是没有白天,外面还是黑暗,但已经是第二天了。

    “没事。”祁言挥挥手。

    “那就好,维尔大人已经集结了队伍,说是将由您带队前往异教徒疑似活动地点巡查。”

    “嗯,是的,他们现在在哪?”祁言问,他站直了身体。

    “就在门外恭候。”

    祁言没在理会,直接出了门,门外由一小队骑警和调查官组成的调查团集结完毕。首列有两匹马,维尔牵着两根缰绳。

    “祁言大人,您来了,我们出发吧。”维尔将一根缰绳举向祁言,像是击剑士才戴的面罩下发出独特的嗓音。

    “好,出发。”祁言点头。

    全员上了马匹,在祁言和维尔上马的时候祁言感受到一股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从他的背后传来,凉嗖嗖的。

    当他转头看向背后昏暗光弱的街道时,入眼的皆是收拾干净利落的摊位以及大门紧闭的人家,哪有一个人影存在。

    快马加鞭,马蹄声回响在街道,调查团风风火火的朝着远处前行消失在了调查官中心的门前和街道上。

    一座摊位的后面,两道蹲在地上的身影慢悠悠地站起,他们的站姿犹如训练有素的军官,挺拔端正。

    “这名候选者便是高级候选者的传承者吗?”穿着军靴,可身上却是一身休闲装的长发男人问道。

    “是的。”另一个身影,发出洪亮的声音,在他出了第一个声后刻意拉低嗓音,“他没有心计,饱受现实的欺凌,是个不折不扣的落魄者,并且我让手下的童京在樱之暮府刁钻他的生活。”

    “所以他使用的属性值是我们设计的罪恶值梯列?”长发男人很年轻,有种年轻有为而心高气傲的感觉,说话阴柔至极。

    “是的,罪恶值。”

    “很稀有的家伙呢,竟然刚刚来到我们的世界就能过完全继承下来天御级别的能力,刚刚深邃的回眸也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呃。”

    “但是他至今没有使用过,可能是我们的提醒不够到位。”

    长发男子笑得妖异,微微摇首,“不不不,只是他还没有足够的深入,等他进展完第一篇章的故事,就知道使用了。”

    “嗯,明白了。”

    “好了西宫良,我们走吧。”

    街道的窃窃私语消失,很快又响起了另外一段声音,有些聒噪。

    “我们得加快脚步了,你怎么来这么晚?骑警队和调查官都已经出发了。”

    “哎呀,等秋伊么。”

    “秋伊呢?她人呢?”

    “她后来又说在镇外等我们,有些事情要办。”

    “嗯。”

    “话说格鲁的死亡我们要不要告知调查官中心,感觉会有用诶。”

    “不能,虽然是个初始者的任务点,天晓得有没有其他玩家在,奖励被侵占了可亏大了。”

    “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