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十二章 阿京爱上了阿言?
    童京真的是一个招蜂引蝶的男生,仅是入学的第三天他的名字就彻底传遍了整个蓝明一高。蝶当然是学校的女生们,许许多多的女生怀揣着仰慕的心情在课间漫步在四楼的走廊只为与童京擦肩而过,换得童京君不经意的回眸。蜂么,不必多言,自是怨言难书怀有敌意的男生们了。

    又一段课间休息时间。

    童京从自己的椅子离桌走出了班级,霎时外面的走廊像是战场前的整备军马一样骚动起来,女生和男生们各怀心事,都目光打量着出来的童京。

    童京漠视所有投向他的目光,径直走着。

    “喂,小子,你是叫童京是吗?”

    童京打算去洗手间,但走到一半被一排男生拦截在了走廊过道,看戏的男生不少暗暗发笑,女生则都是揪着心,眼神有些心疼。

    站在走廊里拦下童京的学生是蓝明一高的留级生团队,完全就是一群流氓,平时小动作调戏女生,偶尔顺道抢学生几个零花钱。今天看来是童京触及了他们的什么霉头,来找童京算账。

    “正是,不知道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童京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们。

    为首的留着小辫子的男生满脸煞气的凶狠道“我们是谁?打打听打听就知道了,我只是想问你,昨天下午放学为什么拦下我妹妹!为什么强迫她替你打扫卫生!”

    噗通!

    若是心脏最后一次跳动的声音。

    感觉到不对劲而凑到门口边观察情况的祁言有些傻眼了,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在了昨天下午。

    ……

    昨日,下午课程结束。

    祁言收拾好书包后没有离开,因为这是他替川芳子值日的一天。

    当时班级里的同学逐一离开,只有寥寥数位要值日的学生留着,但有一个人特别的扎眼,准确来说是亮眼。

    那是童京,他单肩挂着双肩书包,站在讲台下左侧的位置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墙壁,眼睛盯着的是班级的值日表。

    “作为转校过来的学生,我想我应该为班级尽义务,所以,请问体育委员是谁?请把我的名字加在上面。”

    明明是很随意的一句话,可又像是早就在心中精雕细琢了一整天专门掏个时间来到讲台附近拉风的朝所有人说出来似的,只为提升自己的人格魅力。

    可是左右看看班级,只有五六人,应该没这个必要吧,若是为了装那啥也得在班级同学都没走光的时候就这样脸不红,心不跳逼格十足的说出来么。祁言迅速将自己这种小肚鸡肠的想法排空,且当作童京是个知事明理的好好学生。

    学习委员是个女生,像其余女同学一样,冬季刚进就仿佛提前进入了春天的躁动期似的,双眼泛着桃花,心完全被童京方才“男子汉气概”的言论弄得心思大动,以敬佩的语气回道“童京同学不愧是优秀的京都男儿,那请问你想在哪一天值日?我帮你加上哦。”

    童京稍作思忖,然后转头一眼看到了祁言,开了口道“就和祁言君一天吧,就在今天。”

    “啊?”体育委员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她还以那颗被童京俘虏的心臆想着童京会说出人家想和你同一天值日的话来呢,于是她略感意外的回问道“童京君,你确定?”

    “是啊,有什么值得犹豫的么。”

    “可是……”值日委员有些扭捏,其余今天值日的学生亦是神情不自然,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不是祁言值日的日子。

    “那个……”作为被童京提及的男人,这时候还不出来发话显得也太不合适了,于是他朝童京草草解释,“我是星期五值日,至于今天嘛,是是代替别人的。”

    “原来如此,好的我明白了。”童京看向体育委员,“那就加在星期五吧,我在那天负责值日。”

    看似草率的决定,童京做完这没算完,又走到了还是处于有些发懵状态的祁言身边,用夏之华的语言说道“今天的代替值日工作交给我吧。”

    “为,为什么?”祁言对此实在是匪夷所思,他不敢去想象到底是怎样的理由会让童京对自己……这么好。

    “祁言君完课后会有打工吗?”

    “有,有的。”

    “初次见面时我见到你的平板上有运行一些破解工具,对此我也是有些了解的。做起来应该相当复杂吧,所以我今天帮你一下,让你有时间去做完工作。”

    祁言心中对童京的佩服之情有了起色,他确实被一些破解上的难题困扰了两天,做起来相当费事情,索性接受了童京的好意。

    交接扫帚之后祁言背上书包高高兴兴的回到家中。

    ……

    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今天。

    祁言万万没想到童京竟然没有代替他值日,而是去找了川芳子。

    他已经想好了自己会死的多么惨了,以川芳子的脾气他觉得自己定然会被他哥哥给揍得鼻青眼肿。

    “奇怪。”祁言不敢出声,低声泛着嘀咕,他奇怪于川芳子为什么不找他算账,而是让她的哥哥找童京。

    走廊上的战事仿佛一触即发,两方都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明显川芳子他哥的那一方人多势众。

    “没错,是我。但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川芳子无权让祁言君代替他一直值日,这是欺负人,我只是帮助我的朋友打抱不平。”童京冷眉横对,就像是祁言的私人律师,一板一眼的说道。

    话不对人,川芳子的哥哥明显不是会听道理是那类人,拳头早估计想亮出来了,听着童京不睬他们的话气得眉毛上挑。

    “行,你替你朋友做主是吧,那我就替我妹妹让她感受到什么是兄长的庇护!今天中午午餐时间体育馆顶楼阳台见,不要不来哦,我的人抓也会把你抓来的。”

    说完,川芳子的哥哥带人撞过童京的肩膀大摇大摆的闯过走廊下楼去了。

    站在门口的祁言还是望见了川芳子哥哥对他留下的一个目光,像是要将他给剥皮抽筋。....杂读小说网秒更梦境游戏指南最新章节,欢迎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