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五章 虚幻与现实的交错,开始了
    这样的感觉是惊悚的,远比涉足了死亡的边缘还要可怕,就像是在一场惊心动魄的噩梦循环里刚刚醒来,旧日的魔魇又找上了他这个没用的废物。

    祁言睁开眼睛之后就陷入了长达几分钟的呆滞,沉眠舱的阀门开关开启,他怔怔的盯着天花板许久。

    沉眠舱的沉浸式游戏只是游戏而已,玩家观看到的全都是通过信息头盔里视透屏幕捕捉到的立体画面,所以玩家是清醒的,这毋庸置疑。但就在刚刚,祁言知道自己退出《梦境游戏》后是睁开眼睛……醒来的。

    惊恐万状,心中对于这款游戏的神秘探寻一下子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款游戏,为何说明单机却有着其他玩家,为何玩家是在睡眠的情况下进行游戏下,在睡梦中畅游虚幻的世界着绝无可能。

    短促的安静过后祁言爬出了沉眠舱,拉开了窗帘,外面的初升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原本圆润的脸因为不太安逸的生活在异国他乡而变得有些削瘦,消失的梨涡又可以看见。

    他在微笑,微笑着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至于微笑的具体理由,他稍稍一想竟惊愕住了,于是微笑消失。

    靠在窗边,祁言开始分析《梦境游戏》的非比寻常。

    从昨晚进入《梦境游戏》约十一点钟到早晨已此刻经度过了七个多小时,可这与在游戏内度过的时间不相一致,二者肯定哪里出现了问题。从进入游戏之处他走到绞刑架,经过坟墓,抵达奎斯镇,再加上与nc沟通,其中的时间最多三个小时,一定是哪里出现了漏洞。

    作为存在于世的人,首先怀疑的肯定不会是自己所处的环境出现了问题,他当时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游戏上,发布于旧时代的单机游戏,却还能有运营商为其网络进行联网,背后藏着的会是什么呢?所以最大的bug只可能是游戏本身,游戏背后的人在作祟。

    祁言来到了电脑前,取消睡眠状态打开了屏幕,网页还停留在支付页面上,他轻轻的用鼠标点击时网页链接突然失效,他的心中咯噔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妙。

    果然,退回到游戏商店的页面时《梦境游戏》这款商品完全消失了痕迹,检字搜索也根本无法查到关于它的任何信息,它就这样悄然出现在了祁言的身边,又潜伏了下去,它明明就这样存在着,却不想让更多人发现它的秘密。

    “梦境游戏,真的只是一场游戏么。”祁言发出这样的疑问,侧首看着开着的沉眠舱,回想着昨夜在这场游戏里经过的每一副画面。

    绞刑架、白草横飞的泥泞地面与坟墓、阴郁的镇子,还有那诡异的暹罗猫图案。某种联系在他的大脑里被感知,像是一种熟悉,祁言想要去回忆,脑袋显然不允许他经过这样的追忆立刻疼痛万分,于是他只好稍作休息不再多想。

    关闭电脑和沉眠舱,心事重重的祁言虽然在游戏过程中莫名的处于沉睡状态但他现在还是略感疲惫,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刚刚坐下瞬间如炸毛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他耷拉着眼睛睁得圆而大,不可思议心中恐慌的看着桌面上。

    在他的桌面上,正摆放着一尊雕像,材质不清,可形状已经说明了一切,一只黏沾着海草和触手一样呕心物的暹罗猫!

    ……

    樱之幕府,下午三点。

    祁言来到了铭花町的商业街,他在这里的一家贩卖店兼职打工。

    进入今日负责收银的熟食区后祁言觉得自己的鼻息前仿佛还在回绕着那股海水与血液混杂的腥臭味,由那尊本该属于游戏里的诡异雕像散发出来的。一尊虚幻之物,奇奇怪怪出现在他现实家中的暹罗猫雕像。

    他早上在家中好几次准备再进入《梦境游戏》里探个究竟,甚至已经躺在沉眠舱里面了,他还是感受到阴森徐绕在自己身边的气息,没敢再度进入游戏。

    暹罗猫雕像被他换了好几次位置,无论放在哪里凡是可以视见的位置祁言总觉得作为雕像的死物那双猫眼一直在注视着他。最后祁言将雕像塞进了储物柜里,这才心神稍微宁静。

    “すみません。”

    沉浸在回想诡异经历的祁言被客人的声音拉回现实,是一个女孩正在用不太利索的暮府语言朝他说话。

    “哦,你好,请问你要买什么?”

    女孩看样子是附近的高中生,穿着学生制服,只是奇怪的是还没到开学的时间祁言困惑于对方不用勤奋刻苦到这个地步吧。

    女孩扬了扬自己拎着的一袋烤火鸡熟食。

    祁言接了过来,扫码算账。

    他留意到女孩的表情有些紧张,又假装不经意的观察了她的牙齿,加之对比刚刚从她口中发出的不流利的暮府语综合来看好像女孩是其他国家的人。

    “一共三千元。”祁言将烤火鸡装好袋子放到了台子上。

    祁言说完后女孩没有反应,也没有付款的动作,这时祁言发现女孩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付款的柜台和他身上,而是目光微微侧向了商店里的另一处区域。

    “你好,可以付款了。”祁言提高嗓音。

    女孩在祁言的面前解开了马尾,披散了下来,随后正视向了祁言,一副讨好而又腼腆的笑容。

    这弄得祁言十分尴尬,迟疑了好一会他才用夏之华的语言问道“你……不会是不想付钱吧?”

    女孩连连摆手,然后表情吃惊,用华语回问道“你会说夏之华的语言吗?”

    “我就是夏之华人。”祁言心中放心了些,他猜对了,既然都是自己人应该对方不至于赖账吧。

    “真的么,那太好了,同胞朋友这只烤鸡的钱麻烦你帮我垫上哦,谢谢了!”女孩忽然抓起熟食袋,然后步伐极快的向门口走去,就像是被人追赶一样

    “喂,你这是在……”祁言刚想义正言辞威吓那个胆大女贼的话被自己咽了下去。

    因为那女孩披散下来的头发在转身的霎那漂亮的扬起,一股幽淡的香味钻入了祁言的鼻息,祁言瞬间觉得从那雕像身上感受到了呕心气味被一扫而空。

    最重要的是,这股香味,很熟悉。

    就是昨天沉眠舱故障后他戴上头盔嗅到的香味。

    与刚刚那个女孩的发香一致!

    ————————

    夏之华国家名。拥有巨大陆地和海洋的国家。

    樱之暮府国家名。岛屿国家。

    沉眠舱服务器遵守规则之一所有沉眠舱及内置游戏对应的使用者必须填写与自己国籍相同的服务器。不同服务器间可以跨越交流,游玩。....杂读小说网秒更梦境游戏指南最新章节,欢迎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