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梦境游戏指南 > 第二章 新人没(me)得衣服穿
    草的白色似乎是这个世界唯一的色彩。

    白草之下满是泥泞,所以除了白草全是黑色的,黑的土壤黑色的坟墓和黑色的十字架。

    嘎吱——嘎吱——

    祁言进入了这个世界,耳边传来不远处像是木床摇晃的声响,定睛望去可以窥见半分朦胧的吊影,那是一座残破的绞刑架,不知道曾经吊杀过怎样的恶徒,上面沾染的血都该是黑色的吧。

    体感系统已经自动开启,作为刚进入这个游戏的祁言还是一只小白,只能感受着寒冷往前走。

    游戏没有任何的指示,没有方前女性化机械音的提示,仿佛只能靠着玩家自行去触发情节才能开始真正的游戏。

    反正路只有脚下一条,祁言照着这条路往绞刑架的方向走去。脚下勉强算作是路的道路也是颇为泥泞,就像是踩在史莱姆的身体上一样有些粘稠但不至于束缚,还有些弹弹的。

    逼真的游戏画面,带着玩家进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这是沉眠舱玩游戏的最大优点,沉浸式游戏大行其道的当下没有任何游戏爱好者可以幸免于不去买上一台。

    祁言感叹着这款被贴上落后标签的游戏画面如此精致,强烈的阴郁冲击感让他身临其境,心潮澎湃。那是对于这个黑暗世界未知解密的向往,他已经在路上试着打开了菜单界面,依据解谜成就点这个数据的存在他已经大致可以判断出这是一款怎样的游戏。

    “呼,呼~”

    黑暗的天色下,鬼哭狼嚎的风声渐而大了,夹杂着刺骨的寒流打在穿着初始单薄服装的祁言身上,祁言抖擞了一下,精神百倍。

    游戏里体感的冷热只是神经思维上的错觉,其程度也控制得恰到好处,但是祁言发觉《梦境游戏》这款游戏里的寒风着实冷得有些厉害,他不由的抱紧了自己的身体顶着风走到了第一个建筑物旁,一座漆黑宛若黑曜石为底座打造的绞刑架,连接着斩刀的木头已经腐朽,刀也生了黑色的锈,不知道上面的是否与祁言判断的一样沾满了黑色的干涸血液。

    祁言伸手,触摸了黑曜石底座,一阵麻痹感从指尖传达至大脑,他知道剧情或任务被触发了。

    黑曜石底座忽然浮现出了一张泛黄的纸张,慢慢悠悠飘到了祁言的手边,祁言伸手抓住。

    “黑色是永恒的色调,它将遮掩真神的君容,保护真神不受残害直到他来到我们的身边。”泛黄的纸上由扭曲如蝌蚪的文字写着这段话。

    “看样子是个邪教组织,哪有正义的教派以黑色的信仰的。”祁言摸着下巴,嘀咕道。

    当祁言阅读完纸页上的文字后,游戏系统开始向他传达角色信息,目前他已经知道了在目前场景下自己的身份,一位来自首都的异端调查官。

    异端这样的字眼令祁言更加笃信了自己的判断,任务与邪教有关,没得跑了。

    黑夜,阴风,绞刑架,阴森的环境下祁言开始朝第二个目标点前进。

    依据系统给予的情报,他现在正在前往非常可能是异端窝藏点的奎斯镇。

    “移动工具都没有,真是的。”

    祁言刚刚转身准备沿着路继续前行时打他的身后来了一个人,不会是nc,因为祁言根据对方的衣着以及可以添加好友的栏框就可以确认。

    这,不是一款单机游戏?祁言诧异了一下,他历历在目的记得当时搜索到这款游戏时上面没有游戏类型的任何描述,反倒是有着单机、独立这样的标签。

    沉眠舱匹配的所有沉浸式游戏都会扫描玩家的身材外貌进行模拟游戏角色,所以大家在游戏中看到的彼此都是各自在真实世界的大致模样,之所以是大致那是因为在游戏里肤色、发型、着装甚至毛孔等等都是可以调整的。

    “奶奶的,还没任务提示,冻死我了。”那玩家是个男生,看样子年龄与祁言差不多十七岁左右。

    男生一头黄发,裹着个白色的围巾,看来是通用级别的服饰,这种服饰可以在几乎所有游戏里正常使用。此外男生的服饰就和祁言差不多了,单薄是像是在度过夏天。

    男生注意到了祁言,眼珠子上下一转打量了一下,抿着嘴道“nc也没个正经衣服穿,这游戏画面这么精良,人物模型就这样敷衍?”

    男生将祁言当作了nc,对于这个大马虎玩家祁言善意的做了提醒,“你好,我不是nc,我是游戏玩家。”

    “我了个去去去,见鬼了,这游戏联网?”男生讶异的夸张,伸手指着祁言一副不信,恐怕以为是游戏的刻意制作。

    叙了会话,又各自展示了好友栏,男生这才与祁言达成了认同,这真的不是一款单机游戏。

    那么问题随之而来了,既然不是单机游戏那游戏角色怎么分配呢?就比如说,祁言已经触发了黑曜石底座的剧情获得了调查官的身份,那么这位玩家呢?

    “你是异端调查官是吧?嗯嗯……”男生和祁言通过一番沟通知道了些许情报,他思考了一下尝试着走到黑曜石底座旁。

    可惜,他没有像祁言一样获得纸张抑或触发其他剧情。

    “这样吧,你和我前去这个镇子,应该就知道些身份什么的了。”祁言提议。

    “嗯,那谢了啊兄弟,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是新玩家吗?”男生问道。

    “我叫祁言,第一次玩,所以还不知道这款游戏究竟是一款怎样的游戏呢。”祁言平常就没机会和什么人聊天,这是在一款定义为单机的貌似为恐怖类型的游戏里,又是遇见自己国家的玩家所以祁言难免想搭个伴。

    “我叫睿,也是第一次玩,晚上凑巧不巧的下载了这款游戏,那我就跟着你了哈。”男生没有猜到祁言会用真名作为游戏id,没多想的跟了上去。

    二人走上了前往奎斯镇的路。

    ————————

    旧时代新秩序建立前的时代,新时代的人官方对于旧时代仿佛只有批判,旧时代皆是腐朽落后黑暗,成为人类历史载册的大断档期。但无人追究,至少表面如此。

    光子烙印对网络犯罪者进行对肌肤的颜色图案标识。据说是国际科研中心研究产物,凡是进入沉眠舱的犯罪者被录入察觉,光子会立刻与入舱者肌肤及血液进行反应,留下不可抹灭痕迹。医院有技术进行抹除,但是没有官方文件院方无权进行抹除。当然,不排除利欲熏心的私下图利者。....杂读小说网秒更梦境游戏指南最新章节,欢迎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