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野性时代 > 468【老同学来电】
    宋维扬玩游戏自然不卡,他去年夏天就接入1宽带了。

    宽带这玩意儿,中国1999年就开始推广,连远在大西南的蓉城都有。蓉城的第一个宽带用户,是1999年9月接通的,那位先生的网速直接从14.4k提升到512k,上网感觉就跟坐火箭一样快速。

    进入暑假之后,豆豆已经彻底沦为网瘾少女,其游戏等级能排进全服前20名。

    之所以只能排进前20名,是因为她亲妈和小姨采取了限制措施,规定豆豆在暑假期间,每天只能接触电脑2个小时。

    又是一个夜晚,豆豆坐在电脑前大喊“小姨,你快上线啊,我带你升级。”

    “别闹,我在跟人聊天呢。”林卓韵敲击着键盘道。

    豆豆说“你在背着叔叔搞网恋吗?”

    “是啊,我在跟人网恋呢。”林卓韵好笑道。

    豆豆连忙跑过来,瞧了几眼聊天信息,顿时失去兴趣“又在聊小说啊,没意思。”

    宋维扬洗完澡回来,笑嘻嘻说“谁搞网恋呢?”

    豆豆抬手一指“小姨!”

    林卓韵连忙解释“有个西陆的朋友,跟人组建了‘龙的天空’论坛,还准备搞一个作者社区,邀请我去当驻站作者。”

    “喜欢就去吧。”宋维扬根本没听说过这个论坛,想来是没有什么发展前途的。

    林卓韵说“还是算了吧,我要留在榕树下,编辑们对我挺照顾的。”

    林卓韵不但已经成为榕树下的“知名作家”,而且早在五个月前,就荣升为《萌芽》杂志的栏目编辑。她刚进杂志社时属于兼职,只负责初审稿件,现在拥有一个杂志栏目的编辑权利,并且成为《萌芽》网站相关内容的版主。

    这种升职不算快速,毕竟林卓韵研究生毕业,只做栏目编辑已经有些屈才了。

    林卓韵却干得很起劲,经常回来跟宋维扬聊杂志社趣事,今天又发现什么好玩的文章啊,又发现某个天才文学少年啊。连《萌芽》总编的儿子,都被林卓韵拉去榕树下发表小说。可惜宋维扬不了解小说界的情况,更不知道这位杂志社的太子爷,未来将成为跟蔡骏齐名的悬疑大王。

    豆豆可对文学没有兴趣,嚷嚷道“叔叔,快来一起练级打游戏。”

    宋维扬笑问“豆豆,你想过自己长大以后要做什么吗?”

    “长大之后再说。”豆豆答道。

    宋维扬道“做什么事情都不能沉迷,就像打游戏一样,你不能整天都想着打游戏。”

    豆豆委屈地说“我没整天想着游戏啊,上午要在家做暑假作业,下午还要去培训班学才艺。也就晚上能玩一会儿,多可怜啊,这也能叫沉迷?”

    “你书画学得怎么样了?”宋维扬问。

    “还行吧,”豆豆说,“反正比学围棋更好。去年我跑围棋班里一看,除了我全是小孩子,我都能当他们的阿姨了,也亏我妈能想出这种馊主意。”

    宋维扬正准备再说,手机突然响起来,而且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请问找谁?”宋维扬问。

    对面传来压着嗓子的声音“是宋维扬先生吗?恭喜你成为本公司第10万个幸运顾客……”

    “周大少,请说人话!”宋维扬直接打断。

    周正宇惊讶道“可以啊,老宋,这都能听出是我的声音。”

    宋维扬道“废话,就你刚才那骗人的台词,都是当年我玩剩下的,你好歹学一些新鲜玩意儿啊。”

    “那啥,不多说废话了,”周正宇道,“小爷我已经拿到硕士文凭了,今天晚上刚刚回国。两年不见,怪想念咱宿舍哥们儿的,什么时候大家约出来聚聚?”

    宋维扬笑道“你来安排。”

    周正宇问“宿舍的兄弟们,现在都什么情况?你平时有跟他们联系吗?”

    宋维扬说“逢年过节会打打电话,除了王波和彭胜利之外,我跟其他人都没见面了。王波就在盛海,已经当官了,正科级小干部,整天人五人六的。”

    “我操,可以啊,升得挺快。”周正宇说。

    王波的升迁速度,说快也快,说不快也不快。毕竟是名牌大学生,放十年前毕业就能当副处,现在自然是竞争激烈了许多。但王波有学校学生会和社团的底子,在团系统里有些校友关系,又跟宋维扬是寝室同学,自然会受到领导的特别重视,两年提正科属于合理范围之内,甚至还可以更快一些。

    宋维扬道“彭胜利在京城,跟丁明一起开公司,这你是知道的,他们两个现在都是有钱人了。”

    周正宇问“其他人呢?”

    宋维扬道“李耀林还是在油田工作,这孙子去年结婚都不通知我,后来儿子满百日才给我打电话。他嘛,最近也高升了,当上了企业法规部的实权小领导。”

    “牛逼,都很厉害。”周正宇笑道。

    李耀林给油田副总当秘书,也是因为宋维扬的关系。

    前段时间颁发五四青年奖章,有一位就是油田的老总,宋维扬喝酒时提了几句,半个月后李耀林就被提了一整级。当然,宋维扬还特地打电话叮嘱了一番,让李耀林千万别谨慎,因为这位老总挺出名的,宋维扬记得此人后来落马了。

    有宋维扬保着,李耀林只要不乱捞钱,应该就不会有翻船的危险。

    周正宇问“聂军聂大作家呢?”

    “现在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去年在修仙。”宋维扬说。

    “修仙?”周正宇不解道。

    宋维扬道“这家伙跑去终南山隐居了,还拜了个师父,说是要搞什么苦修。”

    “哈哈哈,改天我给他送去一车大鱼大肉,看他还怎么苦修。”周正宇大笑。

    宋维扬道“人家在深山里,下车之后还要走一天,你只能雇人把大鱼大肉挑进山里。”

    周正宇说“行吧。我只有你和丁明的手机号,你把其他人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来约时间大家聚一聚。”

    宋维扬很快把众人的电话号码发过去,林卓韵已经结束了网聊,正窝在客厅沙发里看电视。

    “看什么呢?”宋维扬问。

    林卓韵笑道“我正在看韩寒舌战群雄。”

    宋维扬往电视里一瞅,却是央视2套新开的《对话》栏目,这节目也邀请了他下个月去参加。

    只见一个梳着麻花辫的现场女观众,正在狂怼韩寒,结果被反怼得只能转移话题。

    麻花辫“我直白的问一下,你是用icq呢,还是qq呢,还是在聊天室里?”

    韩寒“就聊天室里。”

    麻花辫“那看来你还没有真正的长大,如果想长大,就用icq或者qq吧,那才是成人的世界。”

    宋维扬差点笑出声来,qq居然代表着成人的世界,这是在给小马哥打广告吗?

    整个节目,前半段是嘉宾在夸奖韩寒,后半段则是现场观众狂怼,还拿辍学的韩寒跟哈佛女孩对比,简直被当成了学生群体中的反面教材。

    宋维扬突然问“我一直有个疑惑,韩寒为什么出现在c组,是不是有什么内幕?”

    林卓韵说“以前我也觉得是意外,现在想想,应该是有内幕吧。”

    “《杯中窥人》是代笔的?”宋维扬道。

    “不太清楚,”林卓韵说,“但《三重门》应该不是代笔,这很符合他的年龄段。管他呢,c组没有保送大学的资格,评委们也不会说什么。”

    宋维扬倒是有个想法,现在搜狗的博客做得要死不活,或许可以请韩寒和一些明星入驻。现在的网络环境以后够了,正是博客发力的时候,周正宇不是要发起同学聚会吗,下次去京城的时候可以跟丁明和彭胜利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