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四十六章 所谓内忧外患
    宇文宝珠自己想了想虽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妥,但是内心到底是为了那个丫鬟的话动心了,因为现在她是真的将宇文伽南和白朗月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恨不得立刻就折磨死她。所以她知道这个丫鬟的话很危险却还是忍不住蠢蠢欲动。

    她去了赵侍妾的那里,将这件事跟赵侍妾说了。

    赵侍妾想得比她多,别的先不说,见见人还是有必要的,如果真的可以,她当然愿意和对方合作。而且她猜这个丫鬟不仅仅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和白朗月有仇,她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仇,或许这一点也是可以利用的。

    至于她说的那个叫春娇的丫鬟,赵侍妾打算等事情了结之后再处理这个丫鬟,若是这个丫鬟是别人安插进来的,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如何的,这个丫鬟都必须死!

    春娇很快便联系上了红杏,红杏找了个白朗月出门的时间悄悄来了赵侍妾的院子。

    赵侍妾盯着红杏放肆的打量了一番才问道“你说你和王妃是仇人?你说说是什么仇人了,我总得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才好和你合作,总不能让我当个傻子,为了你一个丫鬟的一两句话就把自己的前途将来都交到你手上吧。”

    红杏笑了笑,看着赵侍妾的眼神没有丝毫作为奴婢该有的卑微低贱,坦然的直视着她,道“赵侍妾,你不用管奴婢和王妃到底是有什么仇,你只要知道奴婢来王府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王妃就行了。主院的守卫很森严,奴婢即便想进入屋子里伺候也是十分艰难的,更要花费许多的时间,奴婢等不了那么久。最有用的法子大概就是找个帮手了,所以奴婢才会找上赵侍妾。”

    “奴婢觉得这王府只有赵侍妾能和奴婢合作了,相信赵侍妾要除掉王妃的决心是和奴婢一样的。赵侍妾你也不用跟奴婢说你对王妃没有恨,二公子是怎么死的,奴婢可是知道的,说是大公子杀的,可追根究底不还是因为王妃和南平郡主吗?”

    红杏提到宇文枭珩立刻就刺激到了赵侍妾,让她面色顿时一变,双眼也迸发出了浓烈的恨意。

    枭珩就是她心里的痛,最严重的伤疤,永远都不会好,每想到一次就要狠狠的痛一次。

    “你难道以为说这样的话就能打动我了?你要知道你今天要是不能说服我,转头我跟王爷提一提,以王爷对白朗月的重视,你怕是走不出这王府的。借着你的事,我再跟王爷说我已经悔改了,从此之后我会安守本分,一心一意伺候王爷和王妃,你说王爷会不会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赵侍妾冷笑了一声,看着红杏说道。

    红杏眉头蹙了蹙,沉默了一下才道“罢了,既然奴婢已经选择了要和赵侍妾合作,总该是要点给诚意的。”

    “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那便拿出点诚意来啊。”光靠一张嘴是不行的。

    红杏想了想道“赵侍妾你知道王妃在来京都之前是在哪里的吗?她人又是哪里的人?”

    赵侍妾愣了一下,“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过还别说,她真不知道。白朗月的事王爷瞒得很严,一般人根本就查不到,她也不是没有试过要去查,想要查清楚白朗月的事,看看有没有什么把柄能让她利用的。但是可惜,根本就查到,王爷瞒得死死的,而且看样子也处理过了。

    她有想要娘家的人帮忙打听一下的,但是娘家那段时间事也挺多,爹和几个哥哥也说让她暂时不要想太多。结果呢,她不想那么多,就落到了如此地步。

    现在这个丫鬟这样说,难道是知道什么?

    红杏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赵侍妾你有所不知,王妃其实是西羌国的人。当年她和去西羌国游历的王爷私定终身,坏了家族的规矩,被家族的人赶了出来,家族还想要除掉她保住家族的声誉。可是王爷却帮她从西羌国逃了出来,去了凤歧国。”

    “想来赵侍妾你也知道南平郡主是在凤歧国长大,但是赵侍妾你恐怕不知道南平郡主在凤歧国,在燕京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出身并不低。她是燕京阮府的小姐,而她以前的爹阮大人,是凤歧国朝廷的一品大员。这个阮大人以前在青州的时候曾经娶过一个女子,后来这个女子生了南平郡主,到了燕京之后那个女子死了,然后阮大人才娶了现在这个夫人。奴婢这样说赵侍妾你明白奴婢的意思了吗?”

    赵侍妾和一旁的宇文宝珠都呆住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宇文伽南是燕京阮府的小姐,她在燕京的爹是朝廷的一品大员,这个阮大人曾经娶过一位妻子,而这个妻子后来死了……而宇文伽南却说是王妃的女儿,难道、难道……

    赵侍妾想到了白朗月来京都的时间,再联想一番就不难想象了。

    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到了极致,震惊的道“难道、难道王妃就是这个阮大人以前娶的妻子?王妃竟然嫁过人?”

    这……这件事她还真是没有想过,之前让人来大闹大婚的时候也只不过是想……她是歪打正着了?如果那个时候她知道这件事,那是不是就能把白朗月的名声给毁了而不是像大婚那次那样,没有动白朗月分毫,反倒是把自己搭了进去?

    而且白朗月竟然是西羌国的人?这是不是太过……赵侍妾觉得惊讶不已。

    而宇文宝珠更是没有想到两人的身份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当初她去燕京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过宇文伽南娘家的事,只知道她是宁王妃,出身并不差,她根本不知道其他事情!

    “赵侍妾,这个消息能不能表达奴婢的诚意了?不怕实话告诉赵侍妾,奴婢其实就是王妃家族那边派过来的人。原本家族的人以为王妃早就死了,过去十几年才没有继续追杀她,可是没有想到她熬了十几年最后竟然熬过来了。家族那边的人收到了消息,所以才派了奴婢过来,目的就是为了除掉王妃,免得以后她玷污了家族声誉。”红杏说道。

    赵侍妾心里不受控制的掀起了波澜,心跳也开始变得激烈了起来,面上流露出了一丝压抑不住的激动。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了。白朗月竟然是西羌国的人!西唐和西羌国的关系可不好,王爷堂堂一个摄政王,怎么能娶西羌国的人为正妃呢?而且白朗月之前还嫁过人,嫁的还是凤歧国的一品大官,简直就是荡妇,人尽可夫!她怎么有脸,怎么还有脸嫁给王爷,当摄政王正妃呢?

    这样的事,换做是她,怕是宁愿死也不会一女侍二夫的,白朗月果然是个不要脸的贱人啊!

    赵侍妾压根就忘记了西羌国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

    她只要想到白朗月之前嫁过人,还是凤歧国官员她的内心就已经激动得不行了。

    “那你有什么法子除掉她?”赵侍妾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问。

    红杏笑了笑,“奴婢不是说了吗?奴婢是好不容易才混进了主院,可是却一直没有办法靠近屋子,即便是有法子也无从下手啊!所以才想着和赵侍妾联手,毕竟赵侍妾也想替二公子报仇的不是吗?如果我们合作,奴婢相信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机会除掉王妃的。只要除掉了王妃,南平郡主其实也不足以为惧了,赵侍妾一个人不行,不是还有赵家吗?”

    赵侍妾眸光一闪,抿了抿唇,道“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说着她斜睨了一眼红杏一眼,眼含威胁,“你若是敢耍什么手段,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了。我好歹是王府后院的女人,身后有赵家,你……西羌国,你所谓的家族的手还伸不到京都来吧?”

    红杏面色微微一僵,暗暗咬了咬牙。

    若是主子的手能伸到京都,又何必派她过来,想法子除掉白朗月,而不是直接出手将她杀了呢?

    “赵侍妾放心,奴婢的目标只是王妃,只要这个目的达到了,奴婢便会离开京都返回西羌国复命。到时候京都这边的事就和奴婢没有任何关系了,奴婢也不想多生事端。”红杏很是真诚的说道。

    赵侍妾笑了笑没说话。

    晚上主院里,白朗月坐在椅子上听着丫鬟禀报今天府里发生的事。

    “王妃,那个叫红杏的丫鬟要不要先捉起来再好好审问清楚。王爷有的是法子撬开她的嘴巴。”

    白朗月笑了笑淡声道“不用,什么都不用管,以后她去见赵侍妾的话就让她去,你们只当什么都不知道,暗地里盯紧了她就是。”

    “王妃是想……”

    “这府里说不定还有其他同伙,现在把她捉了,审问不出什么来的。而且赵侍妾还什么都没有做呢,就这样破坏了他们的计划岂不是太可惜了?”

    丫鬟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用意,“还是王妃考虑得周到。奴婢会让人盯紧了红杏的。”

    “这件事就不用告诉王爷了——”

    “什么事不用告诉我?”宇文雍没想到才走进来就听到自己的妻子让丫鬟瞒着自己事情。

    “王爷安好。”

    白朗月摆了摆手,在他问话之前让丫鬟退了下去。

    “你有什么事想要瞒着我的?”宇文雍问。

    既然被他听到了,白朗月也不隐瞒了,将事情说了说。

    宇文雍眉头一皱,“你心里可是有怀疑的对象了?”

    白朗月点了点头,“大概是西羌国那边派来的人。”

    宇文雍面色一沉,冷冷一笑,“她们的动作倒是快,竟然就把手伸到我摄政王府来了。”

    “也不算快了吧,比我原本意料的要晚了一些,毕竟我醒过来也有些日子了。”想来是以前她们以为她死了,所以放松了警惕,这么多年也不再派人来监视她,不然的话怕是早就动手了。

    这次派来了一个丫鬟……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的。对了,我想问问你,最近凤歧国和西唐有没有打仗的可能?”白朗月不想在那件事上多说什么,很快就转移开了话题。

    宇文雍顿了顿,有些惊讶她会这么问,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很快又明白了。

    他沉吟了一下才说道“据我收到的消息来看,凤歧国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找借口挑事了。而这个借口不外乎就是伽南和明阳两人。凤歧国现在已经立了太子,就是那凤朝阳。凤歧国那老皇帝也真是老糊涂了,明阳挺好的他看不上,反倒看上了凤朝阳那个没用的东西。”他语气里满是对凤朝阳的鄙视,丝毫瞧不上他。

    “你是说到时候凤朝阳会让西唐交出伽南和明阳?”白朗月眉头一皱,神色有些担心。

    宇文雍有些漫不经心的道“不一定,得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你放心,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定不会叫任何人欺负了伽南和明阳的。”

    他这么说白朗月自然是相信他的。

    “有时间还是提醒一下伽南和明阳吧,这两人整天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听伽南说她准备着要去一趟南平,这不是胡闹嘛。南平离京都可不近,那边环境又差,她跑去南平做什么?”

    宇文雍听到她这样说,眸色闪了闪,脸上闪过了一丝心虚,“咳,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咱们就别管那么多了。而且伽南是个聪明的孩子,她做事一向有分寸,你要相信她。南平是伽南的封邑,她想要去看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白朗月担忧着自己的女儿,一时间倒是没有发现宇文雍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更加不知道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也同意了他们两人说去南平的事。

    白朗月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也不知道她成了南平郡主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当然是好事了,你没看见自从伽南成了郡主之后送到府上的帖子就多了不少吗?这意味着伽南已经融入京都的贵族圈子了。”

    白朗月蹙了蹙眉,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去南平的事宇文伽南倒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一开始凤明阳是不同意的,觉得太危险了,可是后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了他,让他同意了。两人又说服了宇文雍,得到了宇文雍的答应之后就开始准备去南平的事了。

    表面上宇文伽南对外的说法是去南平看看自己的封邑之地,这个说法倒是不会让人怀疑的,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她是南平郡主,想去自己的封邑看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以往有封邑的公主也做过这样的事,有些甚至会直接搬到封邑之地去居住,或者是嫁到封邑之地,这样的好处也有很多,也会方便很多。

    没有什么心思的人知道这个消息自然不会多想什么,可是落在有心人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宇文龙启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这是一个除掉凤明阳和宇文伽南最好的机会!

    南平远离京都,一路上就不说了,就是南平这个地方,若是凤明阳和宇文伽南在南平出了什么事,皇叔也是鞭长莫及。而且也怀疑不到他身上,他可以有一百种借口和理由洗清自己的嫌疑。

    他进了皇宫一趟,将自己的想法跟皇上说了说。皇上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又有些疑心。

    不说凤明阳和宇文伽南两人了,就是宇文雍,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危机感,没有察觉到平静下的杀机,能放心让宇文伽南和凤明阳两人去南平?会不会这其中还藏着什么阴谋?

    可是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他们能干什么,眼下又确实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最后还是迫切除掉凤明阳和宇文伽南的心思占了上风,皇上最终支持了宇文龙启,让他放手去做,务必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