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情况危急(一更)
    看到凤明阳喷出来的那口血,阮伽南的心突然被一种深深的恐惧所充斥着,然后重重的坠入了冰窟窿中。

    上次凤明阳发作的时候并没有吐血,为什么现在会吐血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情况……她忽然有些不敢想。

    她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了下来,“快,把王爷扶到马背上,你们先带着王爷赶回行宫请张大夫!”

    天璇明白现在王爷的情况危急,也不多说什么,将食指和大拇指圈起放到口中吹出了一声奇特的哨声,在附近搜寻的摇光听到这上哨声用轻功飞掠了过来。

    “摇光,快,和我一起把王爷扶上马背,王爷体内的毒发作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回行宫找张大夫!”天璇不给机会摇光多问什么急切的说道。

    摇光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快步走了过去和天璇一人一边将昏迷的凤明阳扶了起来往马的方向走了去。

    走了两步天璇又停了下了脚步,回头抱歉的道“王妃,我们就先带着王爷回去了,请王妃路上小心,我们会留下几个人护送王妃回去的。”

    阮伽南皱着眉头,摆了摆手道“我没事,王爷要紧。”

    “多谢王妃体谅。”这个时候天璇也再多说什么客套的话了,两人将凤明阳扶上了马背,天璇轻松一跃就坐到了马背上,一刻也不耽误护着凤明阳扯着缰绳让马掉头就直冲着行宫的方向狂奔了去。摇光紧随其后,也飞快的追了上去。

    阮伽南站在原地看着两匹马飞驰而去,目光阴沉冰冷,手里紧紧的攥着从凤明阳怀里找出来的药瓶。

    这药瓶里面装的药一直都是他用来压制体内毒素的药,是张大夫研制出来的,他一直也都随身携带,吃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像今天这样的问题。上次明明他发作的时候吃了药很快就好起来了,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好起来,反而吐血了呢?

    难道是他的病情加重了,所以导致了张大夫之前研制出来的药已经没有效果了?又或者是他的药出了问题。可是药是张大夫配制出来的,张大夫的为人她想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她也无暇多想,很快就收敛起心神,骑上了天璇留下来的马领着剩下的人也朝着行宫的方向疾驰而去了。

    天璇以最快的速度将凤明阳带回了行宫安置在了暂住的大殿里。

    凤明阳面色灰白中带着一丝青黑,嘴唇发紫,看起来了无生息的躺在床榻上,气息微弱,即使是在昏迷中他身上的痛苦依然没有减轻分毫,时不时的发出一声细微的痛苦呻吟声。身上的衣服先是被汗水浸湿,接着又因为过低的体温将已经湿透的衣服变得冰冷。

    按照以前他发作时的情况来说这会儿他应该是处于体温升高阶段了,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体温一直维持着冰冷中。天璇急得不行,却又毫无办法。

    张大夫几乎是被摇光拎着飞过来的。

    张大夫一阵哀嚎,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啊!问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他他又说不清楚,只是说是王爷出事了。他一说是王爷出事了,他就猜想是不是王爷体内的毒又发作了。虽然觉得这个时候发作似乎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

    可是等他来到大殿,看到凤明阳的情况之后却是面色一沉,神情变得异常的凝重了起来,飞快的走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王爷这次的情况怎么会如此严重?”他走近一看大惊失色,忙在一旁坐了下来,手搭上了凤明阳手腕,还没有碰上他的手腕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逼人的寒气从他身上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他一模,眉头顿时紧紧的皱了起来。

    “老夫给王爷配的药呢?为什么不吃!你们简直就是胡来,你们就是这样照顾王爷的吗?陆英呢!”张大夫大怒。

    “陆英被王爷派去做别的事了。”天璇说道。

    “王妃呢?难道还没有找到王妃?”张大夫惊问。

    宁王妃失踪了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这两天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他以为,以为王妃已经回来了,难道是王妃还没有找到,或者是有了什么坏消息,所以王爷才急得发作了?

    天璇正要解释,阮伽南就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张大夫,王爷方才去找我了,我们正准备回来的时候王爷突然就发作了,时间很快,我们都没有来得及做反应。至于张大夫给王爷配的药,王爷吃了,可是王爷吃了之后却吐血了!”

    “什么?吐血?这不可能!”张大夫反射性的道。

    他自认医术虽然比不上神医,但是也绝对不会出这样的差错。王爷压制体内毒素的药一直以来都是他配制的,王爷吃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和意外。他也是根据王爷身体的具体情况来更换药的配药,所以才能一直压制王爷体内的毒。怎么会吃了他的药之后就吐血了呢?这不可能!

    天璇也沉声说道“张大夫,王妃所言不假。那药是我亲自给王爷喂进去的,可是王爷吃了没一会儿就喷出了一口血,接着就晕倒了。而且王爷的体温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升,一直处于冰冷的状态。张大夫,王爷的身体一直是你负责的,你赶紧想办法啊!”

    再这样下去,王爷就要被冻坏了!

    “张大夫,先让王爷的情况缓下来吧,其他的事稍后再说!”阮伽南来到床边坐下,看着昏迷中依然难以摆脱痛苦折磨的凤明阳心里忽然一痛,他看起来像是随时会撑不住一样。即使他们再小心,再防范,但还是着了别人的道。

    他随身携带的药怕是早就被人换了,会换了他的药的人一定就是柔妃!

    想起离开围场的时候她回头看到柔妃脸上转眼即逝的怪异表情,现在终于找到答案了。

    柔妃怕是早就算计好了。不管凤明阳有没有被命令护送大皇子的尸体回燕京,他迟早会发作,一旦发作,那就一定会吃随身携带的药,只要他一吃,就一定会出事。又或者是他这次发作之所以会如此的严重,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柔妃又暗算了他。可是他们却一无所觉。

    能把凤明阳随身携带的药换了,神不知鬼不觉,那这个人一定就是他们身边亲近信任的人。

    想到这,她又不由得想起了豫让对自己说过的话。

    他们的敌人,那个躲在暗处的人,是他们不知道还没有发现的人。会不会和这次换了凤明阳药的人是同一个,或者是同一伙人?如果是,那是不是说和豫让合作的人其实是柔妃?

    豫让并不知道他们知道了柔妃的真面目,所以才会那样提醒她。如果是柔妃,那八皇子一定也参与到了这件事里。

    想到这,她不由得用力的闭了闭眼,垂在身侧的手一紧。

    等着瞧,今天他们让凤明阳受的苦,他日必定百倍奉还!

    她思绪翻腾的时候张大夫已经拿出了金针,迅速的在凤明阳身体各大重要穴位上扎了下去,并且在他十个指尖上都扎了个洞,缓缓的滴下了鲜红色的血。

    看到这情景,阮伽南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为何要放血?”而且这画面怎么看起来很是熟悉?老头替母后解毒的时候不也有这道程序吗?难道凤明阳中的毒和母后中的毒有什么共通之处?

    张大夫面色凝重,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但还是回答了她的话,“王妃有所不知。王爷体内的毒不但已经渗入了王爷的五脏六腑,而且就连血液里也都已经沾染上了。如果是平时,王爷发作的时候只要及时吃下老夫配制的药,将发作的毒压下去,一时半刻的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可是今天情况特殊,王爷的血液里都带着毒,想要缓解,除了扎针之外,放血也是最快最有效的一个办法。”

    说着说着他叹了一口气,“只是放血一事对王爷身体损害太大,即使这血的分量并不大,但是对发作的王爷来说却是……本来王爷发作就需要大量的精血维持体内五脏六腑生机,这个时候精血只会嫌少不会嫌多。如果在这个时候放血,对王爷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啊!”

    阮伽南面色不由得一变,“那王爷会有危险吗?”

    张大夫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危及性命倒是不会,不过却会让王爷身体更加的羸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王爷怕是要在床上好好调养,不能再有丝毫的损伤了,不然的话只会加速王爷身体的衰败。即使撑到了解药,也于事无补啊!”

    总之一句话就是现在用放血的方法来缓解症状其实就是拿王爷的生命力换来的!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放血?

    张大夫叹了一声,“老夫这也是没办法啊!王爷现在的情况危急,若是再这样下去,王爷就算能撑得住,熬过这一次,也会丢掉半条命!王爷这次发作显然和往常不一样……”说着他眉头一皱,“老夫怀疑王爷是不是误用了什么东西才触发了体内的毒,而且还让王爷的情况加重了。王爷的脉搏也非常的凌乱,体内气息乱窜,虚弱非常,仅有的一点内力也是若有似无。”

    实在是诡异,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王爷如此。

    “你是怀疑有人对王爷下了毒?”阮伽南眉头一皱。

    张大夫有些迟疑,不确定的道“现在暂时还不清楚,具体的还得等王爷内息平息下来,稳定下来老夫再仔细检查一遍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现在王爷身体实在没办法看出太多。”

    他只知道现在王爷体内原本处于半沉睡状态的毒已经完全苏醒活跃起来了,这对王爷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他心情有些沉重了起来。

    突然,他眼睛一亮,兴奋的说道“王妃,你、你的师父,韩湘子神医啊!只要神医在,那王爷的问题一定能迎刃而解的!”

    天璇也是面色一亮,沉寂的眼里点燃起了希望之光,期盼的看着她,“对啊,王妃,韩前辈,韩前辈是神医,只要韩前辈在,那王爷体内的毒一定就顺利解开的!”

    大家都以为王爷的身体已经好起来了,神医已经把解药配制出来了,可只有他们这些亲近的人才知道,根本就没有神医,更加没有解药!那些人忍耐得也是足够久了,直到现在才终于忍不住出手。可是他们竟然没有护住王爷,让他们得逞了!

    天璇是越想就越后悔自责。

    阮伽南在看到凤明阳发作的时候就后悔得不行了。没想到当初的一时不在意,敷衍了事,竟会让他陷入如此境地。若是当初她没有想着拖一拖也没有关系,没有相信他的话,真的以为他暂时并没有大碍,想着等师父处理完母后的事情再……今天他就不会被人暗算成功了!

    她第一次有了后悔得情绪。

    “我师父离京去采药了,去了哪里,到底会去多久我也不知道。”她有些懊悔。

    大家顿时就失望了。

    “这……王妃难道不能联系上神医吗?”

    她叹了一口气,“就算我给师父写了信,师父也不一定能收到啊!”师父那性子,唉,说起来都头疼。

    “张大夫,现在就请你尽力帮王爷稳定下来,我会想办法尽快联系上我师父,让他速速赶回王府的。”她望着张大夫,郑重的说道。

    张大夫忙道“老夫人自当尽力。”

    屋里的情况正危急,大家焦头烂额,心急如焚,屋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吵杂声。

    阮伽南眉头一皱,面色一沉,“天璇,去看看怎么回事。”

    天璇转身走了出去,但很快又走了回来,脸上似乎有些为难,说道“王妃,屋外是大皇子妃,属下猜测是大皇子妃听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才赶了过来刺探。”

    阮伽南勾了勾嘴角,眼里闪着冷光。

    她看了眼床上的凤明阳,冷声吩咐道“天璇,你带着人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进来。如有违抗,杀无赦!”

    “是,王妃!”

    阮伽南匆匆换了身衣服便走了出去,就看到大皇子给在门外吵闹着非要进来,丹砂,还有陆英等人正拦着,双方僵持着。

    “大嫂,你这是怎么了?你不去守着大哥的遗体,跑到我们这里来吵什么?”她走了过去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大皇子妃看到她不由得惊呼了一声,脱口道“阮伽南!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阮伽南不由得笑了,“我什么时候失踪了?前两天我不过是和王爷闹了矛盾,生气了,所以一个人躲了起来,怎么就成失踪了?我就在如意洲上面的宫殿待了两三天。气消了自然就回来了,大嫂怎么会以为我失踪了?”

    “你胡说!你明明就是不知道被谁劫走了,不然的话九弟怎么会惊动那么多人去找你!你想骗我,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你身为女子,却失踪了几天,早就没有了名节,竟然还敢回来,还有脸回来!”大皇子妃因为大皇子的死,既伤心又担忧以后的路,日夜不得安宁,面色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憔悴蜡黄了不少,和阮伽南的面色红润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所以大皇子妃看到她这副样子,心里是既恨又嫉妒。

    她已经不是如花的年纪了,原本还有丈夫可以依靠,但是现在一下子就什么都失去了,即使以后还保留着大皇子妃的荣耀,但也是不能和大皇子还在的时候相比的。以后她的生活会一落千丈,她的荣华富贵也会成为过眼云烟。

    可是阮伽南……她是宁王妃,即使被怀疑是杀了夫君的凶手,可是父皇却依然那么相信九弟。不怪其他小叔如此忌惮九弟,就连她,一个妇道之人也看得出来,九弟的存在威胁到太多人了!

    父皇一直这么偏宠九弟,作为王妃的阮伽南又能差到哪里去?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九弟呢?大皇子妃有些怨毒的想着,目光阴狠的盯着阮伽南。

    阮伽南摇着头,“大嫂你这话实在是荒谬可笑。我一直在行宫里,从未失踪过,何来的失去名节?大嫂,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

    大皇子妃算是见识到她的无赖了。整个行宫的人都知道她失踪了,不然的话九弟为什么如此着急,可是她居然死活不承认!她伸出手指,指着她气得面色铁青,本来就一脸的憔悴蜡黄了,现在又气成这样,一张有些富态的脸看起来竟然有些吓人恐怖。

    大皇子妃深知自己是说不过她的,只得深呼吸了几口气,勉强冷静了下来,问道“我听说九弟又身体不好了,所以带着大皇子府上的府医过来了,让府医看看九弟吧。现在比不得在燕京,也比不得在围场,还需要九弟护送夫君的遗体回燕京呢。九弟可是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差错。”

    阮伽南淡淡的笑了笑,扫了眼低眉顺眼站在大皇子妃身边的人,眼里闪着冷光,“不用了,我们宁王府也带了大夫过来,已经看过了。王爷并没有大碍,就是因为这几天一直没有找到我,以为我出事了,一时气急攻心,这才有些不舒服。大夫说了,只要喝碗安神汤,再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就好。”

    ------题外话------

    华丽丽的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