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蛇蜕
    李萌怀里抱着毛绒熊李能,仰着脑袋站在猫果树下,举着小手,一只一只数着树上那些喵喵叫着的大大小小的猫咪。

    即便耳朵被聒噪的猫叫充斥着,也没能阻止她的认真。

    “噫?!怎么不见呢?!”

    小女巫绕着猫果树,数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最终确认自家表姐变成的小白猫并没有呆在猫果树上。

    今晚稍早些时候,蒋玉与她制定了秘密作战计划,让她忽悠着猎队来猫果树这边集合,然后蒋玉自己变成猫后可以充当猎队的诱饵。

    最开始的时候,李萌对于这个计划是拒绝的。

    这么危险的事情,不能表姐想做她就跟着胡闹。好歹自己已经是大学生了,已经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知道巫师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

    但当表姐拿出一份给李萌安排的新日程表后,李萌立刻妥协了——按照新的日程表,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六个小时都标注了学习、学习以及学习的字样,此外还要早上六点起床,午餐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等等。

    简直要了李萌的老命了。

    所以,小女巫最终哭丧着脸,接受了蒋玉安排的作战计划。

    但是她也反复强调,倘若事有不谐,被家里或者学校抓住了,她可不背黑锅。对此,蒋玉自无不可,欣然答应。

    然而眼下。

    “这跟计划的不一样呐。”李萌咬着指头,盯着树上那只漂亮的波斯猫,一脸茫然。

    波斯猫一脸骄傲的趴在结实的树干上,丝毫没有在意树下那直愣愣的目光。对于它来说,被人类观赏是必然的,不被观赏才不正常。

    “什么不一样?”萧笑刚刚也在留意猫果树。

    与李萌相似,他也在用搜寻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株挂满猫咪的大树。只不过他并不希望在这株树上看到某只黑猫。

    毕竟他是拥有‘博士’称号的男人,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所以他非常担心某个不知轻重的家伙今晚喝了变形药水随随便便来猫果树上溜达——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对吧,大家都懂的。

    值得庆幸的是,萧笑并没有在猫果树上看到黑猫的身影。

    这意味着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萧大博士轻吁了一口气,转了转脖子,舒缓了一下僵硬的肌肉。

    虽然现在没有看到黑猫,但并不代表一切都安全了。晚上回宿舍之后,还是要告诫一下某位公费生。春天来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生机蓬勃的日子了,最近还是别变猫,老老实实三点一线,在学习、实验室以及宿舍之间呆着吧。

    萧笑在心底这么想着,顺手抽出自己的笔记本,写了个备忘录。

    就在他做笔记的时候,听到旁边小女巫的嘀咕声,不由回过头好奇道:“什么不一样?”

    仿佛偷东西被人当场抓获了似的,李萌被惊的立刻回过头,结结巴巴否认道:“没,我没说……阿嚏!”

    她感觉自己鼻子有点痒痒,忍不住用力打了个喷嚏。

    这个喷嚏来的非常及时,当即转移了萧大博士的注意力。

    “这几天气候变化比较剧烈,早晚温差大,可千万别感冒了。”萧笑皱着眉,打量了小女巫一眼:“要不今晚你先回去休息吧……后面的搜查工作我们自己就能完成。”

    李萌吸了吸鼻子,挺胸抬头,拒绝道:“今日事今日毕,我做事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

    她的怀里,毛绒熊举起爪子,一脸慈悲的帮小女巫抹掉下巴处残留的一点口水,以及挂在鼻尖处的鼻涕丝。

    “该去二十一号凉亭了!”尼古拉斯在不远处招呼两位同伴:“快点,不然今天又要熬到下半夜。”

    “来了来了!”李萌大声答应着,转眼便没了之前打喷嚏时的萎靡劲儿,蹦蹦跳跳的向尼古拉斯等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萧笑摇摇头,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猫果树,也跟了上去。

    ……

    当萧笑与李萌在猫果树下搜索某些身影的时候,他们想要寻找的目标正漫无目的的徘徊在临钟湖东岸的草坪附近。

    夜色渐深,天空中没有月亮,这个季节也少有成群结队的灯火虫。所以湖岸周围一片漆黑,除了一些挂在树枝的夜光雀外,几乎看不到其他光源了。再加上天气还有几分寒意,因而那些在夜里四处溜达的男女巫师也很少见。

    原本住在临钟湖里的渔人部落还会在湖岸左近摆几颗夜光珠,充当一点聊胜于无的警戒,但这些天部落与学院之间关系紧张,出于各种考量,鱼人们把夜光珠都撤走了。

    还没到掌灯的时候,巡逻队也还在各自的休息室里聊天打屁,整个临钟湖都沉寂在静谧的气氛里。

    所幸郑清现在是只猫。

    对于猫来说,白天或者黑夜,差别并不是特别大。或许对猫来说,夜晚更自在一点。毕竟夜里人少,在校园里晃悠的时候,不会随时随地有人一脸蠢样的冲你咪咪叫。

    每每想到那些冲自己咪咪的家伙,郑清都想冲上去给他一爪子。

    小白猫走在郑清身前,尾巴垂在地上,身形扭动间,仿佛游鱼似的在空气里划出优雅的S形,令人赏心悦目。

    唯一稍显刺眼的,是小白猫背上挂着一枚苍耳。

    应该是之前钻灌木丛的时候,不小心粘在背上的。

    黑猫小跑几步,抬起爪子,帮小白猫将那枚苍耳从她背上扯下来,丢进临钟湖里。

    “喵!”冷不丁遭到‘偷袭’,再加上刚刚的特殊经历,把小白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弓着背原地蹦跶了老高。

    回过神后,小白猫顿时恼羞成怒,龇着牙,亮出肉垫里爪子,张牙舞爪冲向黑猫。

    黑猫自然不会愚蠢到任凭她抓挠,撒腿就跑。

    小白猫不依不饶,喵喵叫着跟着他身后。

    就这样,一黑一白两只猫绕着附近的各个犄角旮旯,来了一场说跑就跑的跑酷。

    直到郑清的前爪踩到一个滑溜溜的东西,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才被小白猫逮住,重重的挠了几爪子。

    重新爬起来的黑猫在草地上晦气的蹭了蹭爪子,回头扫了一眼,想看看绊倒自己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然后他就看到一小截干瘪的蛇蜕,就那么静静的躺在一丛灌木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