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泼辣小厨娘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再见王老板
    开车到了马家凹,刚好,石老爷子一家人正围着饭桌吃饭呢,连拉带拽的把马天瑶拽到饭桌上。

    “天瑶,小小咋没回来呢?”

    “她……她和店里的人去旅游了。”

    提到石小小,马天瑶又想起了这货赢钱的事,心说这货也真够信任自己的,从第一轮比赛一直到最后的总决赛,她竟然都在赌自己能赢……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露出苦笑,心说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相信自己,那绝对会是石小小。

    “天瑶,你上次送到孙家沟的那个朋友走了吗?”

    “还没,我这次回来就是来接他走的。”

    石老爷子哦了一声点点头,随后又问了一些有的没的,等吃过饭,听说马天瑶去了孙家沟就不回来直接去仙养市了,老爷子连忙从家里提了一个蛇皮袋子出来。

    “带着,这都是爷爷自己种的萝卜,比市面上卖的可好多了。”

    “谢谢爷爷。”

    “瞎客气,快走吧,听说晚上有雨,你今天不去孙家沟,下次想去就得等半个月以后了。路上开车慢点啊……”

    “嗯,爷爷,那我走了……”

    ……

    和石老爷子告辞后,马天瑶开着吉普车上了312国道,开了一会就钻进山里了,也多亏王晨当初开的是吉普车,这要是普通小车,还真不一定能开到孙家沟。

    路上坑坑洼洼,除了盘旋的山路之外,还有碎石小径,即便这是吉普,那也得趁着天晴的日子才敢开进来。

    孙家沟虽然在大山深处,但并不难找,何况马天瑶还来过一次。

    开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车子终于进了山谷,马天瑶把车停到坡顶,沿着小路朝下面的村子走。

    等她走到村口的时候,直接就疯了……

    “我……曹……”

    孙家沟村口的石碾子上,歪歪斜斜的躺着一个人,赤裸上半身,头发蓬乱,满脸污垢,只穿着破了洞的短裤,一手挠头一手抓痒,嘴里还叼着半根烟卷。

    如果不是马天瑶认识对方,绝逼会把这人当成乞丐。

    饶是这样,她仍然仔细看了半天,确认这是王晨之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啧啧啧……这好端端的一个大老板,穿西装开大G的,怎么才一个来月就变成这样?”

    马天瑶正咋舌嘀咕呢,就见孙二狗的儿子孙大富畏畏缩缩的从门口走了出来,看到她后一愣,然后又是一喜,咧着门牙慌忙就朝她跑。

    可能因为跑的太急了,没注意脚下的门槛,整个人直接就被绊倒了,不过刚摔到他又弹起来了。

    “马老板,你你你……你终于来了啊,王老板!王老板!别睡觉了,你看看谁来了!!!”

    孙大富激动的扑过去,看了看马天瑶,又赶紧去摇石碾上的王晨。

    王晨嗯了一声,半仰脖子一看,立刻就从石碾上蹦起来了!

    “哇哈哈,哇哈哈!马天瑶!!!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来了!来了!!!”

    王晨光着脚,在石碾上蹦来蹦去的高呼,激动的手舞足蹈,到后来,却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太难了,太不容易了,太难了……”

    他语言毫无逻辑,一会哭一会笑,让马天瑶心里还咯噔了一下,想着不会把人家在村里搞成神经病了吧?

    就听孙大富在旁边讪讪笑道。

    “呵呵,马老板,咱们当初说好的,王总在这里的吃饭住宿可要给钱的啊,那个……呵呵……”

    “哦,你放心,不会差钱的,还少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

    “呵呵,额揍知道两位老板不差钱,您稍等,额去拿欠条……”

    孙大富笑呵呵的说完,撒腿又朝家里跑。

    马天瑶皱眉又看了看王晨问。

    “王总,这才一个来月,您怎么就混成这样了?”

    王晨使劲的挠了挠脑袋,从蓬乱的头发里不知道抠出了什么,用指头搓了搓,然后这么一弹,然后才叹了口气憋着脸开了口。

    “别提了,我没上吊全凭一口气吊着。这鬼地方连电都没有,你要在这呆个把月,指不定还不如我呢,对了,别扯这些了,带吃的了么?”

    “吃的?”

    马天瑶一愣,挠了挠头哦了一声,赶紧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塑料袋。

    “差点忘了,这是我中午买的肉包子,凉了,要不你拿进去热……”

    她话还没说完,听到肉包子,王晨这脸上就放光了,伸手一把抓住袋子,一手抓住一个大肉包子就往嘴里塞,几乎是按秒计算。

    三个包子连十秒都没顶住,吃完了的王晨把手指头都舔了。

    “还有啥吃的?”

    “没了……”

    “这是啥?红萝卜?!”

    王晨已经自己在车里翻找了,看到了石老爷子送给马天瑶的红萝卜,从里面拿出来两个,嘎巴一口就咬掉一大半,然后咔擦咔擦的嚼了起来,跟个兔子似的。

    “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怎么跟饿死鬼投胎一样。”

    “嗨,不是我几天没吃了,是这里的饭实在太难吃了,早晚都是面糊糊,中午好不容易做顿面条,别说肉了,连菜都没有,就是吃素的和尚也受不了啊。”

    王晨一边吃一边哭诉。

    “马天瑶,我说你也忒狠了,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么?没电视看,没手机玩,没烟抽没酒喝,没肉吃没茶喝,拉屎连卫生纸都没有啊,我……我命苦啊……”

    说着,王晨这眼泪珠子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朝自己脸上抽了两巴掌,恨恨的骂道。

    “我也是贱,你说放着花天酒地的好日子不过,非的作的和你打哪门子的赌,自己个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罪受……”

    说到着,他又腆着脸讪讪笑着央求道。

    “马老板,咱们打赌的事我认输,您带钱没?先借我点钱,咱们现在就走,马上走……”

    “走?这可不行,咱们说好的,三个月为限,还有一个多月呢,我这次来只是顺路看看你,那啥……要是没啥事我就先回去了啊。”

    马天瑶笑着假装要走,王晨连红萝卜都顾不上了,顿时就急了,一把抓住马天瑶的胳膊哀求道。

    “马老板,别别别,杀人不过头点地啊,我我我……我都认输了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求求您,赶紧把我带出去吧……”

    “我……”

    马天瑶正要说话,嘎吱一声,却是孙大富和他老婆秦惠霞一块兴冲冲的出来了。

    “呦,是马老板来了啊,快快快,快屋里坐着……”

    秦惠霞礼貌性的客气了一句,马天瑶笑着摆摆手,然后就见这夫妻二人讪讪的笑了笑,秦惠霞咳嗽了一声,见孙大富没动弹,用脚踢了踢,孙大富这才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