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泼辣小厨娘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你爷爷觉得你冷
    然后没停车,又开到了草甸子镇。

    年集已开,草甸子镇格外热闹,两人路过312国道的时候,没想到还看到了熟人孙三喜。

    “天瑶,你看,孙三喜又卖包子了!”

    石小小指着车窗外面,孙三喜在路边系着围裙,兜兜转转小半年,结果又回到了原点,卖起了猪肉大葱馅的包子。

    从草甸子镇过去右拐,就到了当初马天瑶出钱修的那条路上,车子拐过来后,两人都有些懵逼。

    “什么情况?这条路这么多车?”

    “不知道,估计都是从外面回家过年的吧,你看车牌……”

    这条路上的车,车牌乱七八糟的,一眼扫过去,就能看出七八个省份的车牌,两人开到村里,车子更多,几乎家家门口都停着小轿车。

    这时候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少,只要没事的,就都会站在自家门口,晒着太阳聊着天,聊的,也大都是路啊车的之类。

    “三婶,你家这是谁来了?开这么好的车?”

    “呵呵,这是我外甥,咱这路不好,以前孩子开车来不方便,今年路修好了,一家人开车都来了……”

    ……

    “虎子哥,买新车了啊?这得十几万吧?”

    “呵呵,十五六万,早上刚买回来。”

    “啧啧啧,有钱!”

    “呵呵,钱都是小事,主要是路好,以前咱们是有钱也不敢买车啊,多亏了天瑶……”

    “这话靠谱,你瞧瞧今年咱们村,多了十几辆新车不说,好多去远方打工的孩子都买车开回来了。”

    ……

    两人路过村子,到处都能看到各种型号的车,村里人满脸的笑颜,等到了石小小家,石小小家门口停着他爹的十八手桑塔纳。

    “哇,这破车买来十几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它停在我家门口。”

    石小小惊讶的开门下车,门道里咳了一声,却是石老爷子背着手出来了。

    “回来了啊?”

    “爷爷。”

    石小小恭敬的叫了一声,老头嗯的点点头,眼睛却是盯到了石小小怀里抱着的二狗子身上。

    “这是……”

    “爷爷,这是之前那条狗下的狗崽,您放心,它绝对不会再搞破坏的。”

    石老爷子看着二狗子的眼神有些不对,朝前走了两步,叼着烟锅杆子问石小小。

    “以前那条狗……不是公的吗?公狗也能下崽?”

    刚下车的马天瑶差点没憋住,下车后和老爷子打了个招呼,把石小小车上的行李卸了下来。

    石小小撒谎从小就练出来了,张嘴就来,老爷子似乎被骗过去了,心说既然不是仇人,那就算了,笑着又问两人。

    “上京咋样啊?”

    “啊?”

    旁边的石老爷子背着手问了一句,两人同时一愣,对视了三秒钟后,立刻开启了联合撒谎模式。

    “哦哦哦,上京啊,挺好的,就是雾霾味道偏酸,没咱们这雾霾新鲜……”

    “呃对,上京……上京好着呢。挺大的,比咱们村子大多了,比黑水县城也大。”

    石小小摸着脑袋回话,马天瑶实在憋不住了,赶紧朝两人告辞,开着车直接就蹿了。

    回到自己家,她的眼睛慢慢湿润了。

    家门口全都打了水泥,门前还栽着两棵石楠,红色的大铁门四周全部贴上了白色瓷砖,右边墙上还用瓷砖贴出来一个倒写的福字,房顶上的朱红色琉璃瓦在太阳照耀下闪烁着熠熠光辉。

    开门进去之后,左右是两个房间,中间是卫生间,再往后是厨房和天井,后院是一块小菜园子,里面白菜、青菜、白萝卜十几种,不过长期没人照料,显然,能吃的已经不多了。红萝卜上面铺着一层玉米杆防冻,应该还能抢救,白萝卜肯定完蛋了。

    进了房间,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房子是新盖的砖瓦房,但里面的摆设和家具,还是之前自己和妹妹住的样子,桌子上还放着妹妹上学那会用过的文具盒……

    在房间里发了会呆,收拾了一下心情,她便开始收拾起来,先把菜地给整理了一番,又接了水,开始前前后后的给家里来个大扫除。

    正忙活着,一抬头,一个奇怪的玩意站在了她的面前。

    这个玩意……上面穿着臃肿肥大的黑色羽绒服,下面是手工缝制的棉裤,脚下是棉鞋,整个人看上去比之前胖了三分之二,带着帽子围脖口罩,把自己包的跟个大粽子似的,也难怪马天瑶差点认不出她来了。

    摊了摊手,石小小眨了眨无辜又委屈的小眼神开口道。

    “没办法,有一种冷,叫我爷爷觉得我冷,这造型已经是我抢救过的,你是不知道,我爷爷还给我买了一顶东北老火车头帽子呢……”

    马天瑶噗嗤一声,差点笑岔气……

    等房子收拾好,天都快黑了,石小小拉着她去自己家吃了饭,最后想让她住自己家,可马天瑶死活不同意,最后无奈,石小小只能跟着住到了马天瑶家里。

    北方农村,睡的都是土炕,炕洞里烧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修剪下来干枯的树枝,或者麦草、玉米秆、玉米芯之类的。

    马天瑶自然经验丰富,天擦黑的时候就烧好了炕,两人坐在炕上聊聊天,玩了玩手机,快到十点的时候,准备和衣睡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马天瑶翻来覆去的,老感觉这炕好像越来越烫,就是睡不着,强忍到后半夜,突然闻到一股烟味,猛的就是一个机灵。

    爬起来打开灯一看,立马脸就绿了,炕缝里正冒着白烟,房间里烟熏火燎的,石小小早就被烫醒了,迷迷糊糊还没完全清醒。

    “不应该啊,我就给里面扔了点秸秆啊……”

    马天瑶皱着眉嘀咕着拉开炕洞的木头盖子去查看,结果一看之下,差点就给气晕了。

    “石小小!!!”

    看到马天瑶凶神恶煞的模样,石小小立刻就清醒了,讪讪笑道。

    “呵呵,我害怕你冷……所以就就就……稍微往里面加了点柴……”

    “这是稍微?”

    马天瑶拿着铁钩朝外掏,最后都哭了,足足从炕洞里掏出来两筐烧了一半的木头……

    “石小小,人家是铁锅炖大鹅,你特么这是要土炕炖自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