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泼辣小厨娘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石春来收铺子
    总之,整个镇子乱成一锅粥了,镇里的卫生院已经爆满了,就这样,还有伤员一车一车的往过拉。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既然有人,那就有商机,很快,无数逮住机会的人,就和之前跟风卖白粥的那些人一样,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

    慢慢的,街道两边开始出现了更多卖早点的摊位,稀饭、泡面、火腿肠、油条之类都有。

    价格从五块钱,卖到四块钱,再到三块钱。

    只用了短短半天时间,这些人就把飞上天的物价压到了正常值左右,马天瑶指着外面的摊位笑着给石小小说。

    “呵呵,瞧见没,这就是市场经济的自我调控。”

    谁知道石小小撇撇嘴不以为然的开口道。

    “块的小吃能调,房价怎么调?”

    这话还真把马天瑶噎住了,这涨上去的房租,要降下来,怕是真不容易了,除非这些外地学生全部撤走,即使这样,租金回落,但也肯定比原来要高好多。

    镇子上的房子就这么多,人远比房子多,根本就消化不掉这么多租户,所以这租金肯定不会降。

    租不到房子的,也只能委屈委屈,住的稍微远一点,这可让附近村子的人跟着发了一笔财。

    附近的村子离这里大概两三公里路,原本毛的机会都没有,但外地人突然闯入进来,住不下怎么办?那就只能住到附近村里去。

    而且马天瑶还发现,有些有心计的房东、老板,已经开始请施工队来看房子了,估计是想加盖几层。

    等到中午的时候,镇子上的人开始慢慢减少,大部分本地的家长无奈,只能给孩子重新在附近的村里租了住的地方。

    另外本地一些原本不想出租的人家,看到行情好,也把家里的空房子拿出来出租,大大消化了一批人。

    不过这种情况只持续到下午,等到下午的时候,又来了一大批外地人,这让草甸子镇的压力又大了一些。

    下午三点,马天瑶正在店里熬粥,一辆白色的桑塔拉停在了她铺子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面容消瘦的中年男人。

    眉头紧蹙的看了看马家小厨的招牌,然后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你好,吃饭吗?”

    马天瑶招呼了一声,结果这个男的不吭声,只是皱着眉头在店里来回转,一边转,一边还四处看。

    “你是?”

    马天瑶又问了一句,男的这才转过身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石春来。”

    “哦,吃饭吗?”

    马天瑶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仍然愣愣的看着他,这男的有些生气,心说竟然不认识自己?轻轻的哼了一声,高傲的从口袋摸出一盒皱皱巴巴的红梅烟,掏出一根叼在嘴上。

    “我叫石春来,是你们这铺子的房东,你们难道不认识我吗?”

    这一句话,马天瑶和石小小都炸了。

    “房东?你是石老头的儿子?”

    男的点点头。

    “我不知道你们用了什么方法,骗我老爸以这么低的价格把铺子租给了你们,但现在,我回来了,这次是专门收铺子的,麻烦你们今天就搬走吧,这铺子我们要自己用!”

    这话说的可一点也不客气,马天瑶直接就怒了,拉着他朝外面走。

    “当初合同是我和你爸谈的,如果要解约可以,让你老爸自己来,你算什么球东西?目前这铺子还是我的,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你敢骂人?”

    “你不信?那我再骂一句?曹尼玛的,赶紧滚出去!!!”

    马天瑶是彻底爆发了,她这两天见了无数的人性丑恶,这些人为了钱,不但毫无信誉可言,甚至大晚上把可怜的学生赶出来睡大街,已经连人都算不上了。

    这男的明显楞了,然后就是暴怒,一巴掌伸过来想打人,结果马天瑶更快,直接抓住他的胳膊一拧,疼的他眼泪都出来了。

    “你你你……你给我等着!!!”

    男的骂骂咧咧的走了,只过了片刻,果然,石老头和这男的一块来了。

    “石大爷,我想给您说件事……”

    马天瑶迎了上去先开了口,房东石老头点点头,颇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笑着开口。

    “呵呵,天瑶啊,大爷对不住你啊,大爷也想和你说点事,是这样啊,我儿子刚从外地回来,说打算做点小买卖,我寻思着自己有铺子,也就答应他了。总比去租别人的强啊,你说是不是啊,至于合同,你放心,大爷这人还要点脸,咱就按合同来,房租我一分钱不要你的,全都退给你。”

    马天瑶心说大爷,你是要脸,你只是比别人稍微多要了一点脸好吧?你起码还知道拿儿子出来当个挡箭牌。

    见马天瑶冷着脸不说话,石老头干笑着开口问。

    “呵呵,对了,你刚才说想和我件事?”

    马天瑶哦了一声开口。

    “哦,对,原来打算去找您的,既然您来了,刚好,我想说的是……我把对面的铺子租下来了,来,房租退给我,我马上搬……”

    咯……

    石老头突然觉得喉咙里好像被人塞进去了一只死老鼠,吞不下吐不出来。

    就这样,马天瑶虽然没被人赶,但结果和孙三喜的铺子差不多,当然,整条街不光是她们两个倒霉蛋,其他开店做生意的,要么在门口和房东吵架干仗,要么也灰溜溜的开始搬了。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这些房东的眼睛都红了,现在这市场,你就是开店卖个狗屎都会发啊。

    不过马天瑶总体来说要比孙三喜幸运,昨晚她未雨绸缪拿下了对面的铺子,现在总算还有个去的地方,孙三喜和老婆两个人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搬完最后一趟东西,石老头已经回去了,他儿子叼着烟嬉皮笑脸的站在门口,一脸轻蔑和嘲笑。

    “呵呵,不是牛b的不搬吗?现在怎么搬了啊?”

    “对不起,你挡住我了。”

    马天瑶淡淡开口,这男的稍微朝后退了两步,马天瑶却没走,可是认真的看了看四扇玻璃门,然后露出诡异的微笑。

    看着石春来笑道。

    “呵呵,这门我反正也用不上了,不如咱们听个响吧。”

    “啥?”

    石春来还没明白意思,马天瑶一脚过去,一扇玻璃门应声而碎!

    咣!

    咣!

    咣!

    又是三脚,剩下的三扇玻璃门全都碎成渣了,接着她又看了铺子里,笑着拍了拍脑门。

    “呵呵,瞧我这人,差点忘了,这灯也是我装的,呦,这么高够不到啊,小小,麻烦再来个投石问路!”

    石小小早就想干了,乐呵呵的答应一声,从地上捡起一个碎石块,使出吃奶力气一扔。

    咣!

    吸顶灯也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