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650章 我就是恶媳妇(四十)
    鄙视归鄙视,急救人员还是把王金枝抬上了救护车。

    安妮拜托邻居帮忙接一下开心,自己也挺着大肚子陪着王金枝去了医院。

    救护车呼啸着抵达镇医院。

    接诊的大夫见是王金枝,也眉头微蹙。

    这位怎么又来了?

    “咱们镇医院的设备不全,要不,你们去县医院?”

    大夫根本不想沾手这样的病人。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大夫也无法治愈一个装病的人啊。

    “我婆婆难受得厉害,要不先在镇医院做个检查,如果情况不好,我们再转去县医院?”

    安妮小心翼翼的说道,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事关我婆婆,我、我还要跟公公、丈夫和小姑他们打个电话。”

    大夫有些同情的看着安妮,唉,做儿媳妇的就是难啊。

    眼前这位更是堪称他们玫瑰镇最贤惠、孝顺的儿媳妇了,结果却遇到这么一个极品婆婆。

    “行吧,我先开单子,你带着病人去做检查。”

    大夫叹了口气,准备开检查单。

    安妮则赶忙道谢。

    然后拿了单子,她推着王金枝去做检查。

    又是一整套的检查,足足忙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做完了。

    等做完最后一项检查,之前做的检查,报告都出来了。

    安妮便拿着检查报告又找到接诊大夫。

    大夫仔细看了看,脸色意料之中的不好看,他有些不耐烦的对已经清醒过来的王金枝说道,“大妈,您没事儿。没有心脏病,身体非常健康。”

    其实,就是王金枝自己,也有些纳闷,明明之前还心脏疼得难受,可一上了救护车,她的病痛就缓解了很多。

    等到做检查的时候,她的心悸已经消失了。

    “可、可我刚才真的很难受。”王金枝这话说得自己都没有底气。

    就在这时,接到安妮电话的焦城和焦俊峰也都先后赶了来。

    他们父子正好听到大夫的这番诊断。

    焦城的脸黑了。

    就是焦俊峰,表情也很难看。

    用力抹了把脸,焦俊峰都不敢去看大夫的脸,身心俱疲的对王金枝说,“妈,您能别再闹了吗?”

    这才几天啊,就又开始了?

    焦俊峰再孝顺,也受不了这样作天作地的亲妈。

    “俊峰,妈没闹,是王安妮。是她故意气妈,她用化妆品在脸上花了个手印儿,然后跟人说是我打的。天地良心啊,我真没有打她——”

    王金枝急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次她是真的难受,可却查不出病因?

    老伴和儿子的不满,王金枝都清楚的感受到了。

    她开始有些恐惧。

    如果连丈夫和儿女都不信她,任由王安妮那个小贱人污蔑、糟践,那她以后还怎么活?!

    安妮听到王金枝的话,迅速低下了头,一句辩驳的话都没有。

    而这时,旁边的小护士不干了,“用化妆品画出来的?老太太,您还真敢说,我刚给这位大姐做了处理,人家的脸都肿了,这能是画出来的?”

    王金枝……

    不、不是画的,那王安妮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

    王金枝怒了,冲着安妮吼道,“好你个小贱人,居然敢算计我?我、我——”

    说着,她就张牙舞爪的冲着安妮扑来。

    大夫和护士都被吓到了,他们见过泼妇,也见过厉害婆婆,可像王金枝这般极品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打儿媳妇也就算了,还污蔑人家。污蔑不成就恼羞成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就敢动手。

    可想而知啊,如果没有外人,这位还不定怎么磋磨儿媳妇呢。

    尤其眼前这位儿媳妇,还挺着大肚子,是个需要照顾的孕妇!

    不等大夫和护士反应过来,焦俊峰率先挡在了安妮面前。

    王金枝冲得太猛,就算看到儿子,也一时收不住动作。

    她的手结结实实的抓到了焦俊峰的脸上。

    “啊~~”

    脸上火辣辣的疼,焦俊峰本能的痛呼出声。

    “啪!”

    焦城见老婆子居然打了他最器重的儿子,刚刚就一肚子的火,这会儿更是怒不可遏。

    他抬手就给了王金枝一个耳光。

    王金枝也急了。

    二三十年来,一直被她压着的丈夫忽然对她非打即骂,被她拿捏的儿媳妇也忽然变成了比她还能演的狐狸精,孝顺的儿子也只顾着心疼老婆、跟她这个做亲娘的作对,还有周围人的指点和嘲笑,王金枝虽然脸皮够厚,但多少也受到了影响。

    她的情绪其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焦城当众挥出的这一巴掌,彻底把她激怒了。

    王金枝嗷的一声扑向了焦城,“好你个焦城,你个没良心的混账东西。当初若不是我,你能娶上媳妇、还有儿有女吗?就你们焦家那穷得叮当响的破烂样,你早就打一辈子的光棍了。”

    “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如果不是我,你能在小王村待下去?”

    “还办家具厂,我呸,当初你买电锯的钱,还是我从娘家借来的——”

    焦城一个不防备,被王金枝打了个正着。

    他的脸上也跟儿子一样,中了一记九阴白骨爪,三道带血的抓痕,刺激得他也急了眼。

    “你个泼妇,劳资都忍了你二十多年了……”

    王金枝和焦城扭打在一起,只把大夫、护士和焦俊峰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安妮却悄悄收回了手指,嗯,真言符也很好用,没看焦城和王金枝把埋藏二三十年的真心话都说出来了吗。

    当然了,这样的“真话”很伤人,也能最大程度的破坏夫妻感情。

    有了这一次,王金枝和焦城那“恩爱夫妻”的人设彻底崩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两口更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弄到最后,五十来岁的老夫妻直接来了个分居。

    估计,若不是有出息的儿子,若不是有个未出嫁的女儿,这对结婚近三十年的夫妻,会闹个离婚。

    看着父母几乎反目成仇,焦俊峰真是焦头烂额,偏他谁也不能帮,只能眼睁睁看着。

    幸好他有体贴、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以及刚刚出世的小棉袄,小家庭的幸福抚平了他心底的纠结与苦闷。

    没错,四个月后,安妮顺利产下一个七斤重的白胖丫头。

    小家伙白白胖胖,哭声嘹亮,丝毫不像个有流产迹象的早产儿。

    安妮早在生产前,就以王金枝和焦城闹得不可开交为由,劝着焦俊峰给自己请了月嫂和保姆。

    焦家虽然有钱,可小王村是农村啊,在农村,还真没有几个请月嫂、保姆的。

    但焦家太特殊了,就是再碎嘴的人,知道安妮居然请了两个人伺候自己坐月子,也没有说太多的闲话。

    生完孩子,安妮从医院回到家,焦、王两家的亲戚纷纷上门来探望。

    消失了好几个月的焦俊勇一家也来了。

    王金枝最近跟焦城闹得势如水火,可焦俊峰的中立态度,让王金枝更加伤心。

    如今向来指望不上的二儿子回家了,王金枝忽然觉得有了依仗老大不孝顺,她还有老二啊。她可是有两个儿子的人哪。

    王金枝宛如绝世好母亲,拉着焦俊勇的手嘘寒问暖,对焦俊勇的女儿妞妞也是无比慈爱。

    “……还以为你奶奶不喜欢女孩儿,原来她不是不喜欢,而是不喜欢我和你爸爸啊。”

    安妮抱着襁褓里的女儿,有些歉意的低声呢喃。

    她的声音很低,却还是让站在卧室门外、准备推门进来的焦俊峰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