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589章 八零极品军嫂(十八)
    徐浩、于建党两人跟安妮越聊越投机。

    他们发现,安妮这个看起来娇气的小姑娘,学识居然那么丰富。

    除了精通五国外语外,她其他方面的知识也丝毫都不逊色。

    不管徐浩、于建党说什么话题,她都能搭上话,并且言之有物。

    这、就十分不简单了啊。

    他们两人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人,且年岁都比安妮大十几二十岁,但这种经验的优势,在安妮面前丝毫都不彰显。

    听安妮嘴里偶尔冒出来的新名词,或是对某种现象、某种思想的到位总结,两人更是忍不住要拍大腿叫好。

    原本枯燥而漫长的旅行,因为几人的聊天而变得精彩,两人直到火车到站,都有些意犹未尽。

    “这是我们单位的电话,小安啊,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这个采购员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但因为出差便利,买东西什么的也方便些。”

    徐浩下火车前,塞给安妮一个小纸条,热情的跟她说到。

    安妮仔细的将纸条折好,放进了小挎包的夹层里。

    看到安妮讲究的模样,徐浩不禁有些失笑——这小安啊,什么都好,有学识、有才能,从她的言谈中也能听出,她对国家也是极为热爱的。

    就是、就是太讲究了些。

    比如之前在路途中,这年头坐火车嘛,大家都很将就,不管是吃的、喝的还是其他的,大家能凑合就凑合一下。

    饭菜什么的,都是自家带的干粮、咸菜。

    家里条件好一些的,带上几个水煮蛋。

    这小安倒好,到了吃饭的点儿,直接从丈夫拎着的大背包里取出了一个个精致的小饭盒。

    饭盒是那种能保温的,打开来一看,里面的饭哪、菜啊,居然还带着余温。

    且那菜色也是让周围的人咋舌不已。

    什么红烧肉,什么香煎鲅鱼,什么西红柿炒蛋,什么西葫芦炒虾仁……就这菜,自家逢年过节也未必吃得上。

    人家小安倒好,居然出门外在,还能吃得这么好。

    饭是白花花的米饭,不糊不焦,蒸得软硬刚刚好,看着那晶莹的大米粒颗粒分明,就是见多识广的徐浩也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小安还有些感叹的说,“霓虹人的技术确实了得,就像这电饭煲,快捷、便利……我虽然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国家,可又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比咱们先进啊!”

    原来,这米饭是小安用从霓虹买回来的电饭煲做出来的,难怪没有家常做法的锅巴哩。

    小安倒也不是一位的显摆,人家准备了这么好的饭菜,还主动邀请徐浩和于建党一起吃。

    就是她的那位少言寡语的军人丈夫,也是不住的让菜。

    徐浩和于建党实在没忍住,就夹了几筷子,这一尝不要紧,纷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比他们在国营饭店吃到的大厨师炒的菜还好吃呢。

    两人不住的夸奖,倒是把安妮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是我自己做得,两位真是谬赞了。”

    徐浩和于建党也不是白吃人家饭菜的人,吃了几口,便强忍着肚子里的馋虫放下了筷子,然后把自己带的水煮蛋、自家灌的香肠,分给了安妮和窦援朝。

    安妮、窦援朝也没有推辞。来往嘛,讲究的就是有来有往。

    人家好意想让,你若是不吃,倒显得是你嫌弃了。

    一起吃了一顿饭,几人的交流就更加密切了。

    许是对安妮没了最初的偏见,甚至有了很多好感,徐浩、于建党再看到安妮嘟着嘴,嫌弃车里人多,嘀咕气味不好闻的时候,他们非但不会觉得安妮毛病多,反而觉得她蛮可爱的。

    不管怎说,人家也算是真性情,不像有的人,明明心里讨厌得紧,脸上还要装模作样的假装。

    娇气就娇气一些吧,人家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本来就是比较讲究的时候。

    再说了,讲究干净本来也不是坏事。

    人家小安自己也说了,“老祖宗曾说,‘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有朝一日,华国的所有百姓都像我这般讲究,那就表明,咱们的生活已经接近、达到了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水准,甚至在国力上远远超过他们!”

    安妮的这番话,让徐浩、于建党着实沉思了好久。

    是啊,不管是他们信奉的社会主义,还是国家目前的改革开放,出发点不都是为了人民嘛。

    这么一想,他们再看安妮临下车前,又是跑去厕所洗漱、化妆,又是打理头发、衣服,非但不觉得她娇气、小资,反而觉得这是一种教养!

    徐浩、于建党对安妮的好感更是不断加深,这是个有思想,又有着独特自尊自强的新时代女性啊。

    所以,徐浩才会主动给安妮联系方式。

    安妮收好纸条,不好意思的道:“徐老师,我、我还没有去新单位报到,所以也不知道单位的电话。不过,等到了单位,我就给您联系。”

    “哎哎,不急不急,忙工作要紧。”

    徐浩跟安妮挥手告别,不知为何,他有种错觉,以后他或许真的会再跟这个小安有接触的机会!

    窦援朝一直冷眼看着,亲眼目睹“安霓虹”是怎么巧言令色的忽悠两个事业有成的中年人。

    啧啧,难怪“安霓虹”能忽悠住霓虹人啊,这种把贪慕虚荣、嫌贫爱富、故作洁癖都能洗白成“教养”、“礼仪”,“安霓虹”也真是有本事啊。

    窦援朝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安霓虹”已经有了很大的偏见。

    他也被安妮精湛的演技蒙蔽了,愈发觉得她就是个吃不了苦的娇娇女,渐渐的失去了执行人应有的冷静与客观。

    “虹虹,咱们走吧。我已经联系好了,待会儿咱们先去省城吃点东西,然后再去农贸市场等炊事班的采购车。”

    窦援朝掩住心底的厌恶,背好被褥、提着硕大的行李包,脖子上的水壶、背包一连串,看着有些狼狈。

    但他还是亲昵的跟安霓虹说道。

    “都来省城了,干脆去我家里坐坐吧。你还没见过我哥嫂和侄子吧,正好一起吃个饭。”

    安妮拿着一个小巧的化妆镜,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妆容,嗯,Perfect!然后她才对援朝说道。

    “好,都听你的。”窦援朝倒没有因为“安霓虹”而厌恶整个安家。

    在他看来,安爷爷、安父安母都是地道的S省人,淳朴、善良而为人厚道。

    他虽然不知道完整的剧情,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上一世“安霓虹”叛逃霓虹,老革命的安爷爷,以及正直的安父会受到怎样大的打击,没准儿还会因此而气出什么好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