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266章 七零年有点烦(七)
    安妮被徐春妮骂得灰头土脸,最后一个人怏怏的回了家。

    路上,正好碰到同院的邻居肖建国,见她这般丧气,赶忙问道“老周,孩子没事儿吧?要不要紧?”

    随后又想到刚才周家的那一通闹腾,怕安妮怪他“多管闲事”,他急着解释“对了,今天我也是被红红给吓倒了,这才跑去叫你们——”

    而不是故意挑拨人家家里的关系。

    肖建国也是机械厂的职工,跟周二勇是同事,不过不是一个车间的。

    和周二勇做了十来年的邻居,对周家的情况也有些了解。

    平日里,他就很看不惯周二勇愚孝的模样,对徐春妮和五个孩子也很同情。

    所以,这次看到周爱红有进气没出气的躺在那儿,也没跟屋子里的梁老太打招呼,就直接悄悄跑去叫周二勇和徐春妮。

    他原想着,看到自己亲闺女都这样了,周二勇也该醒悟了。

    结果呢,周家确实闹了一场,但周二勇,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啊。

    “没有没有,肖大哥,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及时通知我们,我们根本就来不及送红红去医院。”

    想到刚刚大夫的那句“没救了”,安妮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一时没注意,脱口道“大夫都说,再晚送去一会儿,红红就、就——”

    “不会吧,那么严重?”肖建国被吓了一跳,不就是被打了一下吗,怎么听老周这个意思,竟是差点儿没救了?!

    “不、不是头上的伤。”

    安妮仿佛看出了肖建国的疑惑,赶忙解释道“大夫说了,红红头上的伤不要紧,就是小孩子挑嘴,饭吃得少,有点儿营养不良。”

    安妮没有说谎,大夫确实是这么说的,当然了,她把大夫的话稍稍美化了一下。

    毕竟左右邻居都知道,周家的五个孩子,都是梁老太负责照看。

    说周爱红因为营养不良而差点死掉,岂不是在告诉大家,梁老太故意苛待孙女,想把孩子饿死嘛。

    肖建国却根本不信安妮的说辞,只当她是为了给母亲掩饰。

    大家都听说了,是梁老太一擀面杖敲在了三岁的周爱红头上,硬是把孩子打晕了。

    且听刚才安妮那话里的意思,周爱红的情况很危急,差点就死了。

    在大家的认知里,头轻易打不得,同样的力道,打在屁股上不会有事,但打在头上就有可能出人命。

    为了帮自己亲妈脱罪,这个“周二勇”也正是够拼的。

    还说什么孩子挑嘴。

    呵呵,这不是扯淡嘛。

    六七十年代长大的孩子,基本就没有挑食的。

    “春妮呢?留在医院照看孩子了?”

    肖建国对于这样愚孝的男人,也真是没办法了。只得换了个话题。

    提到徐春妮,安妮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咋?春妮还在生你的气?”肖建国觉得,换做他是徐春妮,也肯定生气啊。

    “那什么,春妮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安妮似乎不愿说这个,随口说了一句,便跟肖建国摆摆手,径直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她刚进门,肖建国的妻子袁秀芬便知道了。

    而袁秀芬人缘好,附近住着的又都是机械厂的职工,平日里相互传个八卦,再正常不过。

    不到半天的功夫,邻居和同事们便都知道了——

    周二勇的小闺女差点儿被他亲妈打死,徐春妮一气之下,带着五个孩子回了娘家。

    如果换做平时,徐春妮要是这么做,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妈大婶们还会说她拿捏婆婆、不贤不孝之类的话。

    这次,就是最刻薄的婆婆,也说不出徐春妮不该回娘家的话。

    开玩笑,自己孩子都要被打死了,丈夫只知道愚孝,连个屁都不敢放,徐春妮若是还能忍,她就不配做母亲了。

    s省是儒教大省,有着重男轻女的基因,可“仁义”二字也镌刻到了人的骨子里。

    长辈们或许有着不同程度的重男轻女,最厉害的也只是把女孩儿送走,却轻易不会把孩子弄死。

    作为奶奶,可能不待见孙女,大多也是给个冷脸,刻薄她的日常吃穿。

    要说能狠毒到把孙女活活打死,这种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很不幸,经过今天的一通闹腾,梁老太成功成为方圆十里的“毒奶奶”!

    “周二勇”更是晋级无原则孝顺亲妈的第一愚孝男!

    不过,此时梁老太并不知道这些,她还在努力跟儿子解释——

    “红红这孩子被她妈教坏了,小小年纪就整天吵着要吃肉,咱家哪有那么多肉?”

    “你都忘了,上次她为了吃肉,还学会装病了。”

    “唉,不给她肉吃,她就闹,蛋羹也不吃,糊糊也不吃。我原想着,这样的孩子饿两顿就知道饭香了。你们小时候,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梁老太就像往常一样,说着说着就往周二勇他们小时候扯。

    “那时咱们过得艰难啊,你爹又没得早,我寡妇失业的把你们兄妹四个拉扯大。就这样,你闻到隔壁家富户炖鸡,也吵着闹着不吃菜窝头,要吃肉哩。”

    “逼得我实在没办法,硬是从你哥嘴里扣了一个鸡蛋,唉,你哥也是个‘少爷身子、穷人命’,一口粗粮也吃不下去。那回吃了一口麦麸做的饼子,两天都没有拉出屎来。”

    梁老太絮絮叨叨的东拉西扯,渐渐就把周爱红营养不良的事扯远了。

    换做过去的周二勇,没准儿就被她忽悠过去了。

    但现在的周二勇,早已换了芯子。

    安妮穿越过这么多世界,见过的极品也不是一个两个,所以很清楚梁老太的套路。

    她根本不上当,等梁老太说得嘴巴都干了,她才喃喃的说了一句,“大夫说,红红差点儿就救不回来了。妈,她怎么会营养不良?”

    安妮直直的看着梁老太,“我是厂里的一级工,每个月工资三十块钱。春妮是纺织厂的临时工,但也有十八块钱的工资,一个月四十八块钱,怎么就养不活五个孩子?”

    梁老太心里不耐烦,但脸上还是写满了慈爱,“二勇,我不是说了嘛,这两天红红跟我耍性子呢,就是不肯好好吃饭,今天更是了不得,居然跑去厨房偷东西吃——”

    “妈,红红既然闹着不肯吃饭,为啥还要偷东西吃?”

    安妮一下子就抓住了梁老太的语病。

    “她想偷吃强强的鸡蛋——”说完这话,梁老太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只是不等她改口,安妮就嗤笑一声,“我的闺女,在自己家想吃个鸡蛋,这也叫‘偷’?”

    “妈,春妮一直跟我说你偏心大哥、三弟的孩子,我还不信,可、可事实摆在眼前,我哥、我弟的孩子在我家养得白白胖胖,可我的亲闺女却差点因为营养不良而死掉。”

    梁老太终于发现不对劲了,今天的儿子,似乎格外不好糊弄。

    她熟稔的从椅子上出溜下来,双手用力拍着大腿,“我不活了,费心巴力的伺候儿媳妇,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孙子孙女养大,却被儿子嫌弃……”

    东屋的肖建国两口子听到熟悉的哭嚎,纷纷摇头,“唉,这老太太,儿子都孝顺得连亲闺女都不要了,她还嫌不够,居然还要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