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261章 七零年有点烦(二)
    安妮还来不及接受剧情,也没有见到许愿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啪!

    又是一记耳光,安妮下意识的躲了开来。

    女人似乎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才甩出这记耳光,没打中目标,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她险些扑倒在地。

    安妮赶忙伸手又拉住了她。

    虽然不知道自己穿越的这具身体跟这女人是什么关系,但安妮感觉,两人应该很亲密。

    毫无意外,这次安妮又穿成了一个男人。

    根据系统的尿性,安妮应该又是个“极品”,既然是极品嘛,自然会有亏欠的人。

    眼前这个愤怒的女人,极有可能就是被极品祸祸的受害者。

    安妮不会站着挨打,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女人摔倒啊。

    安妮穿越的这具身体十分健壮,个子也高,轻松就把女人扶住了。

    女人却不领情,抓住安妮的胳膊,踮着脚尖去抓安妮的头发。

    她的嘴里还喊着,“周二勇,你个混蛋,纵容你妈欺负我也就算了,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知道心疼。呜呜,我的红红啊,我的红红——”

    安妮抬起头,躲开了女人伸过来的手。

    “春妮儿,别哭了,还是先看看孩子吧。”

    邻居见徐春妮只顾着跟丈夫发脾气,全然忘了地上躺着的瘦弱小女孩儿,赶忙出言提醒。

    “对、对,红红,我的红红!”

    徐春妮被一语惊醒,赶忙松开手,扑到小女孩儿近前,看到孩子脑门上被打出来的一个大包,以及孩子紧闭的双眼,心仿佛被搁在油锅上煎炸一般。

    她的两只手不住的颤抖,根本不敢伸手去抱孩子。

    安妮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周遭,唔,红砖黑瓦的平房,地上是水泥地,却不怎么平整。

    院子不大,扯着好几根绳子,绳子上晾着衣服。

    而衣服的款式和颜色,很有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格。

    她这次,又穿到特殊年代了?!

    安妮经历过六零世界,所以对这个年代很了解。

    不过,眼下这个院子,跟六零世界不太一样,这里不是农村,更像是城里。

    安妮低头看了看原主,唔,穿着深蓝色的卡其布裤子,上身白色衬衣,脚上穿着黑色方口布鞋,看着还算干净。

    这是六七十年代,典型城市工人的装扮。

    耳边传来围观邻居的窃窃私语,从他们的议论中,安妮确定,自己穿越的这具身体,果然跟刚才打她的女人是夫妻。

    而地上躺着的那个小女娃儿,则是两人的小女儿。

    安妮这番打量和猜度,其实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

    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安妮不再耽搁,两步走到小女孩儿跟前,试了试鼻息,弯腰就把孩子抱了起来。

    “周二勇,你干什么?你要把红红弄到哪儿去?”

    徐春妮急了,抓着周二勇的胳膊大声喊着。

    安妮蹙眉,“去医院。”

    孩子都被打晕了,气息也有些不稳,当然是赶紧送医院啊。

    再这么耽搁下去,孩子就危险了。

    “送医院?”徐春妮愣住了,她家男人什么时候这么果决了。

    以前家里的孩子不是没有生过病,但每次,他都犹犹豫豫,而且都要先跟家里的老虔婆商量。

    那老虔婆恨不得能把他们夫妇赚的钱都拿去补贴其它两个儿子和孙子,根本不舍得为他们的五个孩子花一分钱。

    “去什么医院?不就是发点儿热吗,多喝点儿热水就好了。”

    “去医院不要钱啊,小孩子家家的,盖上被子捂捂就没事了。”

    “钱钱钱,就知道跟我要钱……”

    老虔婆如此一通臭骂,男人就不敢说话了,转过来劝她不要闹,赶紧照顾孩子要紧。

    呵呵,孩子要紧?

    他如果真在乎孩子,还会任由老虔婆花着他们的钱,却虐待他们的孩子吗?

    结婚十多年,孩子都生了五个,徐春妮对周二勇这个丈夫,真是快要绝望了。

    忽然,这样一个事事听他妈的“孝子”,却忽然没有去请示他妈,而是自作主张的要把孩子送去医院,也难怪徐春妮会意外。

    “孩子都这样了,当然要送医院。”安妮不知道徐春妮在愣什么,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有钱吗?”

    徐春妮冷笑一声,“我和你的工资都是你妈去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那裤兜里估计除了一两毛钱的零花,也没啥钱吧。”

    什么?

    原主和妻子的工资居然都是由原主妈去领?

    安妮有些意外,不过,这里面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好妄加评论。

    “没钱,孩子也要看病。”

    安妮感觉到怀里的小女孩子呼吸越来越微弱,她顾不得跟徐春妮废话,直接往外跑去。

    “没钱怎么看病?”

    徐春妮拉住安妮的手,死死的盯着安妮的眼睛,确定她这次是真的要带女儿去医院,这才哭喊出声,“妈,妈,红红都被你打得昏死过去,求你给我点儿钱,让我们去给孩子看病吧。”

    “什么被我打得昏死过去?”

    小院里,北屋的门被推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走了出来。

    她个子不高,约莫只有一米五,长得又黑又瘦,高颧骨,两颊凹陷,嘴唇很薄,看着就不好相处。

    她靠在门框上,冷冷的看着又哭又求的徐春妮,“徐春妮,你说话注意点儿,平时不孝顺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污蔑我?”

    “妈,那你说,我上班出门的时候,红红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徐春妮也知道情况紧急,不敢跟婆婆掰扯什么“不孝顺”的话题,直奔问题中心。

    “哼,还不是她贪嘴,居然去厨房偷吃,小小年纪,竟学会偷了,长大了还了得。”

    “我怕她长歪,这才打了她一下。没想到这个小妮子,居然敢装病。”

    梁老太,也就是原主的亲妈,说到这里就一脸的怒气,冲到安妮跟前,伸手就要去拉扯她怀里的孩子。

    安妮赶忙躲开。

    梁老太个子太矮,踮着脚尖都不到安妮的肩膀,安妮这一躲,她根本就没抓到。

    “二勇,你干什么?连你也要忤逆不孝了吗?”

    梁老太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旋即就想到估计这次是打得太厉害,头上还留了包,所以儿子心疼了。

    那可不行,梁老太拿捏二儿子几十年,从未有过二儿子不听话的时候,她可不允许老二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梁老太嗷的一嗓子,噗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双手拍着大腿,哭嚎着“我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