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252章 论渣男的洗白(九)
    丁蓉是刨宫产,而刨宫产需要打麻醉。

    而脊柱手术麻醉有风险,虽然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几的可能,但依然会出现高位瘫痪。

    很不幸,丁蓉就成了那万分之一的特例。

    “……蓉蓉,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不告而别,你也不会着急的去找我,也不会摔下楼梯从而造成难产。”

    安妮听完主治医师的话,整个人都蒙了。

    原剧情中,丁蓉也是因为担心贺其琛而失足从台阶上跌落下来,不过她没有撑下来,直接死在了手术台上,一尸两命。

    这次,安妮拼尽全力赶过来,以为救下了她,没想到竟又让她落了个残废。

    这、这……安妮都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任务失败!

    撇开任务,安妮也不想丁蓉出现这样的情况。

    丁蓉不是坏人,她只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可怜女人罢了。

    虽然安妮碍于心理原因,不想跟丁蓉做真正的夫妻,却也从未想过让她陷入这样的悲惨命运啊。

    安妮早在发现自己又穿成男人后,就想出了如何对付x生活的办法。

    所以,她不会再像“农家子世界”那般消极怠工,她会极力扮演好一个好丈夫的角色。

    偏偏丁蓉就出了这样的事。

    安妮拉着丁蓉的手,不住的忏悔,“都怪我,都怪我啊,如果好好的陪着你,你肯定能像生小汤圆的时候那样顺顺利利的生产,而不会被迫刨宫产……”

    “手术同意书是我签的,是我害了你啊。”

    “蓉蓉,你放心,等你出了月子,咱们就去省城,去京城,去国外,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肯定有办法的。”

    病房里很安静,贺元章被月嫂带回出租房休息了。

    其它的产妇、家属都有些不忍心唉,老天爷真是喜欢开玩笑。

    前一刻这对小夫妻还甜甜蜜蜜、幸幸福福的,后一秒两人就齐齐坠入了地狱。

    丁蓉高位瘫痪,自此就是个废人了。

    虽然现在科学发达,但对于这种病还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治愈办法。

    一旦瘫痪,除非是有奇迹,否则很难痊愈。

    “不怪你,那时候你不签字,我就会死。不但我会死,还会连累小米粒。”

    丁蓉双眼无神,听到安妮的话后,喃喃的说了句。

    小米粒是她给女儿起的名字,说实话,自打生产完,她还没有看到孩子呢。

    安妮想方设法的请新生儿病房的护士帮忙,用护士的手机拍了孩子的两张照片。

    就在刚刚,丁蓉和安妮对着照片上的小家伙说说笑笑,一番商量后,给孩子取了个“小米粒”的乳名。

    “蓉蓉,你别太担心,咱们好好治疗,国内有瘫痪康复的案例,你这么年轻,你也可以的。”

    安妮见丁蓉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生命力,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死气,她赶忙劝道。

    “……好。”如果有可能,丁蓉也想康复。

    她刚获得自己的幸福,她的孩子还小,她还想陪着丈夫、儿女快乐生活,她不想自此瘫在病床上。

    几天后,丁蓉出院了,他们没有回玫瑰镇,而是继续留在县城。

    安妮的腿伤需要休养,丁蓉刨宫产的伤口愈合后,也要进行复健,县医院的条件一般,却比玫瑰镇好太多。

    安妮跟丁蓉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就住在县城里。

    丁蓉没了往日的坚强,也没了安妮求婚时的鲜活,仿佛被人抽去所有的生机一般,像个木偶一样,安妮说什么,她就应什么。

    唯有见到小米粒和小汤圆的时候,她还有一丝的柔软。

    更多时候,她就是个躯壳。

    安妮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几番思索,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蓉蓉,你知道我那天去药山,发现了什么?”安妮坐在轮椅上,跟同样坐在轮椅上的丁蓉聊天。

    “什么?”丁蓉淡淡的问了一句。

    安妮故作神秘的从柜子里掏出一个破布包,赫然正是她那天用裤管做的布袋子。

    安妮打开布包,从里面取出一本纸页泛黄的古籍。

    “这是古书?”丁蓉总算有了点兴趣。

    安妮用力点头,还神秘兮兮的说道,“这是一本医书,是我从一个山洞里找到的。这本书上记载了很多早已失传的古方、秘方。”

    “那些方子很好?”丁蓉看向安妮的目光有些质疑。

    仿佛在说,就你一个纨绔,也能看得出中药方子的好坏?

    “蓉蓉,我好歹也是中医贺家的二少爷,家学渊源。我不会治病看人,但鉴别方子的眼光还是有的。”

    安妮故作生气的瞪了丁蓉一眼。

    丁蓉赶忙说道,“好好好,我知道错了。对了,这些方子里可有治疗腿伤的药?”

    说着说着,丁蓉忽的想起看过的电视剧,难得开了个玩笑,“如果真有传说当中的‘黑玉断续膏’就好了。”

    一剂膏药贴下去,其琛的断腿就能立刻好转,也不必非要打三个月的石膏了。

    “还别说,真有个方子有类似‘黑玉断续膏’的神效。”安妮笑道。

    丁蓉瞪大眼睛,“不可能吧。那、那只是小说杜撰啊。”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真有奇迹呢。”

    安妮神情很认真,她就是希望能燃起丁蓉的信心,不让她就此颓废下去。

    “奇迹?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奇迹?”丁蓉想到自己的病,惨然一笑。

    小时候,她爸妈相继去世,还有碎嘴的邻居说她命不好,克父克母克亲长。

    后来,外婆也去世了,这样的流言就更多了。

    连丁蓉有时都会想,是不是自己的命真的不好,否则怎么就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好不容易遇到了贺其琛,有了一双儿女,在她以为可以得到真正的幸福时,自己又成了那个极少数的百分之零点零零几。

    在从医生嘴里得到确诊结果后,丁蓉就认命了她,果然是个命苦的人,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好运气。

    “怎么没有?你看,咱们正缺钱的时候,我就恰巧在山林里采到了三百年多年的野山参。”

    安妮道,“咱们县城这么偏僻,人均收入也低,可恰巧就在手术室外遇到了豪客,一下子就开出了五百万的高价——”

    “那、那是你命好!”如果命不好,又怎么会投生到豪门做少爷?

    “夫妻一体,我的就是你的,我命好、运气旺,你跟我在一起,也定能沾染上好运的。”

    “……这、也行?”丁蓉被安妮说得有些意动。

    “要不就先试试这个药方,如果这个方子可行,我就再仔细研究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治愈瘫痪的药方。”

    安妮说着,又有些为难,“可惜咱们这个‘黑玉断续膏’需要好几种名贵的药材,县城这么小,也不知道能不能买到。”

    安妮找的保姆正在打扫卫生间,听到安妮这话,便插了一句,“咱们县城还真有好药哩。最近半个月,有个姓宋的药农便接连采到了三四种好药,什么百年人参、千年何首乌,听百草堂的大夫说,那些药材的品质是一顶一的好哩。”

    姓宋的药农?

    安妮心念一动,不知为何,她总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

    安妮暂且把这个人记在心上,然后对保姆说,“王阿姨,我列个单子,你拿去百草堂问问,如果这些药都有,我再亲自去看看。”

    安妮也等不得那“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必须尽快把腿伤治好。

    “行,我下午去买菜的时候,顺便去百草堂问问。”王阿姨答应得很是干脆。

    下午,王阿姨从外面回来,喜滋滋的说“小贺,百草堂的大夫说了,这些药他们都有,只是价格比较高,你看——”

    安妮有些意外,还真有啊。

    要知道,里面有好几味药都是比较少见的,且对年份的要求很高。

    既然人家有,那她就去看看,如果货真价实,她就都买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