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223章 末世爱来不来(三)
    接收完剧情,安妮对安燕妮真是有些同情。

    表面上看,老天爷似乎非常眷顾安燕妮,让她重生了一次又一次。

    可事实上呢,安燕妮更像是戏耍的小丑,无论她怎么努力,都逃不开悲剧的命运。

    安妮觉得,似乎有人故意作了安排,然后高高在上的看着安燕妮挣扎、扑腾,待那人看够了笑话,就利索的把安燕妮了结!

    出于对安燕妮的同情,安妮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几分“你有什么心愿?”

    “我的心愿就是,不论末世来不来,我都能好好的活下去,”

    安燕妮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被“诅咒”的命运,神魂都有些蔫蔫的。

    但提到自己的心愿,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最好还能有个强者做伴侣,让那些嘲笑我、轻视我的人,都反过来仰视我、巴结我!”

    安妮挑眉,单凭她的能力,完全可以让安燕妮被人仰视、被人巴结。

    可伴侣什么的,就有些麻烦了。

    万一对方不是风澈,安妮拒绝跟对方结为伴侣。

    忽然,安妮有些明悟了,刚才系统的那丝“幸灾乐祸”不是她的错觉,而是确有其事。

    估计系统很不欢迎风澈的“乱入”,但它能力有限,并不能彻底杜绝风澈的横冲直闯,只能想方设法的制造麻烦。

    上一世的冷烈是诱惑,安妮没有上钩。

    系统不肯罢休,这次干脆来了个强制任务。

    如果安妮不乖乖在系统世界找个强者做伴侣,那么她就有可能任务失败。

    安妮没有失败过,但她想,作为赏罚分明的系统,既然完成任务有奖励,那么相应的,任务失败也会有惩罚。

    她不敢确定,自己能否经受得住那样的惩罚!

    如果换做以前,安妮听到这样的心愿,会不知该如何应对。

    就像在重男轻女世界里,若不是风澈及时穿来,安妮真有可能忍不住朝朱茂才下手。

    但现在嘛,穿越了这么多世界,有了这么多的人生阅历,安妮已经想到了如何抠字眼儿、钻许愿人话语中的空子,继而确保任务完成!

    “可以!”

    心思流转间,安妮脑海中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她淡然的点头。

    “那就好,谢谢你!”

    安燕妮的神魂冲着安妮微微欠了欠身,那双眼睛里带着些许歉意。

    歉意?

    怎么回事?

    安妮心里警铃大震,正想抓住安燕妮再询问几句,安燕妮的神魂已经消失在了系统空间里。

    安妮带着戒备,进入到了任务世界。

    她双眼紧闭,慢慢融合着原主的记忆。

    待她融合完毕,顿时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什么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主动放弃了重生的机会?

    安燕妮,你丫也太不地道了,连为你完成心愿的执行人都欺瞒?!

    这哪里是安燕妮主动放弃,分明就是逼不得已,再次没了活路,她才选择自杀。

    而且安燕妮也不是真的想死,接连两次重生,让她觉得,她就是命定的女主,之前的种种遭遇,不过是老天爷给她的磨砺。

    就像拍戏,一条不过,那就ng重拍。

    也如同玩游戏,一条命挂掉了,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她这次的人生又被自己搞得一团乱,实在摆不平了,安燕妮就又想故技重施。

    在她想来,“死”不是真的死,她还能重生呢。

    结果,这次老天爷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亲,你的重生份额已经用光,你只能投胎转世去了。

    这次的自杀,就是彻底的死亡,再无重生的可能。

    可想而知,这对安燕妮的打击有多大。

    难怪刚才在系统空间看到安燕妮的神魂时,她才会那么的没精打采、生无可恋!

    “小安啊,上个月就该交下半年的房租,结果你非说不到期。现在你上半年的租期到了,你要是再不交,我可就报警把你赶出去了。”

    安妮对面坐着一个皮肤黝黑、体型微胖的中年妇人,她有着典型的华国农民式的狡猾,故意看了看屋子里堆积的货物,“到那时,你的这些东西,嘿嘿——”可就要被扔到大街上去了。

    安妮揉了揉额角。

    之前的安燕妮给她留了个烂摊子——

    因着上一世经历了末世,即便这个末世“迟到”了,但迟到的末世也是末世啊。

    末世可能会吃的苦、受的罪,安燕妮全都遭遇了。

    最后她更是受不了饥寒,这才跳楼自杀。

    再次重生,安燕妮根本不等做那个梦,就开始提前准备卖房子、买物资。

    因为这次她有了计划,房子按照市价卖了出去。

    又因着上上世的教训,安燕妮辞职归辞职,却没有臭骂上司和老板,而是按照规矩办理了离职手续,还领到了一个月的工资。

    辞了职,她还是租住了那个农家院,这次她没有再“大方”,而是跟房东讨价还价,以每个月四百块钱的租金,租下了这个院子。

    付租金的时候,安燕妮一口气给了半年的房租。

    接着她又开始大肆采购物资,这次房子多卖了五十万,可她要买的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

    不过,她没敢再透支信用卡,手里有多少钱,就买了多少钱的物资,最后还留了几千块钱以防末世再次“迟到”。

    这一次,安燕妮可谓是做足了准备。

    但末世就像个顽皮的孩子,要么不来,要么迟到,要么就没了动静。

    安燕妮在这个农家小院住了半年多,不但梦中末世的日期过了,连上一世末世“迟到”的日期也过了,末世依然没来。

    安燕妮坐吃山空,很快就花光了手里的钱。

    她不敢找工作,怕自己没上几天班,就又会像上一世那般末世突然来临。

    城里虽然有集体供暖,可末世爆发后,供暖全都停了,住在小区里,想生个炉子都找不到木头啊。

    那一世,安燕妮把家里的家具、桌椅板凳全都劈了烧火,也只维持了半个月。

    若不是怕进风,房门和窗框都保不住。

    那种刺骨的寒冷,冷到心窝都冰凉的感觉,深深的印刻在安燕妮的骨子里,她根本不敢离开这个放满物资的小院。

    还是农村好啊,要是末世真的来了,后山的树木随便砍,隔壁村子还有一个小煤窑,也尽够烧炉子的。

    可老住在农村不行啊,还是那句话,这里没有公司、企业,安燕妮根本找不到工作。

    没有工作,也就没有经济来源。

    那些物资,安燕妮不敢任意取用,唯恐现在吃用得多了,末世来了,她根本不够。

    往往是她用多少物资,就想方设法的买多少补上。

    没钱,那什么,不是还有信用卡嘛。

    安燕妮还是刷了信用卡,这次倒没有彻底透支,但还是欠了一万块钱的卡债。

    还有房租。

    半年到了,又该交下半年的房租了。

    一个月四百块钱,六个月就是两千四。

    安燕妮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

    再透支信用卡?

    安燕妮有些怕了,第一世的惨痛经历和众人的嘲笑不断在她脑海里闪现。

    因为她不确定末世什么时候来,万一一直不来,她就又要重复第一世的命运了。

    卖了物资回市区?

    那她不就又重蹈了第二世的覆辙?

    左右为难之下,安燕妮一咬牙,决定自喊ng,准备重来!

    安燕妮没有“重来”,来的是安妮。

    面对原主因所谓末世而产生的种种纠结,安妮只想说一句话神特么的末世,你丫爱来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