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211章 穿成反派亲妈(二十四)
    安妮猜得没错,这位冷烈,确实跟她一样,都是任务执行人。

    不过,冷烈所属的是炮灰逆袭系统。

    比如他穿越的这具身体,在有原剧情中就是彻底的炮灰,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那个私生子出身却因为握有金手指而成为世界强者的男猪脚。

    “冷烈”在现实中,是个富二代,父亲虽然不是什么首富,却也拥有几家上市公司。

    吃喝不愁,一出生就生在终点线上,“冷烈”也没有成为大众想象中的纨绔子弟。

    而是像更多真正的富二代那般,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

    长大后,同龄人还在参加高考,他就已经高分被米国的常青藤大学录取。

    可惜,在出国的飞机上,“冷烈”遭遇了空难,在身死的前一刻,他心底强烈的不甘触发了系统。

    炮灰逆袭系统帮助他从空难中活了下来,成为极少数的幸存者。

    与此同时,他也成为一名任务执行人,开始穿梭于各个小世界。

    一开始,“冷烈”只是想在现实中活下去,所以才被动的接受了任务。

    但随着一个又一个任务的完成,他接触到了很多现实中永远都不可能碰触到的神奇东西,他也学到了不少技能。

    在不知不觉间,他自身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也越来越享受于各个小世界的不同人生。

    他真正喜欢上了任务执行人这个身份,待在系统里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因为在任务世界里,他就是最特殊的存在,他知道所有人的命运,也能改变任何人的人生。

    说句不怕人嘲笑中二的话,他“冷烈”,就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子

    “冷烈”自己都没有发现,成功完成了几次任务后,他就飘了,他的优越感也达到了顶峰。

    以至于,在任务世界里,他根本就看不上任何人这些人,呵呵,都不过是帮他完成任务的nc,哪有资格跟他堂堂执行人比肩。

    几次穿越,“冷烈”也有过伴侣,也有过需要守护的女人,但他不管表现得多么体贴、多么无微不至,内心深处还是把她们当成攻略对象、任务目标。

    而不是真正的爱人。

    直到碰到“党安妮”。

    最初跟“党安妮”接触的时候,“冷烈”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直到他处理完赵豫的丧事,回到部队拿到该有的功勋,然后功成名就的转业回到京城,这才想起该关注一下赵豫的遗孀。

    他赶忙命人去调查“党安妮”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结果让他看到了有些似曾相熟的东西。

    “冷烈”作为执行人,他也知道原剧情中的内容。

    虽然他站在冷烈的视角,对党安妮这种跟自己没啥直接关系的小人物,剧情也并没有太多的介绍。

    但党安妮的大概命运轨迹,他还是非常清楚的——孤儿,未婚生子却生活陷入困顿,被人引诱做了小姐,最后惨死变态之手。

    当然了,在他找到“党安妮”的那一刻,她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

    所以,党安妮没有去做小姐,也没有堕落吸毒。

    这些是他“冷烈”的功劳,可问题是,曾经伤害过党安妮的人,却个个没了好下场,这就——

    “冷烈”再自大,也不会罔顾事实的把这些都归功于自己的蝴蝶效应。

    魏勇一家也好,福小雪也罢,他们的事,表面上看着像意外,事实上,“冷烈”却在其中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他又派人去重新调查“党安妮”,将她最近一两年的情况全都仔细调查了一遍。

    因为已经存着怀疑,“冷烈”哪怕面对同样一份调查报告,也能发现些许蛛丝马迹。

    学习不好、体育不行,啥啥特长都没有的党安妮,却因为一个混迹酒吧的键盘手的随意指点,就点亮了“弹钢琴”技能。

    这、这太有问题了。

    “冷烈”承认世界上有天才,可那都是小概率事件。

    党安妮自身若真的这么出色,原剧情中,她就不会被人一再陷害,最终落得死无全尸的地步了。

    结论只有一个,“党安妮”并不是真正的党安妮!

    穿越了几个世界,孤独了几百年,总算遇到了“同类”。

    “冷烈”内心的兴奋与欣喜可想而知,他片刻都没有耽搁,就想来j市做最后的试探。

    如果党安妮真的是执行人,那他们结为真正的伴侣,也不错啊,两个人可以携手在这个世界搅动风云。

    想想就觉得心潮澎湃!

    但,让“冷烈”意想不到的是,安妮仿佛听不懂他的暗示,对于他的种种示好,也全都委婉谢绝。

    “真是不巧啊,我刚请了住家的阿姨,”

    安妮直接无视了冷烈眼中的灼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已经跟程阿姨签了合同,合同三年呢。”

    所以,冷烈带过来的这位阿姨,她就不能留下了。

    不是她不想接受冷烈的善意,实在是没办法啊。

    “既是这样,那就算了吧。”

    冷烈扫了眼教工宿舍窄仄的房子,咽下了“可以把人都留下”的话。

    就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哪里住得下两个保姆?!

    “正好我在这里也买了一套房子,距离你这儿不远。我平时不怎么过来住,家里就让郭阿姨打理。你若是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去找她。”

    冷烈脑子反应快,很快又想到了办法。

    教工宿舍的房子虽然不好买,可那是看对谁而言。

    冷烈当初帮忙给安妮买房子的时候,也顺利留意了一套。

    当时没想着自己住,权作投资了。

    现在看来,他偶尔来j市的时候,也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个落脚点啊。

    不过是一套房子,外加白养一个保姆,以他现在的身家,绝对是九牛一毛。

    “你也在这里买了房子?几号楼?”安妮故作惊喜的问道。

    “六号楼,可惜不是一楼,位置也不错。”冷烈笑着说道。

    “唔,离这儿确实不远呢,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

    安妮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嘀咕也仅止于邻居、亡夫的便宜战友,其它的,再也没有关系!

    不管冷烈心里打着怎样的主意,安妮都只有一个想法——跟他保持距离,拒绝有更进一步的来往。

    两个执行人,对彼此的身份心知肚明。

    他们一个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个想着敬谢不敏,前者意图明显,后者却不露声色,以至于外人都有了误会。

    某一天,跟安妮熟悉了的程阿姨悄悄的说,“小党啊,那个冷先生是不是喜欢你?想追你啊?!”

    其实如果可以,程阿姨也想劝安妮再走一步。

    毕竟这个世界,对于女人太严苛,而单身妈妈要面对的困难也太多。

    “程阿姨,在我心里,他只是赵豫的战友。”

    安妮摇摇头,坚定的说道,“我这辈子,只认准了赵豫一个人。他是英雄,应该永远被人纪念和缅怀!”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住的看着客厅里的遗像。

    程阿姨早已知道了安妮的烈属身份,想到牺牲的赵豫,忍不住叹了口气,“唉,都是好孩子啊。”一个英勇无畏,一个至真至诚。

    自此,哪怕冷烈再来刷存在感,程阿姨和徐老师等一众关心安妮的人,也不再劝她。

    夏去秋来、秋归冬至,转眼间,就到了年底。

    安妮的肚子愈发大了,再有五六个星期就是预产期了。

    安妮在程阿姨的指点下,将孩子用的东西全都准备齐全,待产包也早就弄好,只等到了日子,拎包就能出发。

    就在安妮数着日子等待大反派的降临时,她偷偷安装在天网系统上的小程序被触发了……